郁郁葱葱的绿洲在这荒凉的大漠之中绝对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何恒缓缓进入到了这里,看了看四周树立的帐篷,冷冷一笑。

    “这就是龟兹国王被叛臣击败后逃到的地方吗?石观音她也在这里,做着龟兹王妃,妄图篡国,希望她不要让我失望……”

    何恒这般说着,慢慢走进这片绿洲,先花钱买了点东西吃一下,毕竟他已经将近十天明天吃东西了,马上就要与人交手,得先补充一下体力。

    在吃饱喝足之后,何恒还打听了一下这里的情况,果然,他虽然在楚留香他之前就往大沙漠走了,但是终究还是一路上慢吞吞的,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楚留香他们已经被龟兹国王宴请,准备招收胡铁花当驸马了。

    “有意思。”何恒笑了笑,右手紧紧握住手中长生剑,目光冷冽的看向此处最中央处的那个帐篷。

    ……

    夜晚的大沙漠是极端严寒的,但是今天这片绿洲上却是一片欢声笑语,喜庆无比。

    只因,今天龟兹国王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中原来的壮士,此刻他们正在开着宴会,酒肉交错,好不自在。

    夜色渐重,烤肉美酒的味道虽香,人们的欢笑声虽然热闹,但还是冲不淡大漠夜来时的肃杀之意。

    姬冰雁身上裹着条毯子,坐在水池旁的树影下,望着满天星群惭惭繁密,又渐渐稀落。

    他就这样动也不动地坐着,像是一直可以坐到天地的未日,他这人就像是永远也不会觉得寂寞厌倦的。

    突然一只酒瓶抛过来,眼见就要打中也的头,他像是根本没有动,酒瓶却已到了他手里。

    楚留香已走过来,仰视着苍穹,叹道:“这里真冷得邪气……“

    他忽然发觉姬冰雁头发上已结了冰屑,皱眉又道:“你既喝酒又不站起来走动走动,就这样坐着,不怕被冷死。“姬冰雁淡淡一笑,道:“冷不死我的。“

    他终于还是拔开瓶塞,喝了口酒,缓缓接着道:“我只有在这里坐着不动,才能瞧得清有没有外人过来,我若是四下乱走,就顾不周全了。“

    楚留香瞧着他叹了口气,道:“普天之下,又有谁能瞧得出你也会为朋友挨饿受冻?“姬冰雁沉下脸,冷冷道:“我只做我愿意做的事,别人对我如何看法,与我又有何关系?“楚留香笑了笑,不说话了,他知道姬冰雁板起脸的时候,你无论对他说什么,都难免要碰钉子。

    过了半晌,姬冰雁却又道:“小胡呢?”

    楚留香道:“进洞房了。”

    姬冰雁道:“抬进去的?”

    楚留香笑道:“活像只烤骆驼一样,只差没在肚子里塞只羊。“姬冰雁也不觉笑了,喃喃道:“随时能醉得人事不知的人,倒也有些福气。”

    默然了半晌后,楚留香突然笑道:“你还是去睡一会儿的好。“

    姬冰雁道:“你……“

    楚留香道:“你守过上半夜,下半夜自然要轮到我了。“下半夜却比上半夜要冷得多。

    楚留香也坐了很久,动也没有动,姬冰雁这样坐着还不算稀奇,楚留香也能坐着不动,倒实令人有些想不到。

    这里倨暗,帐篷里的灯火像是距离得很遥远,没有人瞧得见他,他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瞧见每个人。

    现在,帐篷里人声也已渐渐静了下来,叁叁两两的人,互相扶着走出来,有的还在唱着歌。

    歌声终於也静下去,吹在大漠上的风声,却变成一阕最凄凉雄壮的怨曲,令人意兴黯然萧索。

    无边无际的苍穹里,群星已沉落,无边无际的大沙漠上,也像是只剩下楚留香一个人。

    他心里渐渐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

    有他的朋友,如胡铁花、姬冰雁,还有苏蓉蓉、宋甜儿、李红袖等等,同样也有他的敌人,神秘莫测的石观音,还有那个身上仿佛永远笼罩着一层迷,不知究竟有何目的的……白玉京!

