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看来我这个穿越客混得还的确失败啊。”何恒这样自嘲着,想他上一世也是文学、历史方面的“专家”,对于网络文学也是有些研究的,虽然在网文出现的时候他年纪已经算是非常大了,但对这些大部分是年轻人看的东西还是比较了解的,想那些小说里的主角穿越之后那个不是混得风生水起,怎么他就只能泯然众人了。

    “果然,这个世界是没有主角的!”何恒这样总结道,那些只是他感慨人生的一些戏言罢了,世界又岂会为一个人而转动。于他而言,能够再活一次已经是何等幸运,上天待他不薄了,还要奢求太多吗?不,一切都要靠自己争取的!往事随风,未来唯己!

    何恒抬头看了看那炽热的太阳,眼中露出丝丝坚毅,继续在大街上行走着,自从自何家所在的北固城来到此双江城后也快一年多了,一直潜心修行,都没有机会出来逛逛,今天却是难得有闲。

    “嗯,上次听王三说这双江城的黑眶锯雀鲷乃是一绝,远近闻名,那家伙老爹是这双江城主,在双江城也算地头蛇了,说的应该不会有错,今天可以去尝尝了。”打定主意,何恒朝着南边走去,那里有座临江楼,楼如其名,背靠武川江,风光秀丽,地理位置极好,生意一直兴隆无比,方圆万里闻名,据说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它那里的水产菜味更是这宜昌郡顶尖。

    话说这双江城之所以叫双江,就是其南靠武川江,背靠抚冥江,处于二江之间,故得此名。

    何恒武道百骸境有成,周身贯通,胎息自如,内百骸已经登峰造极了,虽然由于外百骸方面没有做到身成金刚,见神不坏,无法内外交汇,调和龙虎,破开生死玄关,真正达到百骸大圆满,但是一身武功也是不差,放在某些武侠小说里就是妥妥的绝顶高手,威震当世,他赶路的速度自然极快。

    由于这方世界极大,它这里的一座城池光是城区就有几百里方圆,而那临江楼距离何恒这里亦是有着数十里之远,所以即使以何恒的轻功也是花费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到了。

    临江楼作为一个百年老店,双江城最顶尖的几家酒楼,服务自然极好,何恒刚刚进去就有人前来招待,带他到了二楼,何恒找了个临近武川江的雅间坐下,点了几道名菜,一人独饮着,观赏江水滔滔,雄浑壮阔,倒是悠然自得。

    何恒他天性喜静,不喜欢与人一起出去,所以一般情况下他都爱闭门练功,或者去学院藏经阁看看书,这也是他来此一年了还没有视察过自己家族在这里产业的缘故。

    这时,楼上突然一阵嘈杂,喧闹之声涌来,打破了宁静,引得何恒皱眉不已。

    “是哪个混账扰人清净啊,这么没有公德心。”何恒嘴里骂了骂,倒也没有出去看看的意思,他知道这临江楼经历百年不倒,产业越办越大,必然是有后台的,光是他们楼主就是双江城赫赫有名的强者,一位唤醒了阴神,超脱凡俗的高手。敢在这里闹事的,不是初出茅庐没有见识的土鳖就是真正有背景有实力的人物,要是前者临江楼的人很快就会把他们处理掉,要是后者就不是他可以管的了,稍有不慎就会引祸上身。

    这年头,看热闹出事的还少吗?

    这样想着,何恒继续吃他的菜,不理外事。然而,有的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过去的。

    “蓬!”

    一声清脆的响声之下,一个桌子飞来,直接打塌了何恒所在雅间的门,砸在他桌子上,把他的桌子砸得粉碎,幸亏何恒身手不错,在那桌子飞来之时就反应过来,纵身一跃数丈,躲过了这一桌子。

    “妈的,我招谁惹谁了,怎么受这无妄之灾呀!”何恒嘴里嘟囔着,一把扯下那已经破成几块的桌子,大步走向这房间之外。

    他何恒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虽然不想惹事,但这事情都已经惹上他了,退缩可不是他的风格。

    于是乎他单手提着那张几乎散架的桌子,冲出雅间外一吼:“是哪个混账东西敢拿桌子砸小爷!”

    不过他看到外面的情景顿时就懵了,整个临江楼里一片狼藉,东西破破烂烂,许多桌子仿佛被什么罡风卷得粉碎,几个大理石的地砖也被碾成碎石,倒了好几堵墙。

    而这还不是让何恒惊恐的东西,最让他心惊的是,在这酒楼中间,两伙人正在激战着,其中一个是个妩媚的黑衣女子,大概二十七八岁左右,另外一伙是这临江楼的人,领头的那个是临江楼的掌柜,待了好十几个手下,而在他们身旁,一具熟悉的身体倒在了血泊里。

    “王大?!”何恒张大了嘴巴,以为自己看错了,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没有错,这次事情大发了。

    这的确就是他那个死党,被其戏称为王三的双江城主三公子王边的大哥,双江城主的长子——王羽!

