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七章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七章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第七章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与唐紫尘一战,让何恒明白了一件事,他之所以无法突破抱丹,不仅仅是因为世界原因,也不仅仅是他气血太强,更重要的是他的心灵方面存在问题,他缺少一种感动,或者说是一条道路的方向。

    龙蛇演义里,王超之所以可以天下无敌,不在于唐紫尘教的有多好,也不在于他的种种传奇经历,一切的根本在于他自身,他拥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大势,一种坚定的道路。

    王超重走长征路,在那里获得感动,悟得了一种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道路,心灵获得了蜕变,所以他能够一路崛起,天下无敌,养成大势,这是就是因为他有属于自己的无敌之道。

    而何恒他自己现在所欠缺的就是这样一种感动,一种独属于他的道路。

    “只是什么又是可以让我获得心灵的感动的呢?”何恒扪心自问着,他自己是什么性格其自己最为清楚,冷漠无情,厌恶尘世,一心想要求得长生,俯瞰人世苍茫,与天地同体,超脱一切!

    向那种牺牲奉献的精神他是绝对不会拥有的,什么守护之类的道路也不是他的菜,他从来只在乎自己!

    早在第一世老迈之时何恒就已经明白,人生苦短,世事无常,无限红尘与浩瀚飘渺的天道相比何足道哉?

    一切情感、野心、**到了最后都是空话,不值一提,唯有永恒永在的大道才是不朽的。

    “这一世,出生大天世界,坐拥诸天宝鉴,我誓要崛起,走上大道之巅,看看那无尽的风光,俯瞰轮回,阻我成道者死!”带着这样的坚定心情,何恒走上了他的悟道之路。

    他自京城出发,一路向着西边而去,来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欣赏那里的辽阔宏伟,看那无穷无尽的日月星辰。

    继续西进,他来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沙漠,这里炽热干燥,无尽风沙席卷,条件恶劣到了极致,不时还有沙尘暴卷动。

    何恒在第五天就遇上了一场大风暴,在无尽风沙里迷失方向,所有水与食物都丢失了,无论他拳术再高,身体再强,与这浩瀚无垠的大自然相比,力量何等渺小?

    接下来的数天里,他孤独一人在大沙漠行走着,这里的天地变化极端无常,白天太阳如火般曝晒,炎热到极致,夜里则是冰冷到零下十几度,何恒无论日夜,炎热还是冰冷,都没有停下脚步,挣扎地在沙漠中行走着,即使他早已疲惫不堪,饥渴到极致。

    只有在这种绝境之下,才会明白生命的脆弱与渺小,在浩瀚的天地伟力之下,生灵的挣扎只是微不足道的。

    “但我不会放弃的,生存下去,迟早有一天我可以与这天地同在,甚至超越!”何恒眼中充斥着光芒,那是一种渴望及向往。

    他继续向前走着,每前进一步都很艰难,需要花费半天,就这样,到了第十天,他终于看见了一片绿洲。

    “我赢了,获得了希望,超脱的光芒!”

    在那里做了修整之后,何恒继续行走,他开始向南行走,进入了藏区,在那里他看见了不少藏民,带着帐篷在野外行走,对着布达拉宫那里一步一拜的朝拜着,这是藏民特有的朝圣。在自己所在的地方,一步一拜,直到登上布达拉宫的顶峰,这一点这么多年来没有几人可以做到。

    何恒跟着他们一起,一步一拜,不断的接近着那处藏区最神圣的地方。在最开始的几天,何恒的额头磕得模糊不清,几乎溃烂。但这没有让他放弃,无论身体怎么样,第二天早上准时起来,继续这种朝拜,一步一拜。

    这样很快就到了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何恒也适应了这种生活,额头依旧红肿,但是却比以前好了许多,他还在朝派着,无论外面严寒还是温暖,干燥还是潮湿。

    很快就到了四月份,何恒已经跪拜了八千里了,到了此刻,能够坚持下来的藏民也没有几个了,都是最为虔诚的信众。

    这时候,有着不少外地人来此旅游,看着何恒他们的行为大感新奇,有的拍照,有的议论,对着何恒他们早在风雨寒热中褴褛的衣衫指指点点,何恒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依旧我行我素,一步步跪拜着,来到了拉萨。

    这里已经是十分接近布达拉宫的地方了,不时有着各地的朝圣者一步步跪拜而来,这里的藏民大多信仰藏教,对于朝圣着给予了最隆重的欢迎与尊敬,何恒以及不理他物,慢慢跪拜着,走向布达拉宫。

    这一天,朝阳的刚刚升起,就有着不少人影来到玛布日山脚下,他们都是朝圣者,一步步自山脚叩拜着,慢慢登上山峰,朝着那座神圣的宫殿而去,何恒就在其中。

    他是第一个登上山峰,走到布达拉宫门口的,但是他却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在到了布达拉宫门口之后,他竟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丝毫没有进去朝见礼佛的意思,这让诸多藏民很是不解。

    他们又怎会知道,何恒从来不信佛,他只信自己,一路而来,他叩拜的不是佛陀,而是他自己!

