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延是第一个发现梁动身影消失在视线当的,轻咦一声之后,他立刻转过身在光幕之不停的调动,十多秒之后,一条在狂风之急速的前行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光幕之。

    看了一会儿,秦玲在发现那竟然是梁动,无数的雪花落在他的身,将他全身下染的雪白,急速行进的他,乘着风势,脚步一点便是近十米的距离,在呼啸的风声之没有一丝的动静。如果不十分仔细的寻找,根本发现不了梁动的踪迹。

    而在另外一边,张天瑞依旧抱着长剑躲在大石之后,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得梁动在悄悄的逼近,让外面环形看台的众人不自觉得为他担心了起来。

    梁动的速度极快,两里地的距离他几乎是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来到了张天瑞的附近,脚步轻点,长剑在风声的掩护之下,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张天瑞。

    看到这一幕的人,无论是谁,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为了不被张天瑞发现,梁动这一剑的剑速并不快,风声几乎是完美的遮掩住了他的踪迹。

    几乎,也仅仅是几乎,在梁动手里的剑尖抵近张天瑞背心不到一米的时候,张天瑞身体骤然向前一转,手里的长剑猛然出鞘,剑气勃发,一剑刺向了梁动胸腹之间。

    原来张天瑞早察觉到了梁动的接近,心里早打定主意要趁机倒坑梁动一把,这一剑实在太过隐蔽,可是说几乎是让梁动避无可避。

    “啊!”看到幻境之的局面丕变,所有人都禁不出惊叫出声,前一刻大家还在为张天瑞所担心,下一刻,真正危险的反倒变成了梁动,场面变化太快,让人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张天瑞处心积虑、势在必得的一剑却是刺梁动前的一瞬,骤然间落了空,梁动似乎是早有准备一样,在长剑刺自身之前,便已经快速的后退了三步,差之毫厘的避过了张天瑞的这一剑。

    退开三步之后,梁动轻笑着对着张天瑞微微躬了躬身子,仿佛之前的那一番你死我活的激烈交手,不过是两人在打个招呼而已。

    事实也却是如此,梁动并没有靠一剑直接杀死张天瑞的打算。这样的一剑对梁动自己无效,所以他也不认为这一剑能够对张天瑞造成多少威胁,真要全赌在这一剑,赌输的一定是梁动。所以在这一剑刺出的时候,梁动已经留了六成力,让他自己有足够应变时间的同时,这一剑也更加的隐蔽无声。

    然而,果然不出梁动所料,张天瑞早察觉到了梁动的踪迹,甚至打算将计计,反过来算计梁动一把,好在梁动早有所料想,否则,他真的有可能将自己坑进去。

    其实梁动原本没有打算要有所动作的,他对两人之间长达两里多的雪层实在没有多少信心。但随着风势的增大,梁动迅速的意识到他的机会来了。

    在疾速的强风之,梁动能够借助的风力足够抵消他自身大半的重力,只要适当的调整好风向,半顺风状态下的梁动绝对有把握通过这两里多长的雪道。他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在这段时间之内,风力不要造成雪崩,那么他必死无疑。

    好在梁动的冒险最后还是获得了成功,他安然无恙的通过了两里多长的雪道,至于剩下的和张天瑞的交手,已经有些微不足道了,当两个人接近到了足够近的距离,梁动已经占据了风。

    梁动手里的清风剑在空划下道道剑影,四周的风雪受剑力所引,在梁动四周汇聚了起来,瞬息之间便已经将梁动包裹在风雪之,下一刻,无尽的风雪便朝着张天瑞吹打了过来。

    张天瑞屏息凝神,梁动的这一剑已经有了一些意境的味道,漫天的风雪已经将梁动的身影彻底遮掩,似乎每一缕寒风,每一朵雪花都化作了锋利的剑影。不,不对,这是意境之剑。

    张天瑞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手里长剑已经自动的做出了应对,一招如封似闭已经在意识之前便已经应运而出。只见张天瑞左掌平伸在前,右手握剑横架在左腕之,斜十字交叉,然后左掌右剑同时向翻出,继而沉肩垂肘,两掌微收向里引进,一道道圆形的拳劲和剑气在张天瑞身体四周不停的旋转。

