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恒只感觉身上一阵寒芒席卷,刺骨的杀机密布,一种冰冷的光芒斩来!连忙一个转身,右手抽出腰间的长剑,然后寒光一闪!

    铿锵!

    何恒那柄由百炼精铁铸就的长剑刹那断裂,何恒无奈的看了看那截断柄,果然,质量不过关啊。

    在回头一看,一个身姿婀娜,浑身曲线凹凸有致的青衣女子持剑而来,精致的面容上笼罩着丝丝冰冷,秀美的长发随意束起,袅袅停停,立于何恒身前。

    看见王边,她双眸猛然一瞪,露出丝丝寒光,森然锋芒。

    被这女子一瞪,王边被吓得浑身肥肉颤动,冷汗直流,连忙躲在何恒身后,紧紧拥抱他后背。

    “二姐饶命啊,放过我吧,下次我再也不敢了。”王边他这那稀里哗啦的哭嚎着,让何恒很是无语,兄弟,你能别把鼻涕擦在我背上吗?

    “哭什么哭,是不是个男人!!”那女子看着王边的怂样,清秀的脸上一动,眉头一蹙,冷哼着。

    王边被这一吓,当即不哭了。

    “@#%……”何恒。

    有些无语的看着这场面,何恒觉得自己应该趁机会溜了,只是……王三这厮死死拽住自己后背是什么意思?

    终于,王碧注意到了何恒的存在,目光冷冽看向他:“你就是何恒?”

    “那得看你找的是哪个何恒了,这事上叫何恒的应该不止我一个。”何恒扔掉了只剩下剑柄的精钢剑,神态悠闲的打量着王碧。

    “管你是不是何恒,受死吧!”王碧面容笼罩着一层寒霜,清澈见底的眸中一缕杀机弥漫,蓦然拔剑。

    呲吟!

    一声清脆剑鸣,回荡四面八方,何恒只感觉一阵寒意笼罩向他周身,璀璨剑光划过空气斩来。

    何恒不认为自己这血肉之躯比得上之前手里长剑的百炼精钢,自然不敢硬抗,试试可否空手夺白刃。手臂一弯,抛开王三,一个侧身,然后弯腰,倒地,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那锋芒斩来的剑气。

    “身手不错,再来!”一道清冷的声音响彻在何恒耳边,然后又是一道锋芒的剑气当空斩来。

    何恒瞳孔猛然微缩,内气猛的运转涌泉穴,脚掌轻轻一点,身体再一倾斜,那道剑气刚好从他耳旁斩过,何恒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寒意,一缕长发在这锋芒之下轰然断裂。

    “能躲过我两剑也算是有点本事了,给你个机会,再接我一剑不死,今天我就暂且放过你。”王碧如水般的双眸泛起丝丝涟漪,随即化作锋芒,又一道璀璨剑光惊天斩落!

    何恒面色水波不兴,猛然间化为极致的冰冷,眸中褪去一切颜色,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银白,冷酷如天道!

    “大道无形拳!”

    仿佛是开天辟地一般,一道可怕的拳影轰然而起,如同一尊谪仙临世,俯瞰苍茫,有排山倒海之伟力,周围空中音爆滚滚,罡风四溢,化作罡气,一道翠绿色的内力猛然离体,化作拳影,抵上那璀璨的剑气。

    何恒没有任何犹豫,就在这瞬间,他的身影猛的退后十丈,目光冰冷,看着那里。剑光与拳意交加,拳影被刹那间摧枯拉朽的斩裂,剑气则是稍微顿了顿,黯淡了些许,然后继续斩下,那里刚好是何恒原来所在的地方,一瞬间石板铺就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好厉害!”何恒看着那条剑痕,发出感慨。在石板上留下剑痕这并不难,但只是留下一道剑痕,而没有使得石板四分五裂,这种精准的控制了才是真正的厉害。

    “你也不错,要是你手里有一把不错的宝剑,然后再好好修习一下剑法,最起码能够接我十剑。你现在不过十六岁,实在难得。”

    王碧遵守着承诺,收起了手中长剑,深深看了何恒两眼,目光清澈而冷冽,气若幽兰。

    “我以前倒是没有发现,学院里有你这号人物存在,能够接我十剑,这种实力在同辈之中也算上等的。”

    何恒笑了笑,温润道:“学院里聚集着来自九州各地的天才,藏龙卧虎,谁没有点真本事,我这根本算不得什么,入不得王师姐法眼,以前没被注意也是自然。”

    “是吗?”王碧怀抱三尺长剑,杏眼看了一下何恒,没有多说什么。

    何恒继续开口,轻轻斜视道:“师姐今日闯进我这里,给了何某三剑,不知有何用意,还望开解?”