    何处不灵山,人人皆佛陀!

    于每个人而言,他们就是自身的主宰,可以完美掌控自己,就是佛陀!

    何恒这一路跪拜,朝见的不是佛陀,而是他自己,洗去一切杂质,放见本来真性。

    世事皆虚伪,唯“我”是真!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个我,指的是自己。

    何恒离开了这里,继续他的行程,他行走在这处世界的屋脊上,观看无垠的大雪山,看着积雪融化,成为江水,奔流大海,这让何恒的心灵得到了一种洗涤。

    天地之浩大,自然之辽阔,人世纷争,红尘弥漫,与此相比何足为道?可笑世人愚昧,沉迷于无尽苦海,不可自拔,可悲可叹。

    何恒最后来到了世界的最高峰,珠穆朗玛!他一步步慢慢登了上去,一步步走向那世界之最,天地的最高处,于此过程中,他不断拷问自我。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谁能极之?

    冯翼惟象,何以识之?

    明明暗暗,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圜则九重,孰营度之?

    惟兹何功,孰初作之?

    斡维焉系,天极焉加?

    ……

    九州安错?川谷何洿?

    东流不溢,孰知其故?

    东西南北,其修孰多?

    南北顺椭,其衍几何?

    昆仑悬圃,其尻安在?

    ……

    吾告堵敖以不长。

    何试上自予,忠名弥彰?”

    一个个的疑问涌上心头,充斥在何恒的心中,他站在这片星球的最高处,仰望天空,无尽星辰,浩瀚的宇宙,寻求着答案。

    “人生有穷尽,而天地无极限,大道永无涯。生有涯,知无涯,道更是无涯!生命是短暂的,但大道无穷,我辈之求,就是以己身渺小之心求得无垠之大道!虽不可为而为之,我辈无悔矣!”

    何恒屹立在星球的最高处,俯瞰天地,感受着天地之浩大,己身之渺小,筑下了那一颗问道的种子,不知多少岁月后,它会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这一刻他明白了属于他的道路,以有穷之生命,寻无尽之大道;以渺小之身心,代苍穹之天道!

    无尽的时空,无限的世界,漫长的旅途下,这条道路是没有终点的,他注定要与孤独为伴,与死亡共舞,最终谱写出最华美的乐曲。

    不过他无怨无悔,走上此路之后,无论前方多少艰苦,都会……走下去!自己选择的路,爬也要爬到终点。道心一筑,永不改!

    恍惚间,何恒似乎明白了所谓人法的境界了,铸就一颗最初始的道心,赤诚之心,然后发芽生长!

    这一刻,国术抱丹的境界水到渠成般成就了。

    何恒却没有在意其他,深邃的眸中发出幽光,然后缓缓闭上,用心感受这天地,他仿佛“看”见了花开,听到了露水的滴落,疾风的呼啸,山川的颤动……他仿佛与苍穹同在,宇宙共体!

    何恒的身上此刻不再具备任何烟火气息,如同一尊佛陀俯瞰恒沙世界,仿佛一尊谪仙,俯瞰着人间。微风吹过,他仿佛就要消散在这天地,羽化而去。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这句话用在他这里,再合适不过。

    良久之后,何恒慢慢张开眼睛,晶莹的眸子深邃无比,透露着一种看透世事的睿智和超脱,他在看在下方“渺小”的山川,一个个漆黑的影子,白雪皑皑,再抬头望向苍穹,星辰密布,光辉照耀,死寂而冰冷。

    这一刻,何恒的心头涌来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孤寂之感,分外觉得孤独,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自己,直面这无尽天地,如果不出意外,这种孤独会伴随着他永远,直到永恒的最终!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何恒陡然想起了这首诗,此刻念起来分外有味都,他随即又笑了笑,喃喃着,“真正的勇士,敢于自面惨淡的人生。即使注定孤独下去,永远寂寞又怎样,我会享受着这种寂寞,走到最后,永恒的最终,最终的永恒!”

    冰冷死寂的天地,一道坚定的身影屹立,深邃的眸子永远看着前方,即便苍穹之下只剩下他自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