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间,春去秋来已经数次,时光仿佛流水般,悄悄流逝。

    “打破虚空,见神不坏。这就是了,自身入微,掌控身上每一丝毫,好像掌管天地万物的神灵,人身仿佛恒沙世界,自我便是如来。”何恒闭关数载,深居简出,终究踏破了国术最后一关,得见自我之“神”。

    “国术于此,尽矣。但我的路还很长啊!”何恒抱丹跨坐,感悟自身,搬运气血,陡然道。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国术境界,恐怕也只有那所谓‘不见不闻,觉险而避’的至诚之道了,此境界已经涉及到大天世界所谓人法境界,我如今也只是初步有所感悟,要想成就还差了一点火候。”何恒当初徒步行天下,感悟天地苍茫,日月运转,在冥冥之中曾经触摸到人法境界,不过终究没能保持住,在清醒之后就跌落了境界,但也因此对那领域有着一些感悟。

    这几年他潜修静修,摒弃一切他物,终究还是有所进步的,对于术之九品,他已经尽数臻至,再一次触摸到人法的门槛,他相信,只要能够再进入其中一次,他就绝不会再跌落的。

    “还差一个契机啊。”何恒眸中水波不兴,晶莹的眼珠不见任何色彩,仿佛一尊谪仙,正在断绝红尘,羽化而去,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咦,有人来了?”陡然间,何恒突兀回首,看向外处,以他的灵觉,即使对方远在数里之外亦是可以发现其气息。

    “这是……严元仪,她来干什么?”何恒有些奇怪,自从上次他把唐紫尘的消息告诉严元仪之后,这女人就去找唐紫尘麻烦了,虽然结果不出所料,她再一次输了。然后这女人自然很是不甘心,这几年都在努力修行着,今天怎么会找到他这里来?

    “不过也好,我刚刚结束了三年的修行,正准备找个人试验一下成果,就她了吧。”何恒淡淡自语,一把拉开了大门。

    没过多久,一个相貌年轻,只有二十五六岁。穿着白色滑雪衫的女子走到了他家门口,冷冽看着他。

    “何恒,好久不见了啊。”严元仪首先开口道。

    “是有几年不见了。”何恒点了点头,立在门口,仿佛一座巨山,阻下了前进的道路。

    严元仪眉头微蹙,有些愠怒,但随即又想了想,忍住了,道:“何少爷你似乎不太欢迎我啊,都不让我进门?”

    “没错呀,我就是不想让你进去,严教官你可是国家暴力机构的人,一般你进别人家门绝对不会有好事的,我这种良民可不敢跟你有多少牵扯。”何恒一副你说的没错的样子,老子就是不欢迎你。

    “哼,我今天找你是有要事,何恒你不要太过分。”严元仪眉头一皱,冷喝道。

    “我今天还就想过分一下,你能怎样?”何恒面色不善。

    “那我就代何老爷子教训一下你。”严元仪面若寒霜,冷冷吼道,杀机弥漫。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那种本事了。”何恒笑了笑,身形骤然一跃,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弧线,自高而下,轰然打出一拳,没有任何响声,飘飘似仙,不带任何红尘烟火。

    严元仪面色大变,丝毫没有因为这一拳没有任何音爆响彻就小看,反而更加知道其中可怕,何恒这等高手浑身劲力都是有着上千公斤的,随意一挥间就是震动楼房,轰鸣山岳的力量,如今他这一拳居然仿佛小孩子随意挥舞而出,这需要何等掌控能力?

    她不敢硬接,错身一闪,仿佛惊鸿游龙,躲过这一击。何恒一拳没有得手,布罡踏斗,踩北斗七星之位,又是一拳挥出,狠狠打向严元仪。

    “好快的拳。”严元仪已经感觉到了一个狂暴的拳风向她猎猎袭来,此刻已经来不及躲闪了。

    电光火石之间,严元仪侧身避开何恒拳势前方,一双白皙如玉的纤纤玉手猛然扣上何恒右手手腕,施展四两拨千斤之法,让何恒这一拳偏离了几分,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一拳。

