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六章 仙人抚汝顶,结发落长生!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六章 仙人抚汝顶,结发落长生!

第六章 仙人抚汝顶,结发落长生!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夕阳西下,黄昏的天空总是灰沉沉的,充满了死气。一个年轻人坐在一匹马上,穿着崭新的衣服,拿着一柄剑鞘有些发旧的剑。

    春风吹在他的脸上,他感觉很愉快,很舒服,精神抖擞,活力充沛。

    最令他愉快的,却还是那双眼睛。

    前面一辆大车里,有双很迷人的眼睛,总是在偷偷的瞟着他,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双眼睛。

    记得第一次看见这双眼睛,是在一个小镇上的客栈里。

    他走进客格,她也刚走过去。

    她撞上了他。

    她的笑容中充满了羞涩和歉意,脸红得就像是雨天下的晚霞。

    他却希望再撞她一次,因为她实在是个很迷人的美女,他却并不是个道貌岸然的君子。

    第二次看见她,是在一家饭馆里。就在他喝到第三杯的时候,她就进来了,看见他,垂下头嫣然一笑。

    那笑容中还是充满了羞涩和歉意,那次他也笑了。

    因为他知道,她若撞到别的人,就绝不会一笑再笑的。

    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很讨厌的男人,对这点他一向很有信心。

    所以他虽然先走,却并没有急着赶路。

    现在她的马车果然已赶上了他,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喜欢流浪,在路上,他曾结识过各式各样的人。

    那其中也有叱咤关外的红胡子,也有驰骋在大沙漠上的铁骑兵,有瞪眼杀人的绿林好汉,也有意气风发的江湖侠少。

    在流浪中,他的马鞍和剑鞘渐渐陈旧,胡子也渐渐粗硬。

    但他的生活,却永远是新鲜而生动的。

    他从来预料不到在下一段旅途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会遇到些什么样的人。

    风渐冷。

    缠绵春雨,忽然从春云洒了下来,打湿了他的春衫。

    前面的马车停下来了。他走过去,就发现车帘已卷起,那双迷人的眼睛正在凝视着他。

    迷人的眼睛,羞涩的笑容,瓜子脸上不施脂粉,一身衣裳却艳如紫霞。

    她指了指纤薄的两脚,又指了指他身上刚被打温的衣衫。

    她的纤手如春葱。

    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车厢。

    她点点头,嫣然一笑,车门已开了。

    车厢里舒服而干燥,车垫上的缎子光滑得就像是她的皮肤一样。

    他下了马,跨人了车厢。

    雨下得缠绵而亲密,而且下得正是时候。

    在春天,老天仿佛总时喜欢安排一些奇妙的事,让一些奇妙的人在偶然中相聚。

    既没有丝毫勉强,也没有多余的言语。

    他仿佛天生就应该认得这个人。仿佛天生就应该坐在这车厢里。

    寂寞的旅途,寂寞的人,有谁能说他们不应该相遇相聚。

    他正想用衣袖擦干脸上的雨水,她却递给他一块软红丝巾。

    她凝视着她,她却垂下头去弄衣角。

    “不客气。”

    “我姓白,叫白玉京。”

    她盈盈一笑,道:“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他也笑了,道:“你也喜欢李白?”

    她将衣角缠在纤纤的手指上,曼声低吟:我昔东海上,劳山餐紫霞,亲见安其公,食枣大如瓜,中年谒汉主,不惬还归家,朱颜谢春晕,白发见生涯,所期就金液,飞步登云车,愿随夫子天坛上,闲与仙人扫落花。”

    念到劳山那一句,她的声音似乎停了停。

    那个自称白玉京的年轻人道:“劳姑娘?”

    她的头垂得更低,轻轻道:“袁紫霞。”

    他眼中闪过一丝深邃的寒光。

    突然间,马蹄急响,三匹马从马车旁飞驰而过,三双锐利的眼睛,同时向车厢里盯了一眼。

    马飞驰过,最后一个人突然自鞍上腾空掠起,倒纵两丈却落在他的马鞍上,脚尖一点,己将挂在鞍上的剑勾起。

    驰过去的三匹马突又折回。

    这人一翻身,已经飘飘的落在自己马鞍上。

    三匹马霎时间就没入蒙蒙雨丝中,看不见了。

    袁紫霞美丽的眼睛睁得更大,失声道:“他们偷走了你的剑。”

    他笑了笑。

    袁紫霞道:“你看着别人拿走了你的东西,你也不管?”

