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最为寂寞啊!”

    这句看似十分装逼的一句话,此刻却是何恒内心最为真实的写照,属于每一位武道顶尖强者的心声,人生寂寞如雪。

    幸亏何恒还知道,大天世界浩瀚无穷,有着无穷无尽的强者在等待着他的挑战,无尽的玄妙等着他去探索,无穷大道等着他的追求,这一过程会无边精彩,冲刷掉一切寂寞。

    但是要是放在各个世界的顶尖强者,让god、唐紫尘之类的眼里呢?他们的前方已然无路,他们的寂寞岂非更加可怕?

    怪不得龙蛇原著里唐紫尘几番想寻死,怪不得有类似独孤求败之类的人存在,求道之路本就是寂寞的,别人永远不可能陪你走下去,只能依靠自己,在这漫长道路下走得更远更远……直到自身道殒之日。

    问世间谁人能不死?没有。

    任你强绝一世,气吞寰宇,主天地沉浮;任你绝代风华,英雄一世,为乾坤之最,到了末了,谁可逃过道殒?

    求道之人,求的不是永生不灭,而是大道路上无限精彩,漫漫寻道路,与寂寞为伴,在自身道殒之日前走的更远,这也是一种别样的滋味。

    所谓寂寞、死亡,那不过是寻道路上一道最为绚丽的风景罢了,他们愿意与之为伴。

    何恒早就有了这种觉悟,每一个求道者都有这种觉悟!

    无论别人理不理解,何恒都无怨无悔,自己选择的道路,只需要自己明白就行,自己不后悔就好。他人之看法,他物之荣辱,与我何干?

    “这个龙蛇演义的世界,如今可以与我做对手的恐怕也就那么几个了。”何恒仔细回忆着龙蛇演义原著里出现的强者,“以我现在的实力,一般的丹劲高手根本不是对手了,如严元仪这等强者亦难以让我出全力,恐怕这个世界,现在也只有god、唐紫尘、巴立明还有王超可以作为我的对手了。”

    “其中现在最强的应该是god,最为值得期待的还是王超,不过他如今刚刚逃离大陆,应该还没有成就打破虚空、见神不坏的境界,更没有养成那种无敌的拳势,现在还不是和他交手的时候。”何恒暂时打消了去和王超一战高下的打算,因为他知道,王超之所以可以养成那种最强的拳势,那是因为他一路无敌下才成就的,现在的他还远远不是巅峰状态的王无敌,还需等待一段时日啊。

    “剩下的三个人中,唐紫尘已经见识过了,她的至诚之道虽然玄妙,但也不过是触及了人法境界的边缘,比我如今高不了多少,没有必要再看看了。而god,此人却是与我最熟的那个,前几年我加入god组织,曾经不止一次见过他,现在也还不想和他打一架,那么也就只剩下一个巴立明了,他本身的境界应该只是比严元仪高上些许,不过他一身横炼功夫却是登峰造极,战力上要超出严元仪许多。也罢,就让我见识见识这个红卫兵出生的武斗之王‘帝星飘荡,天下皆反’的拳意吧。”

    打定了主意之后,何恒换了一身比较郑重的衣服,大步向外走去。

    现在,此时此刻这位武斗之王巴立明还呆在某个监狱里吃牢饭呢,以何恒的身份,要找到他自然不难。

    在托了几个关系之后,何恒成功的找到了这家伙所在监狱,当即就来到那里。

    何恒是在一个晚上去的,不过以他家的背景,那个监狱长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什么热情的招待了他。

    有些皱眉的看了看面前这个大献殷勤的监狱长,何恒摆了摆手:“好了,你应该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带我去见见那个人。”

    “何公子你想见他自然没问题,只是这个老爷子实在太危险了,以您的身份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好交代啊!”那监狱长有些为难,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的他,最为清楚那个老爷子的厉害,基本上没隔一段时间就要崩坏一道铁链啊,仿佛一个洪荒凶兽似的!对于何恒这么一个身份背景足以压死他的公子哥来见这等危险分子,他是万分惶恐的。

    “好了,不要多说废话,让你带我去你就带,否则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何恒面色一沉,冷冷看了一下那个监狱长,当即怒着吼。

    “这好吧,您请。”被何恒那么一喝,这监狱长吓得不轻,当即不敢继续说什么,连忙让人带路!

    何恒跟着他,没过多久就到了一排粗大的铁门、高墙、铁丝网的监狱前,顿时就听见了中间一间牢房里面传来巨大的跺脚声,砰砰砰砰,地面都震动得好像地震似的,而且里面好像放炮连珠炮。

    何恒可以感知到,一个人在封闭的房间里面练拳脚,拳风鼓荡,打得墙壁啪啪震荡!就好像巨浪排空猛击!

