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教官你今天到底是想让我干什么?”何恒看着心情极端不爽的严元仪,十分作死的追问着。

    “你知不知道王超这个人?”严元仪冷冷问道。

    “王超?”何恒装模作样想了想,“此人我听说过,他号称东亚第一实战武术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名副其实,你问他干什么,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严元仪一开始表现还好,但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忍不住面色一僵,差点没有一巴掌拍过去。

    她努力告诉自己,这家伙功夫比她高,交起手来只会是自取其辱,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此人是唐紫尘的姘头,我这次就是要你帮我对付他。”严元仪缓慢而激动的说着。

    “哦?此人虽然名头响亮,但也不过才二十岁,严教官你居然对付不了他?”何恒“不信”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王超的拳法的确登峰造极了,不下于当初的孙禄堂、杨露禅了,在这方面,我不得不承认,我不如唐紫尘,她教出一个好徒弟啊!”严元仪心情也是复杂,百感交集着,她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连比不上唐紫尘,可事实身,她现在连她“姘头”都打不过了,不得不找人帮忙。

    “是吗,那我到对此人有些好奇了,拳法上能让你自愧不如的人还是少见,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何恒略带笑意的看着严元仪。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严元仪十分气愤着,直接拍案而起,怒视何恒。

    “喂,咱们交情归交情,生意要分明,我当初在god组织杀人,都是有丰厚报酬的,这个王超如果武功真的如你说的那么高,又是那唐紫尘的……姘…头,这价格怎么也不能太低了,相信严教官你不会让我吃亏的。”何恒笑眯眯的看着严元仪,似乎在思索着王超应该值什么价位。

    “哼,何恒你不要太过分!王超是潜逃人员,被国家的犯人,让你协助追查是你的荣幸,你还好意思要报酬?”严元仪气极怒吼着。

    何恒眯着眼看了看严元仪,似乎有些惊慌:“严教官你不要给我扣这么大帽子,我胆子很小的,不要吓唬我,要不然功夫一下降,怎么帮您捉拿王超啊?”

    严元仪似乎看见了何恒眼中的戏谑,气愤到了极点:“何恒,不要和我嬉皮笑脸,就问你一句,这个忙到底帮还是不帮?”

    “帮,绝对要帮!严教官您放心,我何恒绝不会辜负国家和人民的希望,替您抓住王超这个混账东西。”何恒十分“严肃”的表态,收敛了笑容,眼中洋溢着滔天斗志!

    “不过元帅还不用饿兵呢,咱们是不是先谈一下工钱?”下一刻,他的形象再次崩塌。

    “滚!!”严元仪咬牙切齿。

    ……

    “王超他当初为了唐紫尘那个女人,背叛组织,潜逃出国,在南洋倒是混得风生水起,成为了唐门高层。”

    包间里,在吃完晚饭之后,何恒二姐便识趣的离开了,让何恒与严元仪“深入交流”。然后,严元仪就开始和何恒讲着关于王超的一些事了。这些虽然何恒也都知道,但他还是要装作不知道啊!

    “现在,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他最近就要秘密回国了,我打算一举抓住他,逼唐紫尘就范。”严元仪继续和何恒讲解着。

    “嘿嘿,如果这个王超的功夫真如你所说的那么厉害的话,那想抓住他又岂是那么容易的,需知我等这等境界的武者,灵觉都是可怕的吓人,稍有危险就闻风遁走,在茫茫人海,十几亿人下,我们上哪里去找他?”何恒皱眉问道。

    “这是自然,否则我也不会找你帮忙了,只要知道他的位置,直接调动几百个战士,围一个水泄不通,王超他再厉害也是人,挡不住子弹。”严元仪点了点头,这事情很是棘手。

    像王超这等处于人类体能巅峰的存在,要想拿住他,光靠人多是没有用的,必须要有同等境界的高手出手才行,所以她才要求到何恒头上。

    不得不说,严元仪与唐紫尘的恩怨实在太大了,恨屋及乌之下,对王超这个唐紫尘的姘头自然更是厌恶。当初她得到何恒通知,去找唐紫尘麻烦,结果纵然她准备充分,但是还是在有着不见不闻,觉险而避的唐紫尘手上栽了跟头,没有拿住她。

