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八章 西门吹雪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八章 西门吹雪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来人同样是一个有特点的人,非常有特点,只有你见过他一次,绝对不会忘记。

    一身白衣胜雪,不染一丝尘埃,白皙的手掌紧紧握住手中的剑,面容冷峻,一双星眸冷冷看着何恒,还有他的剑。

    微风吹过,何恒感觉到周围一股庞然的寒气蓦然席卷,仿佛是极北之地的寒冰,冷到灵魂。

    “西门吹雪!”何恒冷冷的看着他,语气很是肯定。

    对面那个人点了点头,他就是西门吹雪,也只有西门吹雪有着这种极致的冰冷,极致的寂寞,极致的剑。

    有一种人已然近神,只因他已无情。

    何恒与西门吹雪互相看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夜色笼罩,寒意席卷,剑光即将璀璨。

    这时,陆小凤的声音陡然响彻,破坏了这种平静。

    “西门,幸亏你今天来的快,否则我就成死凤了。”

    陆小凤说着,还不停的拍着胸脯,刚刚可谓是吓死他了。

    “我也很庆幸自己今天来了,不过现在麻烦你闭嘴。”西门吹雪冷冷看了一下陆小凤,因为他现在有另外一件神圣的事情要做,不想有人打扰他。

    陆小凤看了看西门吹雪,又看了看何恒,再看了看他们手中的剑,本来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了解西门吹雪,了解他的寂寞。

    陆小凤主动退后了十余丈,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二人。

    何恒与西门吹雪目光对视,一股透彻的寒意席卷,同样的冰冷,同样的坚定。

    西门吹雪首先开口:“你用剑?”

    何恒笑了笑:“剑名长生,常葬人之长生!”

    “好!”西门吹雪的眸子更亮了,道:“既是用剑,可否一战?”

    何恒道:“何时何地?”

    西门吹雪道:“就在此时,就在此地。”

    何恒道:“好,明月高悬,星光笼罩,夜色正浓,当是决战的好时机。”

    “那么,请!”西门吹雪庄严郑重道。

    “请!”何恒面色同样肃穆。

    夜如水,月正黯,星光淡,一缕清风拂过,寒意袭人,陆小凤不禁打了个颤,眼睛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街道上的两个人,两把剑。

    蓦然间,一道剑鸣声响彻,两把剑同时挥出,剑影模糊,光芒四射。

    何恒与西门吹雪的身影同时动了,刹那变得模糊,他们的速度都很快,快到了激战。空气中中,一瞬间就充斥着道道残影,璀璨剑光。

    呲吟!

    清脆的剑鸣声响彻,两柄不朽的剑已经交织,纠缠在了一起。

    此刻,谁也阻止不了他们。

    剑气纵横,月光朦胧,流水一般,充斥着寒冷的意境。

    他们刺出的每一剑都妙到了巅峰,精巧到了极致,一个瞬间就是千万种变化,到了剑之术的巅峰。

    何恒的剑仿佛煌煌天威,充斥着无尽大势,笼罩一切,包含所有,无处不在。

    西门吹雪的剑如同天山之上盛开的那朵雪莲,在无比险恶的环境下,绽放着它的美丽,它的璀璨,傲立天地!

    伴随着他们剑意的变化,他们的剑光剑招也在变,他们的剑道都早已臻至剑随心动的境界了,不光手中有着剑,心中同样有一把锋芒的剑,斩破日月星辰,撕裂世间一切。

    陆小凤已经看得呆了,虽然他的武功也不弱,但在这两股剑气之下,他感觉到了无限的压力,这是在心灵上的压迫。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

    陡然间,两股灿烂的剑光闪耀,照亮了漆黑长夜,整个夜色笼罩下的街道,此刻仿佛白昼,数里之外依然可见道道剑光。

    天上的风云也为这两把剑变色,隐隐有雷霆作响,乌云翻滚,苍穹在色变。

    何恒与西门吹雪,他们此刻都沉浸在彼此剑的海洋之中,心里唯有彼此,再不见其他。

    剑气森然,光辉灿烂。

    一劈一扫,一斩一点,一勾一刺……这些都是剑法中最基本的招式,可此刻在他们手中却是妙到了极致,行云流水间,剑由心动,简简单单的一招一式却组合成最可怕的剑招。

    忽然间,天上飘过一道云彩,何恒纵身一跃,飞至四五丈之高处,凌云绝巅,不染红尘,眼中充斥着平淡,仿佛这世间已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他了。

    微风拂过,他举起了手中的剑,十分自然和谐,轻轻一刺,居高临下,仿佛一尊谪仙,降临人间!

