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七章 四条眉毛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七章 四条眉毛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那你想怎样呢?”何恒没有扭头,负手而立,仿佛早就知道后面人的存在。

    “跟我去六扇门,交待好所有事情,如果事出有因,可以给你宽大处理。”那个人是这样说着。

    “哈哈哈哈!”何恒倏然大笑,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良久之后,扭头看了看那个人。

    那人盯着何恒,十分严肃道:“你笑什么,以为如此就可以逃脱罪名了吗?”

    这时,何恒也停止他的笑容,冷冷看着那人,这世间或许有着千万种人,但此人绝对是那种看了一眼就很难忘记的人,他长得或许不是很英俊,他的眉毛太浓,眼睛不大,鼻子也不是很挺,嘴唇又显得薄了些,似乎一切都不完美,但是加起来却能给人好看的感觉。

    好看这个词或许不该用在男人身上,但此人确实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尤其是,他有着四条眉毛。

    “陆小凤!”

    何恒斜睨了一下他,十分笃定了他的身份。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长生剑居然认识我这个无名之人,真是三生有幸啊。”对方也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事实上陆小凤长的实在太有特性了,也不可能掩盖得了身份。

    “如果你陆小凤都算无名之辈的话,那么这世间又哪里还有有名之人?”何恒冷冷的看着陆小凤,“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

    陆小凤看了看何恒,又看了看他手里那柄名满天下的长生剑,道:“那是因为今天被你杀害的那位姑娘请我来的,只是我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一下,没想到她竟遭你毒手。”

    “原来是这样,是袁紫霞请你来的,也对,谁不知道你陆小凤喜欢管闲事的毛病,她一个没有武功的人,要对付卫天鹰他们,自然需要你这种人帮忙。”何恒讥笑一声,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目光冷冷笑道:“我没有想到,名满天下的长生剑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为了一张孔雀翎图纸居然当街残害了一位少女。”

    “孔雀翎图纸?笑话,那张图纸要是真的话,我或许还会感点兴趣,但区区一张假图纸,你以为我会在乎,也只有你这种蠢货才会被人骗得团团转。”何恒嘴含讥讽,冷笑着。

    “假的?”陆小凤的眉头一皱,他也是聪明人,一听此话,顿时就发现了诸多不对,惊疑不定的看着何恒:“你怎么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而且即使她有何不对,阁下也不需要对一个少女下这般狠手吧?”

    “少女?”何恒笑了笑,袁紫霞这个少女可比世间大部分人可怕多了,最起码,他至今都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人。

    见何恒沉默不语,陆小凤继续道:“今天这件事涉及到了孔雀翎还有青龙会,关乎着整个江湖的安危,还请白公子你与我走一趟吧。”

    “让我跟你走一趟?你以为你是谁,让我跟你走,我就需要跟你走?”对于陆小凤的话,何恒付以冷笑。

    “既然如此,那陆某也只好施展手段,请白公子走一趟了。”陆小凤面色陡然变得冷冽,看着何恒。

    “那就请吧,我也想知道,你的灵犀一指能不能夹住我的长生剑。”何恒猛然抽出了藏在鞘中的剑,一抹银霜,在月光下璀璨无比。

    霍然间,何恒他动了瞬间一跃**丈,剑光璀璨,在星空下化为道道流水,泼向陆小凤。

    陆小凤面色霍然一变:“长生剑一向以剑光闻名于世,没想到你的轻功也是如此厉害,几近那盗帅楚留香了。”

    这么说着,陆小凤脚下轻轻一点,当即纵身三丈之高,躲过了何恒那一剑。

    “休想走!”何恒冷喝着,再次出剑,银白的剑光四溢,一下子笼罩了陆小凤周围三丈之地,充斥着光芒。

    自从上次在王碧剑下吃了个亏后,何恒来到此世,就下定决心学了学剑法,二十年来也有所成就,虽然远不及他在拳法掌法上的造诣,但放在这个世界也是最顶尖的,何恒有信心以此与西门吹雪等人争锋。

    今日用来对付陆小凤,自然也是可以的。

    夜色平淡,星光璀璨,冰冷的微风吹过地面。

    此刻,陆小凤只感觉自己被一道可怕的杀机笼罩了,周围铺天盖地的都是剑的海洋,完完全全裹挟了他的全部。

    “好厉害!”他暗惊一声,要知道他一生交友无数,无论是少林、武当、华山等各大派的掌门,还是西门吹雪、叶孤城、薛衣人之类的绝顶剑客,他都一一见过,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可怕的剑,可怕的人!