    无尽的圈环引动无数风雪汇入其,在张天瑞身体构成一道道严密的防护层,将他牢牢的护在央。

    太极圆转,面面若存,如封百脉,似闭天门。

    张天瑞的这一招也已经是完全的意境之招,只不过他出手有些晚了,相于早处心积虑,酝酿依旧的剑招回风舞雪,张天瑞的这一招,力道差的实在太多。

    梁动第一次正面面对武当真武学院的弟子,如果不是这一次无尽的风雪帮了他大忙,恐怕正面相对,梁动想要彻底拿下张天瑞非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不可。

    只见两团厚实不一的风雪相撞,两者不停的积压冲突,似乎每一朵雪花,每一缕寒风,都化作了剑气在不停的绞杀,然而最终还是处在风处的那厚实一团彻底击溃的另外一团,带着后者在无尽的雪峰之呼啸而过,而原地只剩下两道身影。

    梁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张天瑞。只见张天瑞全身下的衣服被割除一道道的血痕,而他的心口之处,更是被插入了梁动的清风剑刃。

    “得罪了,天瑞师弟!”梁动对着张天瑞抱歉一声,下一刻,剑身之附带的剑气勃发,已经彻底的绞碎了张天瑞的心脏。

    然而张天瑞却没有丝毫的皱眉,他只是对着梁动轻轻的点了点头,整个人变化作了一道青烟消散在半空之,彻底消失不见。

    梁动抬眼望着四面的雪山,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热气在冷风之,瞬间变作寒雾凝结,下一刻,只见梁动使出全身真气全力一踱,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远处高峰的无尽厚雪开始崩塌了起来。

    梁动这么看着雪崩的诞生,看着一层层如海浪一般的雪峰涌到了他的身前,而眨眼间,梁动便已经化作了一道青烟消散在雪山幻境之。

    “师叔,这一局您怎么看?”看着雪山临前而面不改色,一脸欣赏模样的梁动,秦玲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赶紧转过身朝着康延问道。

    “梁动这一局抓住了每一个出现的机会,他能获胜最终还是得益于他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康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梁动和张天瑞的拼虽然精彩,但他还不放在眼里,真正让他值得注意的是梁动在机会到来之时的那股决断,还有张天瑞临危不乱的勇气,他敢说,这两个人的道途绝对会在张扬之,跟他们俩相张扬还差的很远。

    “师叔,我看还是雪山环境帮梁动的大忙,如果不是之前的那一阵西北风,梁动根本不会有可能获得进攻的机会的,更别说是施展出那一招意境之剑了!”不知道为什么,秦玲的话语当有意无意的对梁动进行贬低和打压。

    康延轻轻一笑,轻声说道:“心动期的修者本没有单独施展意境之招的能力,对外界的环境力量借重很大,梁动能够审时度势,敏锐到察觉到对自己有利的因素,并加以利用,这本身是他的长处和优点,这没有多少可质疑的。”

    “是,师叔!”秦玲能够听的出康延话语当的不快,秦玲知道自己刚才那么说是有些过份了,不过梁动这下一路闯入前五,以后想要再对他做什么手脚更难了。

    梁动回到了环形看台之,见每个人都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看着他,下意识的下打量了自己一遍,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莫菲看了众人一眼,一把将梁动拉到身边坐下,然后沉声问道:“梁动,你刚才那一招回风舞雪的意境是什么时候领悟到的?”

    “那一招啊!”梁动轻轻一笑,他总算明白大家在惊讶什么了,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也是刚才,在雪山待了一会儿领悟到了,不是太难,你们有机会也可以去试一下。”

    说完,梁动不再搭理大家,拉起任艳玲朝着环形看台之下走去,既然今天的赛已经结束,他正好可以找机会休息一下,更被说,他还别有领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庶女狠毒:废柴九小姐  修仙炼妖传  修仙狂少  问道阴阳  在仙界当漫画家  斩邪问道  觅仙寻缘  玉皇大帝成长笔记  萌妃驾到:腹黑傻王靠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