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十八章 严元仪死了?好!!
    何恒与god这一战,在持续了十几分钟后,最终还是以何恒的胜利告以结束。这也没有什么意外的,毕竟比起何恒,god的体能上要差了许多,这在一开始尚且没有什么,但到了最后,战斗到了最激烈的时刻,却是极为致命的。

    在这个世界,由于没有灵气存在,任何人都是凡体,血肉之躯,终究有着极限所在,而何恒他们就是处在这个凡体的极限,彼此之间的实力相差不可能太大,打到最后,靠的还是耐力,看的就是谁能持续的爆发下去,坚持到最后而这一点就是何恒所擅长的。

    他有何家独有的功法,可以增强自身气力,他的力量在一般人体继续的两倍以上。

    而god他们要想对抗何恒这种力量,就必须施展类似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并且消耗更多的气血,爆发更强的力量,这在注定要打持久战的情况下,是极为吃亏的,更何况何恒本身的耐力也是在他们的数倍之上,这样长久下去,何恒一直保持着巅峰状态,god却是消耗到极致,怎能不败?

    “不错,如果继续打下去,我必然身殒当场,坚持不下去的,力竭而亡是肯定,凡人之体证究是有着极限的。”god有些感慨的看着何恒道,“你的确是个怪物,一身力量足足是同一级别的两倍以上,气血更是连绵不绝,这样打下去,谁能坚持过你?”

    “没办法,我是天赋异禀。”何恒厚颜无耻道。

    god倒是没有在意,只是感慨:“这世上的确有许多人天赋异禀,如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楚霸王、李元霸,他们就是天生神力,气血强到没边,你应该也是这种情况,你们这种人练起武来更是可怕。”

    对于何恒这种超乎常人的身体素质,god也只能感慨,即使他自命为神,也得服啊,谁让老天爷把人家生成那样。

    “呵呵,项羽、李元霸?这画风不对……”在何恒看来,他就算不是那种飘逸的剑仙之类,怎么也算不上那种膀大腰圆,手持大锤巨斧,开山劈石的莽夫类型吧?

    “就算天生神力,那也得吕布那种。”何恒嘀咕着,他可不想以后成名了被人取个拳镇九州、斧劈天门的外号,不过看看自己一身肌肉,何恒嘴角一抽搐,他这是要在以力证道这一光荣而伟大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的节奏。

    god自然不知何恒所想,此刻他纵横几十载,所向披靡,无敌寂寞,终于尝得一败之后,心里还在恍惚中。尤其是,有了何恒这个更厉害的存在之后,god觉得自己许多计划需要改变了,一切已然不同。

    良久之后,god突然开口道:“不得不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估计王超也不行,即使他大势已成,但也耗不过你这种怪物啊,这天下第一之名属于你了。”

    “哪里哪里,我不过是仗着身体素质强点,否则未必赢得了你。”何恒难得谦虚着,他自家人知自家事,要不是他本身的身体素质实在太好,否则要赢god可谓千难万难,这家伙那无时无刻不处在“天人合一”的境界可是非常恐怖的,放在大天世界,一般只有凝聚了阴神、阳神的高手才能做到,当然这也与这一世界太过弱小,无法与大天世界的天道相提并论有关。

    抛弃自身素质,要是论起各自的打法、境界,何恒虽然也不弱,但是要赢god却是艰难无比。实际上,到了龙蛇武学的巅峰,各自打法都已经到了极致,境界也相差仿佛,要想分出个高下却是艰难。

    这不向大天世界,在那里,天地灵气浓郁,只要境界提升上去,战力就会急剧飙升,境界差个丝毫,就是巨大鸿沟,不可逾越。

    在这里,只要身体素质好,一个明劲高手也是能够打倒化劲宗师的,境界不是特别重要。

    所以说,即使何恒、god、王超这些人,纵然彼此之间的境界有着差距,但真实实力却是差距不大,最后都只能耗体力,看谁坚持的久。

    这点,除非何恒真正踏足人法境界,否则绝对是不可能完全碾压god、王超之类的存在。

    “我已经与王超约好在武道大会一决生死,希望你也能够参加,生死一战,探索出武道前路,你是最有希望的。”god说完这句话,身影露显萧瑟的走了。

    “其实武道前面的确有路,只是生存在此界,你已经没有可能突破了……”何恒看着god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叹息了一声,他在为god乃至这个世界的所有武者悲哀,他们的路已经没有前方了。

    何恒十分理解god,同为寻道者,他深深为对方悲哀,前方已经无路可走了,这是所有逐道者的悲恸。

    “哎……不知我能在这条漫长寻道路上走到何处?”