    “好一个武斗之王。”何恒大笑着,身上爆发出一道惊天气势,席卷向那牢房里,随手示意让监狱长他们开了门后,让他们在外面等着,何恒自己大步走进去。

    在漆黑中,何恒看见了巴立明的样貌,他不像别的劳改犯是个光头,头发却是有半尺来长,乌黑乌黑,没有半点斑白,尤其是其在吸气的时候,头发根根直立,好像过电一样。而呼气的时候,却伏了下去。

    怒发能冲冠,在此时是最高的写照。

    他的脸上皮肤很好,一副中年人地模样,就是下巴上的胡须和长长的头发使他显得老了些。

    他的胡子很大很粗,落腮上全部都是,而且跟跟好像剑茅,看样子很扎人的样子。

    这些都不吸引眼球,最吸引眼球的还是他双手双脚上巨大的钢铁镣铐!那些镣铐的铁环,有鸡蛋那么粗,很长很长,三四米地样子,被他用绳子一样盘绕在他身上。而双手上的镣铐上了一个大铁锁,四四方方,足足有一个小孩子的脑袋大小。

    而脚上的镣铐也一样,只是还拖了两个篮球一样大的铅球。

    这一身地负重,怕不有两三百斤。而捆在他身上,却让人感觉比丝绸还轻松。

    听见牢房开门地声音,以及拉开电灯的光,这个人闭眼睛坐在床上,动也不动,呼吸均匀,头发随着呼吸起伏,好像根本不理会外界任何动静。

    巨大镣铐铁链,大胡子如剑茅,头发直立!整个人坐在床上,龟形鹤背,耳朵大而垂。两手更宽,大,长,一切一切,都显示出了这个人身上蕴含着一股及其古老而又神秘,惊天动地地爆发力量!

    这样一个人坐在床上,闭眼睛休息,一动不动,但是任凭谁都不能不把目光放到他的身上。

    “哈哈,巴立明。”何恒大笑一声,目光冷冽看向他。

    “你是谁,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找我又是干什么?”巴立明的声音十分宏大,响彻下仿佛雷霆震动,整个牢饭都在颤抖着。

    何恒见此不惧反喜:“找你干什么,自然是比试一下拳脚,总不能是和你谈谈人生理想的吧?”

    “找我比拳,小子你这身板行吗?”巴立明轻慢的扫视了一下何恒,摇了摇头,“不可以,你这身板,我一拳就能把你打死了,不比不比。”

    “哼,大话谁都会说,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何恒知道自己大道无名拳有成,气息内敛至极,没有真正动手下,这个世界谁也看不出他的功法深浅,所以对巴立明的反应倒也不意外,不过这一次他可是来打架的,不打是不行的!

    “接我一拳!”何恒蓦然一吼,声音如虎啸狮吠,狂暴无比,震动牢房,身形如虹,快速向前迈进数步,轰然就是一拳打向巴立明,空中有爆裂之音响彻,仿佛雷霆。

    本来正在老神自在的巴立明在何恒一吼之时就轰然变色,他这次真的看走眼了,这的确是个高手,高到没边的高手!在看到何恒那一拳之威势后,巴立明骤然起身,强大力量轰鸣大地,房屋摇晃着,他浑身缠绕的大铁链陡然被甩了起来,哗哗做响,好像两一杆大铁枪,狠狠的撞击向何恒的咽喉和脑袋。

    何恒不惊不慌,一手拽住那铁链,另一手那一拳依旧轰然打向巴立明。

    巴立明面色一变,感觉到了何恒那只拽着铁链手上的滔天之力,当即扔掉铁链另外一端,横扫向何恒胸口处。

    何恒目光凛然,侧身躲避那扫来的铁链,引起拳势之变化,从而被巴立明躲过,只能狠狠砸在了他的床上。

    顿时咔嚓一声,那水泥板的床轰然断成两截,支离破碎了。

    “哈哈,的确是我看走眼了,你是个高手,咱们再来!”在躲过何恒一拳后,那巴立明在一旁大吼着,有些兴奋,舞动拳势,只一个移闪,就好像一座大山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烈风狂飙向何恒,整个人撞击着。

    这一拳动手之快,发动只猛烈,就好像山崩海啸,千军万马一起杀到,强势无比,震动天地。

    此为八极拳中的“贴身靠”!

    ps:发现好多人让我弄星河大帝,但这龙蛇真的是不包括星河大帝的,因为星河大帝实在有些夸张,我无法把它设定好,所以这个龙蛇只是单纯的龙蛇,不要想星河大帝了,谢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