    “不错,看来你再次输给唐紫尘之后的确奋发了不少,功法进步很大吗,以前的你绝对不可能躲过我这一拳的。”何恒哈哈一笑,右手陡然一转,五指化爪,蓦然抓向严元仪脸颊。

    “该死!”唐紫尘一直是严元仪的心病,屡次输给她更是让严元仪对这个名字有着非同寻常的厌恶,现在又一次被何恒提起她,实在让严元仪十分恼怒。

    不过她也知道,这是何恒扰乱她心境的办法,当即稳住心神,施展峨眉追风短打,以打穴之法擒拿着何恒双爪。

    “三百六十路铜人打穴手。”何恒冷冷道,双腿猛然一扫,仿佛秋风扫落叶,卷动数米里罡风席卷。严元仪面容一凛,连忙一番凌空跳跃躲过这一击,再次着地后步伐有些混乱。

    “接我一招太极大磨盘!”何恒抓住此时机,双臂结印,仿佛太极阴阳之图,疯狂选旋转下,如一方磨盘在碾压着,周围空气都暴动。

    “蓬!”何恒与严元仪拳拳相交,一声剧烈的音爆声响彻,仿佛春雷轰鸣,摄入心魄。

    严元仪在力量上远逊于何恒,此刻直接碰撞下,根本不敌,被一股巨力打退数步,面色苍白,双臂颤抖,甚至有些痉挛。

    何恒趁胜追击,双手握拳,化为炮锤,气血鼓荡,筋骨砰砰作响,猛然锤上严元仪身前。

    严元仪无奈,她感觉到了何恒的杀气,连忙就地一个驴打滚,沾满了泥土,极端狼狈的躲过这一击。

    何恒不依不饶,他速度极快,马上就赶到严元仪旁边,在其侧身跃起之时,一招“黑虎掏心”直接抓向她胸口。

    严元仪见何恒来势凶猛,不敢硬接,连忙低下身来,一式“狸猫翻滚”避开这一锋芒,同时双腿一蹬,踢向何恒胸口。

    何恒面色一笑,一个侧身躲过那一腿,同时右臂张开,猛然一招擒拿,夹住严元仪左退,用力一掷,陡然拖动严元仪整个身体选转数圈。

    “可恶,何恒你赶紧放开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严元仪双手撑地,恼怒吼道,十分气愤。

    “哈哈,严元仪没想到你也有落到我手里的时候啊。”何恒奸笑着,不曾在意严元仪的威胁,双臂仿佛有千钧之力,死死夹住严元仪双腿,无论对方怎么挣扎就是不松开。

    “混账!”严元仪恼火万分,她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先是又一次栽在唐紫尘手里,后来有着她姘头那里吃了亏,这次来找何恒这小子就是想让他帮忙对方那个王超的,可是现在居然又吃如此大亏,严元仪心头之悲愤简直难以言表。

    一个生气的女人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那个女人武功还很高。严元仪在此悲愤交加下,陡然爆发了,双手陡然一甩,腰部居然发出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猛然袭向何恒背部。

    何恒心头一惊,连忙抓住严元仪双腿猛然一甩,掷出十余米之远,狠狠砸在一颗大树之上。

    “咔嚓……”那个大树被严元仪这番撞击,居然整个拦腰折断了。

    “咳、、咳……”严元仪踉跄的自那倒塌的树木下爬出,披头散发,狼狈不堪,身上片片红紫,擦出了数道伤口,有往往鲜血溢出,尤其是腰部更是被撞击得变形了。

    何恒那一击有多么强大,自那个被拦腰砸断的大树就可知一二了,要知道一般打破虚空、见神不坏的武者都是具有上千公斤力量的,更何况何恒这个凭借着大天世界功法,肉身强度远超常人的家伙,浑身力道更是有着好几顿,严元仪被这样强的力道狠狠一掷,都没有当场砸成两截,这已经是抱丹武者生命力强大,远超常人的表现了,哪里还能在意其他啊。

    不过严元仪可是一个女人,女人一般都是在意自身形象的,严元仪自然也不例外。

    当她爬起来看着自己身上满身泥土,衣服破破烂烂,更是好几个地方被擦出大口子,再感觉着腰部仿佛断裂般的剧痛,她当时就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

    “啊!何恒我与你不死不休!”

    何恒看着这个已经接近疯狂的女人,面色一僵,很识趣的没有继续多说话,双手一别,酷酷的站着,斜睨着天空,今天的月亮好皎洁啊!

    管他现在是不是白天呢?孔老夫子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家伙真是至理名言,何恒觉得自己千万不要和这些疯女人多做交谈为妙。

    “幸亏我修的是无情道。”何恒这样庆幸着。

    而另一边,严元仪嘶吼了几下很快就平静下来,她到底是抱丹武者,心境远非常人可比,眨眼间就自悲愤的心情中摆脱出来,冰冷而复杂的看了看何恒,最终还是走了。

    不走她能干什么?她又打不过何恒,继续纠缠下去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看着严元仪走了,何恒却是松了一口气,这都不是他怕了严元仪,只是这家伙背景非凡,他根本不可能把她怎么样,继续纠缠下去就不好收场了,现在她知趣的走了,大家日后倒也好见面。当然,这是何恒的想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