    于是乎,她通过几番打听,发现了王超与唐紫尘之间的关系,于是几次给他下绊子,但依旧没能奈何这位王无敌,看着他一步步成长,直至超越自己,严元仪心里可是越发不是滋味。

    所以今天她也十分厌恶何恒,但也愿意拉下脸来求他,只为解决王超。

    “最近体委准备了一场赛赛,王超的徒弟霍玲儿还有一个叫做赵星龙的朋友都会参加,而他只要回来,就一定会忍不住去看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那里守株待兔,一举抓住他。”严元仪面色冰冷,带着杀气的。

    “好吧,我可以帮你这一次。”何恒不知想着什么,答应了下来。

    “多谢,只要这次抓住王超,我和你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严元仪满意道,随即又想起了什么,“不过,这次大赛乃是国家体委具备的,关系重大,我们的行动只能秘密进行,你千万不要搞出什么乱子来。”

    “我什么时候跟你有恩怨,还一笔勾销,小说看多了吧?”何恒撇了撇嘴,“而且,你就这么对我不放心,我做事什么时候出过幺蛾子?”

    “就是因为是你动手我才不放心,当初你就好几次犯了大事,其中就有几件是何老找我给你摆平的,不会忘了吧?”严元仪以充满怀疑的目光看着何恒。

    “这件事绝对是你记错了,绝对是!!”何恒绝不会承认的。

    ……

    一个巨大体育馆里,人群密布,一个上千平米有着近万人坐着,人山人海,外面更是围得水泄不通,数十家媒体记者在一旁拍摄着,有着诸多警察维持着秩序,才勉强保持着没有出现乱子。

    何恒皱眉的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这嘈杂的环境,不禁皱眉,他是一个比较喜静的人,对于这种喧闹的地方一般是绝不愿意来的,他更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修行着。

    而且,对于这个体委大赛,他本人是一点兴趣也无的,毕竟会参加这种赛事的,能有几个好手,与他而言,不倒丹劲就根本没有兴趣一见,看一帮小孩子过家家有意思吗?

    不过好歹答应了严元仪,虽然本着出工不出力的原则,但何恒本身还是比较想见识一下王超的,现在距离他上次与巴立明的一战也有了半年了,此时的王超已经是不坏级别,足够和何恒一战了,今天刚好会上一会。

    “只不过,王超这等高手的隐蔽功夫可是极高的,又能够化装、易形、缩骨,在他没有露出恶意的情况下,即使是我,要找到他也不容易啊,毕竟这里有着好几万人呢。”何恒思索着,陡然间看见了一个熟人,顿时大喜。

    “巴立明?没错,就是他了!如果记得没错,龙蛇原著里王超这次是和他交过手,并且成功把他拐到唐门去的,他能够在这个体育馆里脱身,也是有着巴立明的功劳。”何恒暗喜道,目光死死锁定了巴立明,何恒知道,巴立明此次是被廖俊华推荐来做评委的,后来与王超接了个头,帮忙搅乱了会场,让王超得以脱身,何恒他难以找到王超,但是只要盯紧了巴立明,就不怕发现不了他。

    果然,没过多久,何恒就发现,巴立明与一个普通青年在一起聊了会儿天,时间持续很短,然后巴立明就目露凶光的冲上体育馆里的评委台上,挑战赵光容。

    而那个青年则是去上了个厕所,待再出来后,整个人完全变了一个样子,身高直接矮了一截,面容也变化了,气质更是普通无比。

    “好了,就是他。”何恒笑了笑,目光锁死了那个人,但却没有出手的意思,也没有通知就在这附近的严元仪。他做好一个吃瓜群众,安安静静的看着巴立明对决赵光荣,一番精彩的打斗。

    然后场面一阵混乱,王超也借此机会进行了脱身,离开体育馆后非奔而去。

    何恒紧紧尾随着王超,一路跟踪,来到了一个郊外,四处无人之地。

    “阁下跟了我这么久,还不出来?”王超陡然回头一吼,声音宛若雷霆,轰鸣八方。

    “哈哈哈哈,不愧是号称东南亚第一的拳师,王超你的灵觉果然敏锐,我不过露了点杀机就被你发现了。”何恒大笑着,快速来到王超身前,眯着眼看着对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