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十三章 世上哪有后悔药?
    “小恒啊,听说你最近和元仪闹得很不愉快,我说你这是想干什么,元仪她可是我老朋友了,我知道你们练武的之间交友有自己的方式,但也不能那样啊,不光是我的面子上不好看,我们整个何家的面子都不好看,你说是不是?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天早上,何恒这里来了一个中年贵妇人,样貌雍容,衣衫精致,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在和他废话,弄得何恒异常尴尬。

    这是他这一世的一个姐姐,虽说是姐姐,但实际上何恒是他这世老爹最小的儿子,他老爹四十多岁才有的,而这个姐姐是他老爹二十几岁生的,他们二人足足差了二十岁,简直称得上隔了一代。

    所以何恒对他这个姐姐还是比较尊重的,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而今天,他这个姐姐来找他,却是因为他上次和严元仪那番动手,严元仪此人其实也有三十六七岁了,只是练武之人保养的好,看起来自有二十几岁,但实际上却是和他这个姐姐是同辈人,二人算得上是……闺蜜!

    而上一次她被何恒教训了之后,这个比较小心眼的女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想想她和唐紫尘的矛盾就知道了,这家伙有多记仇。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打不过何恒,所以就找上了他姐姐,算是……与小孩子闹矛盾后找家长。

    何恒这个姐姐跟严元仪几十年的朋友,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然要给她面子,于是乎就有了现在。

    她一大早跑到这里,对何恒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从她与严元仪的关系,再到何家与严元仪背后的势力,甚至谈到了整个国家场面,叙述了一大堆,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为了国家的繁荣昌盛,为了的崛起,为了社会的和平安定,何恒必须要去跟严元仪道歉,搞好关系。

    不过,何恒是什么人物,脸皮练到堪比金铁的境界,无论她这个姐姐怎么说废话,他依然是老神自在,屹然不动。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终于,他这个姐姐结束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长篇大论后,何恒以及坐在一旁,小眯着眼睛,一动不动。

    “二姐口渴了吧?我给你泡杯茶,我继续聆听您的教导。”何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二姐,起身去倒茶。

    “你……”何恒二姐气愤至极,瞪着眼,指着何恒,不知是太渴了还是太气愤的缘故,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来来来,喝茶啊,上好的碧螺春。”没过多久,何恒就拿着个个茶杯回来了,递给他二姐。

    “小恒啊,二姐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去和元仪道个歉,我已经订好了餐厅,今晚八点约好元仪一起吃饭,你一定要去!”何恒二姐在喝完茶后很快了恢复了战斗力,继续滔滔不绝。

    “停停挺!”何恒终于忍不住叫道,看了看他二姐,无奈道,“我又没说不去,二姐你不要激动,今晚我会去的。”

    “那可就说好了,一定要去啊!”何恒二姐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知道何恒一向的脾气,说一不二,今天能让他同意去见严元仪已经不错了,也没有过多纠缠,风风火火的走了。

    “呵,严元仪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吗?我可是坚贞不屈的。”何恒冷冷嘀咕着。

    ……

    京城的夜晚灯红酒绿,充满了现代化气息,何恒所在的是一个十分高档的酒店,虽然正值夜晚,却不像别处那般喧哗,反而充斥着宁静,放着柔和的音乐,更添几分祥和。

    “额,又是酒店,又是包间,旁边还有一条小河,为什么我会有种不自在的感觉?”何恒透过窗户,默默的看着夜市,发现这酒店居然是背靠一条小河,这让他想起了某些不愉快。

    他在大天世界,就是因为去临江楼吃饭才那么倒霉的被那赤红魔宗的魔女抓住的,此时此景,让何恒感慨。

    如果他当初没有去临江楼,诸多岁月后这个梗说不定以后可以弄成类似“如果丘处机没有路过牛家村”。

    一时无语,何恒是个守时的人,准时准点到了这里。不过,严元仪貌似故意放他鸽子,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她还没来,于是乎他二姐就去找她了。

