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国术所谓丹劲吗,浓缩全身的劲头儿,都集中在丹田,内敛金丹,处处成圆。抱丹坐胯,使全身的精气神,血髓浆都浓缩一点,就如鸿蒙初开,演化出大千世界的那一个小点,达到以意念控制气血的境界,体能打破人体极限。”一处宽敞的炼功房里,何恒立于中央,扎成一个稳健的马步,双眼紧闭,感悟着自己刚刚突破丹劲后的情况。

    良久之后,他睁开双眼,眸中一道精光闪过,环顾四周,沉声着:“其实国术到了丹劲领域就已经相当于大天世界外百骸大圆满了,之后的罡劲、打破虚空都是这里独有的,国术境界的延生,在大天世界却是不存在,因为那里天地灵气充沛,根本不需要这些境界了。

    所谓罡劲不过是一种发了的方法,劲力高度集中,可以透体凌空外击,周身劲力勃发,可以撕扯空气气流,化作罡气,但是在大天世界,有着内力存在,直接以真气离体就是,根本不需要这样。”

    说着,何恒对着周围空中猛然打出一拳,劲气森然,骇然仿佛爆炸一样,空气疯狂卷动,仿佛一股湮流横贯。

    “这就是罡劲了,乃是这里的武道强者在前路断绝的情况下对自身战力的一种开发方法。”何恒看着自己右手道,“至于那所谓的打破虚空,见神不坏吗,那其实就是对自身身躯的一种完美掌控,或者说入微。武道术之三品,入微境界,不光可以作用于他物,更能作用于自身,掌握自己每一寸血肉、经脉,即是主宰自身之神!”

    “这一境界在大天世界也不需要存在,因为那里有内力,初步成就内百骸境就可以凭借内力内视,察觉自身情况了,不需要这般麻烦。”何恒有些皱眉道,难道这国术最高境界,对他以后根本不会有什么大作用吗?

    “不,不对!”何恒摇了摇头,此境界应该还是有其独特之处的,大天世界所谓内视乃是以内力,从经脉的角度运行掌控,而这国术的打破虚空、见神不坏则是以气血劲力贯通全身,属于另外一个角度,若是他能同时把这内外两大领域完美融合,对于自身的掌控之力一定可以远超其他百骸境,在武道初期打下最厚实的基础。

    “这样的话,我还是要好好感悟这个境界,武道修行,初期的根基极为重要,要是我能够在最初的境界拥有其他人不具备的成就,那么即使自身资质差些,以后也绝对可以追得上那些妖孽。”何恒凛然道,他知道,自身的资质虽然也不算差,比普通人强上许多,但比起飞仙学院里那些顶尖的学员,他就大大不如了,更何况是玄门大派里面的顶尖弟子,他们每一个都是万中无一的绝世奇才,根骨悟性样样绝巅,他以后想要和这些人争锋,就必须在初期就超越他们。

    他所在的何家虽然也是九州七十二世家之一,但是他的天资却不算出众,在家族同辈里最多排上前三十,根本得不到多少资源培养,否则他也不会想着进入玄门大派了,毕竟玄门大派虽好,但他进去也不过普通弟子一个,哪有在家里当少爷好。

    只是家族的资源有限,要是他能够排到前十的话还好,自有长老亲自教导,各自资源也不逊玄门大派真传弟子多少,但类似于他这等中等以上的子弟,虽然也有一定地位,属于未来的中坚力量,不至于被放弃,但也不可能得到多少资源的,这让何恒在修行初期就落后于人,未来更是无望,这让他怎么甘心?

    所以他放弃了留在家族修行进入飞仙学院,期望能够进入玄门大派,这些门派都是万古传承的大势力,每一个具有的资源都是何家的几十倍,具有更多的机缘。

    不过,这世间哪有什么善地,玄门大派虽然机遇诸多,但是竞争也只会更加激烈,那里汇聚着来自九州各地的杰出天才,诸多古老家族的天骄,想在那里脱颖而出又岂是那么容易。

    更何况,何恒他能不能进去还是个问题,以他原本的实力,只能说是勉强具备了进入那些大派的资格,究竟能不能进入还要看运气,就是进去也只是个普通外门弟子,说是弟子,其实就是杂役,能不能得到一定培养就看自己可不可以和那些内门、真传的弟子打好关系,得到一下强者的垂青了。