    这个人,才是他水平遇到的最可怕对手,因为他无论如何想,都无法猜出此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上一次他为什么要打劫他?再如他为什么要去杀了无花,又为什么要放过他……这一切都是谜团。

    虽然此人表现得十分跳脱古怪,脸上永远洋溢着一抹笑容,可是楚留香明白,在这一切的外表之下,他隐藏着一颗最为无情冷漠的心,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灵,永远默视着无尽苍生,视其为草芥,这……已经不能算是为人了。

    楚留香的直觉一向准确,即使何恒掩藏得很好,但其依旧可以看清他的本质。

    他有着人类的外表,却有着一颗不属于人世的心,这种人,要么成神,要么就是成魔。

    无论神与魔,他们的存在对于这世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唉……”陡然间,楚留香叹息一声,看了看天上的明月,竟苦笑一声。

    这时,他猛的一个回头,竟隐隐间发现了一道身影闪现,等他注意力彻底集中再看之时,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怎么回事?难得我看错了……”楚留香正准备前去查探一下时,他忽然又发现有个人向他走过来,身上裹着条又厚又大的鹅毛被,看上去就好像个小帐篷在移动。

    楚留香道:“谁?“

    这人没有说话,却“噗哧“一笑。

    这人竟是琵琶公主,“新娘子“竟溜出洞房来了。

    原来,胡铁花娶的那个公主根本是这个公主的姐姐,而不是她。

    楚留香瞧着她,缓缓道:“你真是个又顽皮,又滑头的小坏蛋。“他一面说话,一面已站了起来,伸出了手。

    琵琶公主吃吃笑道:“你……你想怎么样?“

    楚留香瞪着眼睛,道:“你猜猜看。“

    琵琶公主笑道:“我不怕你,我不怕你,我不……“她像是要往后退,又没有退,忽然“嘤拧“一声,手已被楚留香抓住,身子也扑入楚留香怀里。

    鲜红色的鹅毛被,像是要往下滑,滑下了她肩头,露出了她光滑的,像缎子般的皮肤。

    被又往下滑,又露出了她鲜嫩的,柔软的胸膛。

    她身子竟是"chi luo"的。

    被,还是往下滑………

    楚留香却又怔住了,手也不敢再动。

    琵琶公主颤声道:“呆子,你想冷死我吗?“

    她双手分开,张开了棉被。

    楚留香只瞧见一个完美的**,完美的胸膛,完美的腰肢,完美的腿,然後就什么也瞧不见了。

    他整个人也被包进这床鹅毛被里。

    两个人都倒了下去,倒在他方才坐着的毯子上,鲜红的鹅毛被,又变成了个小帐篷,世上最小的帐篷。

    帐篷里在动,又不动了。

    琵琶公主的娇笑声却又传了出来:“我不怕你,你反而怕我么?“楚留香像是叹了口气,道:“你真是个小坏蛋。“琵琶公主道:“你可曾瞧见过世上有我这么美丽的小坏蛋?“楚留香又叹了口气,道:“没有。“

    琵琶公主吃吃笑道:“我也没有瞧见过世上有比你更可爱的呆子……呆子……呆子……“她声音越说越小,终于听不见了。

    过了半晌,被里抛出个空了的酒瓶。

    接着,又抛出个酒瓶,却还有半瓶酒。

    又过了半晌,一只纤美而玲珑,像是白玉雕成的脚,颤抖着从被里伸了出来,却又很快就缩了回去。

    他们是不是很冷,怎么在发抖?

    何恒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竟丝毫不觉尴尬,只是淡淡的注视着,面色不见任何波动。

    良久之后,他发出一声叹息,道:“温柔乡,英雄冢啊!我辈可不能学他……”

    楚留香灵觉惊人,刚刚居然发现了他的一丝气息,要是他肯仔细查探一下,说不定何恒就要有点麻烦了,毕竟这里可是龟兹国王所在,这个国王虽然现在都已经逃亡了,但手下怎么也有几千上万的兵马,要是被这么多人团团围住,即使何恒要脱身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过,现在嘛?

    何恒冷冷一笑,看向了一处帐篷,那里是今晚的主角,胡铁花和龟兹公主洞房的地方,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个龟兹公主早已经死了,现在在里面的那个女人,就是石观音。

    对于这个儿子都有楚留香那么大的老女人还出来与胡铁花搞个***,何恒表示,有点恶心,所以他准备今晚结果了她。

    夜色漆黑,何恒慢慢向那处帐篷走去,整个人融入了黑暗,冰冷而孤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