    呲吟~~~

    悠长的剑鸣声响彻,两柄长剑碰撞中迸发了道道火花,洒落在黑夜之中。

    陆小凤瞪大了眼睛,看了看何恒那自天而落的一剑,简直不似人间。

    很快,何恒与西门吹雪的身影再次交织,朦胧而模糊,剑气纵横,陆小凤已经看不清其中情况了,只能暗自祝福着西门吹雪,他知道,自己不能插手这场战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祝福他的朋友。

    等何恒二人再分开的时候,西门吹雪的面色已经苍白到了极致,甚至握剑的那只手还在颤抖着,这对于他这种剑客而言,本来是万万不可能出现的。

    何恒则是面色冷淡的扫视了一下他,再看了看陆小凤,望了望天空,长生剑回鞘。

    “好剑,那一剑已经不属人间!”良久之后,西门吹雪突兀说道。

    何恒笑了笑,道:“自然是好剑,这一招叫做……天外飞仙!”

    “可是白云城主叶孤城的那一式天外飞仙?”西门吹雪问道。

    何恒道:“没错,就是这一招,前年我和叶孤城比剑,见他用过这一式剑法,于我们这等人而言,任何招式只要见过一次,就可以学会个七八分,更何况我还琢磨了两年,以此创了一套身法——飞仙游。”

    “那你这一式天外飞仙比起白云城主那一式如何?”西门吹雪继续问道。

    何恒道:“大概有他九成精髓,剩下的那一成只属于叶孤城独有,我学不来,所以只能自己添了一些,威力应该不输于他原版。”

    “那你与叶孤城那一战,谁胜谁负?”

    “论剑法,我和叶孤城在伯仲之间,没有什么差距。”何恒没有正面回答西门吹雪的问题。

    “可惜没能与叶城主一战啊,否则无憾矣。”西门吹雪陡然叹息一声,闭上眼睛:“你动手吧。”

    “西门!”陆小凤见此大吼,就要冲过来。

    西门吹雪却对他冷冷一喝:“你站住,于我而言,失败了就是死,一个剑客能死在更高强的剑客手里,是一件荣耀的事情。”

    陆小凤苦涩的笑了笑,终究没有再往前走一步,只是冷冷的看向何恒。

    而这时,何恒却笑了,看向西门吹雪:“你为什么认为我要杀你?”

    西门吹雪面无表情道:“一个剑客,输了就是死,今天我输给了你,所以只能死。”

    却不料,何恒再次笑了笑:“你走吧。”

    “为什么,你不杀我?”西门吹雪不解。

    “因为还不是时候啊,花儿还没有绽放到最璀璨、最美丽的时刻,又这么可以现在就采摘。”何恒负手而立,看了看他,似是在感慨。

    西门吹雪看了看何恒,再看了看自己,似是明白了什么,手中之剑回鞘。

    然后他问道:“什么时候才是时机到了?”

    何恒看了看他,道:“等你什么时候遇到了一个可以心动的人,可以牵绊住你剑得人,然后再斩破她,洗尽铅华,那时候时机就到了。那时候你再来找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西门吹雪皱眉,思索了一下,似是有所得又似是无所得,然后再看了看何恒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漠然走开。

    陆小凤也同样看了看何恒一眼,目光有些复杂,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西门吹雪走了。

    何恒看了看二人离去的背影,笑了笑,现在的西门吹雪,在没有遇到孙秀青再斩破她,走上紫禁之巅之前,他的剑还有些稚嫩,不是他最佳的对手,甚至连剑法领域上都比不上他,要知道,何恒最擅长的可从来不是什么剑法。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他可是日益在进步,曾经在大天世界看了几个月的书,凭借着资质提升后近乎过目不忘的记忆里,何恒把从飞仙学院藏书馆和何家提供的那些书籍全部背下。

    而现在,他已经消化完了那些书,那些知识已然化作资粮,催动着他武道的进步,武道二候境,他已经得到了。

    大道三拳在这些岁月里,同样早已蜕变,与内外功融合,刻在了骨子里,臻至了一种崭新的境界,这个世界,又还有几人可以接他一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