    何恒原本的想法也是这样,他背靠九州大世家之一的何家,自身又是两世为人,性格稳重,懂得进退,相信在进入外门之后一定可以和那些强者打好关系,努力几年,修为足够了再图谋进入内门。

    不过在拥有了诸天宝鉴之后,何恒具备了更大的野心,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此了。九州各处的飞仙学院是玄门大派们共同设立的,为各自宗门输送新鲜血液。

    而他们为了检验那些学员的真正素质,每三年会进行一次升仙考核,相当于地球上的高考,而只要能够在这升仙考核里表现突出,就能够直接进入玄门大派的内门,甚至表现极为突出者,要是被某些玄门强者看上,就可以直接成为真传弟子。

    本来以何恒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觊觎这些的,不过现在有了诸天宝鉴之后,他却是有了资格。

    诸天宝鉴穿梭诸天世界,要是灵魂穿越的话,无论在其他天地过去了多久,在大天世界里都只是一刹那,虽然这需要足够时间积蓄能量,但何恒相信,在明年七月的升仙考核来临之前,他绝对可以再穿梭一两次世界,在那些天地修行个几十年,凭借着那种积累,他不信自己斗不过那些妖孽。

    “现在谈这些还为时过早,如今摆在我面前的还有一个最大的危机,大天世界的真身可是落入那个赤火魔宗的魔女之手,她要拿我炼成大药,这才是生死危机。”何恒双手蓦然握紧,露出丝丝凶光,他相信,得到诸天宝鉴之后,就算他在升仙考核失利,以后照样能够崛起但是其没有忘记,那个要拿他炼丹的赤火魔宗的魔女,要是不解决了那个魔女,他之一切都将为空。

    此人是摆在他成长路上的最大危机,只要解决了她,以后就是海阔天空,有着诸天宝鉴在手,何恒绝不愁没有机会崛起,但要是解决不了,那就万事休谈,一切皆成空。

    “我得到诸天宝鉴乃是大机缘,但大机缘也往往伴随着大劫难,这魔女就是我的劫,只要我能够渡过此劫,日后必然大道可期,否则只能身殒道消,雄心壮志皆成空。”何恒眼中充斥着杀意,冷冷看着空中,“所以,我必须在回归之前,拥有可以斩杀她的实力,以无敌之姿态渡过此劫。”

    何恒立志大道,但凡阻其道者皆要斩杀干净,二现在,那赤红魔宗之修,就是他成道路上第一劫,渡过之后他必然可以一帆风顺,以诸天宝鉴叱诧万界,渡不过,则无论他有多大机缘也不过人药一颗,此事没有余地。

    “那魔女乃是三彭境的武道强者,足足比我高了三个大境界,又是赤火魔宗弟子,有魔门大派传承,实力强于一般三彭武者,一般情况,我对上这等存在根本十死无生,不可能赢。”何恒冷静分析着自身实力与对方实力,心情有些低沉,不过随即被眼中那抹坚定充斥。

    “无论她有多强,敢阻我者必斩之!”何恒这句话充满了冷冽及坚定,经历那番游历天地的行走,他之道心早已坚定,仿佛磐石,不可动摇。

    “她虽强,但我也不是没有机会。首先,此女现在受了重伤,她在极短时间里杀了王大这个十分接近三彭境的好手,自身必然付出了大代价,可能是某种后果严重的秘法,所以她才需要以我炼丹,她的那种秘法绝对有极大的副作用,否则她不需如此。而且王大临死前也应该给予其极大的伤害,使得其伤势更加严重,其实力保守估计,最多还剩一半。”何恒估算着对方实力,得出一个喜人的结果。

    “这样一来我就有机可乘了,至少,我能够出一次手,一击足以毙命!”何恒冰冷沉声着,对于回归之后他已经有了计划,生死一搏罢了,他无惧。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在回归之前把实力提升到最巅峰,积蓄到极致,打出那最强的一击。”

    何恒漠然走出那个练功房,站在楼梯之上,单手倚栏杆,抬头望向天空,白云在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