    铺天盖地涌来的剑气,仿佛构造了一个囚笼,完全锁死了他的所有退路,一切变化,那双平淡至极的眼睛,此刻是这般漆黑及深邃,仿佛一尊神灵,一位超脱凡世的仙人,在俯瞰着他。

    交手仅仅几个刹那,陆小凤就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被封死了一切退路,那冰冷的剑光已经完完全全覆盖了他。

    呲吟!

    一声清脆的剑鸣下,那柄长生剑此刻化身死神般的事物,狠狠斩下陆小凤的胸膛。

    陆小凤的瞳孔刹那长的大大的,此刻,天上地下,他的心里只有这一剑!

    猛然间,他动了。

    越过了铺天盖地,四面八方笼罩他周身的剑势,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轻轻夹下。

    光芒四溢中,铺天盖地的剑影在月光下分外模糊,黑暗的阴影笼罩一切,仿佛一层浓浓的雾。

    剑鸣声打破了漫漫长夜的死寂,璀璨的剑光驱散了一切黑暗,露出一缕光芒。

    一点剑尖在抵在陆小凤的心口出,已经进去了半寸,再无法前进一丝,因为它被两根指头牢固的夹住了。

    “不错,你的指头真的可以夹住我的剑。”何恒以赞赏的目光扫视了一下陆小凤,猛然一抽,剑归鞘。

    而陆小凤,此刻他正在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尽是冷汗,谁也无法想象他刚刚是面临了怎样一股压力,在那铺天盖地笼来的剑光下寻得一丝缝隙,然后在千钧一发之际,夹住了那可怕的一剑。

    “还好还好,只差几寸,陆小凤就要成为死凤了。”他后怕的拍了拍胸脯都。

    这时何恒再次拔出了长生剑,冷冷看着陆小凤:“先别高兴的太早,躲过我一剑还不行,你得再躲几百次,等到我没有力气再出手时再庆幸。”

    夜色朦胧,天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乌云,遮住了星光,天地间一下子漆黑了。

    冷冽的寒光随之而来,吹得人身上直抖。

    在这样的情况下,何恒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剑,此剑名为长生,但实际上带给人的从来都只是毁灭与死亡。

    陆小凤的脸色又一次变了,变得很是难看,十分的难看。

    那可怕的剑气仿佛森然牢狱,再一次笼罩向他这里,剑光四溢,打破了漆黑,照亮了长街,天空中仿佛有雷霆在闪动。

    漆黑的剑,冰冷的人,一双不带有任何情绪的眼,在这一刻,在陆小凤的眸孔中,深深留下烙印,永世难以忘却。

    何恒仿佛一尊谪仙,在云端上轻轻斩下一道剑光,分离了与滚滚红尘的一切瓜葛,破开了一切因果,撕裂尘世。

    无法想象这一剑的灿烂,妙到了巅峰,让人无处可躲,无处可觅,仅仅一个瞬间,这一剑就变化了整整十九次,剑势完完全全的锁定了陆小凤。

    这一刻,陆小凤真正的感觉到了那股死亡的危机,面对这一剑,他实在想象不出,怎么才能躲过。

    “或许,我不应该多管闲事的。”陆小凤喃喃着,仿佛绝望。

    这时,一道同样璀璨无匹的剑光突兀闪过,雪白而强横,硬生生在何恒那密不透风的剑势下,打开了一道口子,陆小凤仿佛溺水的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当即自那道缝隙,狠狠跃出。

    “咦?”何恒发出一声轻叹,看了看那柄突然出现的剑,一柄款式奇异的乌鞘长剑,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一十三两。

    透过这柄剑,何恒感觉到了一股透骨袭来的寒意,正在扑面而来,仿佛天山之上的雪莲,寂寞而高洁。一股纯粹的剑气,仿佛极北之地的寒冰,渗透在灵深处。

    无限的寂寞,无限的冰冷。

    “好剑!”何恒轻轻赞叹到,不知夸赞的是剑还是人。

    “自是好剑!”这柄剑的主人这样回答着,语气下铺面而来着寒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