    何恒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背影很长很长,在已经漆黑的夜色下,离开了这里。

    ……

    “喂,那位?”这天,何恒正在家里打拳,陡然间电话响了。

    “我,利剑刘沐白!”电话那里传来的声音是一个稳重的男声。

    “噢,刘教官啊,有什么事?”何恒皱了个眉头,刘沐白是三大王牌特种部队的利剑的总教官,丹劲高手,但自己跟他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啊?

    “首长让我请你去见一见他。”刘沐白的声音有些焦躁及丝丝悲哀。

    “为什么?”何恒疑惑道。

    “元仪出事了。”刘沐白语气低沉。

    “她怎么会出事?”何恒疑惑道。

    “她在国外被王超虏走了,估计凶多吉少。”刘沐白无奈道。

    “噢,死的好。”何恒随口嘀咕道。

    “你说什么……?”刘沐白气愤道。

    “没什么,没什么……”何恒知道,这严元仪根本没有死,只是被王超弄坐化了,用不了多久又要“复活”了。

    “哼。”刘沐白冷哼一声,面色阴沉,他属于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好吧,就算她挂了,你那位首长为什么要找我呀?”何恒疑惑道。

    “那是因为元仪以前说过,你是这世上唯一可以赢王超的人。”刘沐白有些不忿道。

    “过奖过奖,她太看得起我了。”何恒不屑这种高帽子。

    “的确,王超那么高强的功夫,怎么看都不是你能够对付的。”刘沐白十分“认同”道。

    “呵……”何恒表示,激将法对他没用。

    “但是……”刘沐白话锋一转,“首长他信这话,所以要请你去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高见,可以救回元仪。”

    “这不用了吧,我一个无名小卒怎么可以去污了他老人家的眼,刘教官啊,麻烦替我回绝了吧,谢谢。”何恒搪塞着。

    “哼,何恒,你以为你是谁,首长要你来见他是给你面子,你还不赶快过来!”刘沐白厉色着,话语里透露着冰冷,滚滚杀机浓郁。

    “噢,要我去可以,我想写给我老爹打个电话,说有人要他儿子去拼命,他要是答应你我就去。”何恒随意道。

    “这……何上将是军委委员,事务繁多,日夜操劳,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就麻烦他……”刘沐白的语气有些不自然。

    “没事,相信他再忙,我的电话他还是会接的……”何恒若无其事道,却是让刘沐白慌了。

    要知道,何恒这辈子的老爹是当今军委几个委员之一,实权人物,手底下管着几十万军队,当真是军队中数一数二的大佬。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恰恰和这次要见何恒的那位首长是出了名的不对头,几十年的冤家了,这又是一番八卦了,据说是年轻时因为何恒他妈……

    反正他们两个大佬很不对付,属于见面开战的那种,要是他知道自己老对头要见他儿子,这是肯定要吹,而且事情还要闹大。到时候刘沐白夹在两个大佬中间自然尴尬无比,两头都不讨好,这两位都是他上级啊。

    “怎么样啊,刘教官,要不要我打这个电话呀?”何恒的声音有些戏谑。

    “这个……我觉得何恒你身体有些虚弱呀,以老哥多年以来的经验,一定是感了风寒,嗯,一定是的。何恒你一定要注意休息啊,我这就去和首长说一下,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去了。”刘沐白十分认真道。在心底他默默的说着,元仪啊,不是我不够朋友,只是为了前途着想,我还是先这样了,放心,以后我会给你报仇的……

    “这……我这两天的确是身体不太舒服,老哥你说的没错,我一定会好好休息的,你放心,首长那边就麻烦老哥你了呀!”何恒笑了笑,和刘沐白仿佛多年的老朋友般说着话。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老哥该做的,老弟注意身体啊。”刘沐白语言和蔼的说着,重重的挂下了电话。

    “再见啊,刘老……哥!”何恒“依依不舍”道,还装模作样咳嗽了两声,然后挂掉了电话。

    “哼,跟我老人家斗,你还嫩了点。”何恒看着电话冷冷一笑,嘴角似是嘲讽,似是感慨。

    ps:大家不要觉得这几章不够严肃,太跳脱了,老有人在书评区里说这事。其实我只是想给大家尽量一点欢快的开头,这书其实十分严肃悲沉的。

    这是一本求道文,虽然不算绝对黑暗向,但肯定不光明,我想寻求一点突破,在嬉笑之间,写出悲凉的事,那比较有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