    何恒一个人坐在在包间里,丝毫没有因为严元仪的原因而变化,没有一般人的遇此情况的气愤与焦急,反而气定神闲的喝着酒,吃着菜。

    “上好的五粮液啊,有十几年了吧,严元仪不来的话我就勉为其难替她喝了。”何恒牛嚼牡丹,一口口灌着酒,好不豪气。

    以风卷残云般的速度,大快朵颐着饭桌上的菜,没过多久,几十道菜就被吃的一干二净。

    “服务员,再给我重新上一桌子。”何恒一副没有吃饱的样子,在几个服务员仿佛看待饿死鬼的目光下,继续对着一桌菜展开攻势,仿佛一头饕餮巨兽。

    “嗯,二姐的品味的确不错,这家酒店的菜确实好吃。”何恒这样点评着,却是仿佛没有注意到,他二姐十分尴尬的领着一脸阴沉冰冷的严元仪不知何时进来了。

    过了一会儿,何恒终于再一次解决了一桌子菜后,终于抬起头来看见了二人:“啊,二姐你们终于来了,赶快坐下来吃啊!”

    “菜都被你吃光了,还吃什么?”严元仪面若寒霜,对着何恒咆哮着,这家伙太过分了,今天约好道歉的,看他像是有点道歉的样子吗?

    “小恒你怎么可以怎么没有礼貌,没等我们来就先吃了?”何恒二姐狠狠瞪了何恒一眼,如何脸上充满了歉意地对严元仪道,“元仪你不要生气,我让服务员再上一桌子菜,你们先交流一下。”

    说着,何恒二姐走出了包间,只留下吃了两桌子菜后依然还是不太满足的何恒,还有一脸阴沉的严元仪,二人大眼瞪小眼,面色都十分不善。

    过了片刻,何恒首先开口:“好了,严元仪,你找我二姐把我弄来究竟是想干什么?总不会是想和我瞪眼吧?”

    “你以为我有那么闲?”严元仪冷哼着。

    “我觉得你有。”何恒轻轻颔首,笃定道。

    “你……”严元仪用手指着何恒,胸口一起一伏,显然十分气愤。

    何恒斜睨了她一眼,摆摆手,冷冷道:“好了,不要在我这里装了,我不信你这个丹劲高手连自身情绪都控制不好。”

    “哼!”严元仪深深看了一下何恒,气息瞬间恢复寻常,一双晶莹的眸中却是带着冰冷狠狠盯着何恒。

    “这就对了嘛,咱们中间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何恒丝毫不在意她的目光,悠然自得的拿着酒杯小口品尝着。

    “说吧,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严元仪面色一顿,看了看何恒,然后郑重开口道:“我来找你的确是有要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是你严大教官做不到的,需要让我这个纨垮子弟帮忙?”何恒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何恒你注意点态度,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严元仪猛然一拍桌子,怒吼道。

    “行行行,民不与官斗,我一个良民可不敢跟你这种暴力机关的大人物斗,你说吧。”何恒一副被惊吓的样子,极为夸张的捂着胸口,让严元仪继续。

    看到他这个样子,严元仪一阵火气,不过到底是有求于人,她也不敢发作,只能咬牙咽下这口气,继续道:“还记得你几年前告诉我的那个女人的消息吗?”

    “记得啊,那是你老对手了,海外唐门门主嘛,实力的确比你强,怎么你是要对付她?那你的确要找帮手了。”何恒“若无其事”道,话语里却是暗藏讥讽。

    我忍……严元仪深深吸了口气,不愧为丹劲高手,养气的功夫很足。丝毫没有因为何恒的话语而动容,面无表情道:“这次找你不是对付唐紫尘,她我会自己对付的。”

    “那你找我干什么,总不能是聊聊感情,说说理想吧?你年纪太大了,咱们有代沟,谈不起来。”何恒明白她的目标,却是故意调侃着。

    严元仪狠狠看了一下何恒,眼中充斥着恼怒,无论哪个女人被人说年纪大了,都会坐不住的,更何况严元仪本身还不算老,她的外表就像二十几岁的少女,从那里可以看出跟何恒有巨大的年龄差距?

    “哈哈,不要生气,我没有说你老的意思,只是严教官你年轻有为太过成熟了,思想肯定比我这种人先进,我可不敢高攀。”何恒嘻哈着。

    为什么每次和这家伙总是忍不住要揍他一顿,可是自从他十六岁之后,我就再也没赢过他了……

    可恶,早知道如此,在他小时候一定狠狠收拾他才对,可惜当时被他可爱的外表蒙骗了,没有抓住机会啊!

    严元仪此刻在心里十分后悔,上天曾经给过她一个机会,可惜她没有把握助,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世上没有后悔药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