    “自然是来砍你的!”王碧毫不掩饰道。

    “不知何某哪里招惹师姐了,值得您亲自上门找我算账?”何恒抬头,深邃的眸孔凝视着王碧。

    “哼,前几日我大哥王羽在临江楼被魔门贼子杀害,而当时何少爷你也在场,并且在那事后就失踪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浑身浴血而回。”王碧一双清澈的眸子死死的看着何恒,充斥着寒意。

    何恒的表情露出不忿,又带有无奈道:“王师姐,这件事我早已解释清楚,甚至王城主都亲自审查过我,证明了我的清白,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麻烦?”

    “哼,你说的那些我才不信,以我的推测,你即使与我大哥的死没有关系,但也绝对知道不少关键的东西。”王碧淡如清水的眸子亲亲扫视着何恒的面色,露出寒光。

    “那王师姐可有证据,否则随便诬陷我事小,污蔑我何家声誉可就事大了,即使王城主在此,何某也绝不允许他这么做。”何恒愤然吼道,狠狠凝视着王碧,充斥着怒火。

    王碧死死的盯着何恒的每一丝面色,每一个眼神,终究没有发现什么,最后她漠然开口道:“我不相信你与此事无关,你何恒绝对掩藏着什么,等着,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到时候,一剑砍了你!”

    何恒面色丝毫不变,凛然道:“我等着王师姐的证据,何某清者自清,不惧他人诬陷。希望师姐可以早日拿到所谓证据,否则我何家传承万古,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挑衅的,今日之事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哼,你等着。”王碧冷冷看着何恒一眼,提剑转身就走,“王边你还不快点给我滚过来!”

    这让一直躲在墙角之处,看着何恒二人撕逼的王边猛的浑身肥肉一颤,对何恒一个抱歉的眼神,连忙跟上王碧的脚步。

    “王碧吗……”何恒深深的看了那道持剑傲立的绰约身影,眼中越发深邃。

    此女……不简单啊!

    “连王盘龙都没有发现我说的话有破绽,她居然发现了,好敏锐的灵觉。”何恒皱了皱眉头,再重新思索了一下当初与王盘龙他们交待的话语,没发现什么破绽,要知道这些可都是他在龙蛇世界三十多年的岁月里想出来的,经历了无数次推敲,不可能有什么问题。

    “那么,她真的是依靠所谓直觉判断的。”何恒有些不敢相信,真的有人可以靠一点直觉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吗?

    “对了,曾有古籍记载,世上存在着一种道体,他们天生近道,在修行上具有无与伦比的天赋,灵觉方面同样是超乎常人般的敏锐,而这王碧,此人的确在修行上天赋超然,不足二十岁就已经二候境巅峰,根据刚才的交手来看,她距离三彭境也不过一丝之隔了,完全有可能在二十岁前成就三彭境,那么其三十岁唤醒阴神阳神,铸就元神也是有着极大可能。”

    “这种天赋的确超乎寻常,会不会她就是一个道体,所以才能靠着直觉发现我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暂时没有人可以回答何恒。

    在大天世界,无数岁月,武道文明早已发展到了巅峰,各种方面都是有着研究,其中自然包括在修行上起着至关重要的资质问题。

    一般来说,所有人的资质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凡体,一类是灵体。

    ps:我想和大家解释一下,今天编辑说我更新太快,推荐方面可能会跟不上,所以让我缓一缓,新书期间不要太快,所以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新书期,我明天还是按照保底的二更来,等过了新书期再暴更,希望大家理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