    他又笑了笑。

    袁紫霞咬着嘴唇,道:“据说江湖中有些人,将自己的剑看得就象生命一样。”

    白玉京道:“我不是那种人。”

    袁紫霞轻轻叹息一声,仿佛觉得有些失望。

    有几个少女崇拜的不是英雄呢?你若为了一把剑去跟人拼命,她们也许会认为你是个傻瓜,也许会为你流泪。

    但你若眼看着到人拿走你的剑,她们就一定会觉得很失望。

    这时,他却笑了笑,道:“袁姑娘你不必失望,即使我没有剑也是能够杀人的。”

    “什么?”袁紫霞愣了愣,然后她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永远的凝固了。

    一只手,一只白皙如玉,仿佛是女人的手,轻轻的,十分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

    然后,仿佛具有无穷魔力一般,袁紫霞一下子倒落车厢之中,笑容还在继续,仿佛是甜甜的睡着了,只是却永远不会再醒了。

    “仙人扶汝顶,结发落长生!”何恒看了看她的笑容,也笑了。

    无论你到底是谁,究竟是什么身份,有什么预谋,只要死了,一切就一了百了了。

    就在这时,忽然又有一阵蹄声急响,刚才飞驰而过的三匹马,又转了回来。

    最先一匹马上的骑士,忽然倒扯风旗,一伸手,又将那柄剑轻轻的挂在马鞍上。

    另两人同时在鞍上抱拳欠身,然后将又消失在细雨中。

    何恒对他们笑了笑,看了看那把失而复得的剑,它叫……长生剑!

    诸天宝鉴穿梭无尽时空,这一次,他来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世界。

    他这一世的名字是白玉京,是七种武器中第一种武器长生剑的主人。

    但这个世界却不是简简单单的长生剑世界,也不是七种武器。

    这里,公认的天下第一剑客是神剑山庄剑神谢晓峰!自他一生的对手,绝代剑客燕十三死后,他就自困于藏剑庐中,已经有十余载了,但威名不减,依旧赫赫。

    大侠燕南天,同样具有神剑之名,只是他已消失在江湖十余载了。

    其他著名的剑客有薛衣人,飞剑客阿飞,东海白云城主叶孤城,万梅山庄西门吹雪……

    天下第一侠客是铁血大旗门主,铁中棠!

    还有一位小李飞刀,仁义无双的李寻欢,他击败了上官金虹,破灭了金钱帮之后,就携妻孙小红归隐,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在暗地里依旧做出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维护着江湖的安定。

    江湖上还有着诸多凶名赫赫的女魔头,如神水宫水母阴姬,移花宫邀月、怜星,石观音等等。

    江湖黑暗面,还有青龙会、东西魔教等等势力存在,端是混乱无比。

    这就是这个世界,由诸多古龙小说共同构建的天地。

    说是高手如云那还是轻的,简直复杂无比,而何恒他就是长生剑白玉京,一个同样神秘的人物。

    “这个世界,我喜欢。”何恒露出丝丝笑容,负手持剑,在夕阳下,慢慢远去。

    无数的高手,数不尽的强者,英雄枭雄,正在等着他,何恒要以手中之剑,会天下之敌,断他们之长生!

    慢慢走进一家客栈,何恒要了个房间,吃完晚饭后,默默睡下。

    晚上,一个黑衣人突兀出现在他的床边,举起了一柄刀,一柄锋利的刀,蓦然朝他捅去。

    呲吟!

    一道剑光闪过,光芒照耀房间,黑衣人喉咙上出现了一道血迹,然后眼中充斥着不敢置信,轰然的倒下。

    “怎么…可能,世间居…居然有…这么快的剑……”

    “不是我的剑快,而是你太慢了,卫天鹰,我等你很久了。”

    何恒站了起来,拿起一张锦帕,轻轻的擦拭着剑上的血迹,目光斜睨着已经倒下的卫天鹰,他的眼睛还长的大大的。

    “好了,你一死,这事情便算完结了,青龙老大他也真够无聊的,自己手下的人不自己清理,让我来干什么。”

    何恒冷冽的看了看那具尸体,确定已经彻底死亡之后,冷冷一笑,走出了客栈。

    夜色正浓,明月高悬,微风吹拂,星光灿烂,正是决战的好时节,可惜没有一个好对手。

    何恒慢慢行走在街道上,脚步不缓不急,仿佛在散步。如果他手上没有拿着一把剑的话,任谁都会以为这是个人畜无害的青年。

    只是,马上就有一个破坏了何恒的好心情。夜色弥漫下,一道淡淡的声音响彻。

    “阁下杀完了人,就这样走了吗?”

    ps:这两天系统再一次抽风,书评区上的打赏显示和后台显示完全不一样,大家要是打赏过,可以在书评区说一声,免得我不知道。

    欢迎加入本书交流群诸天仙武,群号码:59678945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