    要知道,这可是在双江城里,居然有人敢在这里光明正大的杀了这位双江城主的儿子,就不怕这位以前素有血浮屠之名的道胎境强者发狂,这事情简直……

    何恒顿时明白,这件事情实在捅破天了,根本不是他可以掺和的,否则即使他是何家子弟,那位血浮屠王盘龙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这家伙年轻时可是有着疯子之称的,发起狂来吓死人的,他就不止一次看到王边被他修理的惨状,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所以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跑!跑得越远越好,最好当没有来过这里。

    仅仅片刻,何恒就做出了战略撤退的决定,看到一个同样被吓得逃向楼外的男子,突然大叫道,“兄弟等等我!”

    “你妹啊,谁跟你是兄弟!”那个正在逃窜中的男子在心底骂着,逃的更快了,因为他发现,因为刚刚那少年一嗓子,那正在交战的两伙人就看向了他这里。

    “对不起了老兄,死道友不死贫道啊,这次之后你就是我亲兄弟了。”何恒在心底对那位男子抱歉了一下,然后趁着其他人被刚刚一嗓子吸引了注意力,撒丫子跑向临江楼外。

    “小贼休走,给老娘站住!”很显然何恒低估了自己刚刚走出时,骂的一嗓子的后果了,女人可是很记仇的,尤其是武功高的。何恒这里刚刚想跑,那位还在与临江楼掌柜对峙的女子就注意到她了,一道炽热的掌力横空打向何恒。

    “卧槽,小爷不就骂了一句吗,你至于吗,小心眼的女人!”何恒在心里怒骂着,腿上却是不敢停留,连忙一跃,凌空而上,跳上三楼,躲过了那一掌。

    然后他再回头看时,只见那道掌力横扫间,自己原来站立的地方,那硬如钢铁的帆英石浇筑的地面直接被打得粉碎,裂开一个大洞,对比一下自己的身板,让何恒看得冷汗直流。

    “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小贼你说什么,找死!”武道高手的五感可是异常灵敏的,何恒在这里骂那女子,立即就让对方听见了,当即就是一掌拍来!

    “大姐您听错了,小子夸您漂亮呢!”何恒连忙一闪,错身躲过这一掌,身旁的墙直接被打得粉碎。

    这下子何恒再也不敢多说任何了,疯狂跑向外面,要远离这是非之地,“哼,那丑妇你等着,待小爷我武道有成之后一道要好好拾缀你,到时候废你武功,放到春花院里,一晚上接几百个客!”

    何恒在这发狠显然没有注意,那黑衣女子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识,她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直接甩开与临江楼掌柜等人的纠缠,纵身抓向何恒!

    “我靠,大姐我招你惹你了,至于盯着我不放,男女授受不亲啊!”何恒大叫着,飞快奔向外面。

    “牙尖嘴利!”那女子身上骤然一道赤红色光芒流转,有璀璨纹路勾勒,妖异无比,有炽热火光绚丽,但是这落在何恒眼里却又是一番惊恐了。

    “地火噬天诀,你是魔道七尊之一赤火魔宗的弟子!”何恒面色惊恐,心情低到谷底。

    “嘿嘿,小子你倒是还有点见识,还是乖乖跟我走吧!”那黑衣女子残酷地笑着,一把抓向何恒,何恒只感觉一股吸力涌来,身子就不由自主的倒向那女子那里,根本挣脱不起来。

    “啊!”何恒慌乱大叫中,身体直接被那女子一把抓住提起,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炽热、毒辣的气息笼罩在他身上,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清新淡雅的气味涌来。

    “这是……三尸尽斩,真身无垢,此女居然是武道三彭境界!”何恒失声道,这该说什么好呢,随随便便出个门就越到了一个三彭境界的魔修,真是出门不看黄历是不对的!

    “果然,穿越者都是具有事故体质的,不管走到哪都会出事,我果然是个主角命啊!”何恒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这种危机时候居然想的这个。

    而这时,那个黑衣女子突兀面色一变,看向临江楼外,那里一个中年男子正怒气冲冲的赶来,那是临江楼主,乃是觉醒了阴神的高手,即使是她也不是敌手。

    于是乎,她当即一手抓着何恒,纵身来到一道窗户上,往下一跃,扑入武川江下,扑通一声溅起滔天水花,不见踪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