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早餐,爱德华在瓦瑞克的陪同下来到了城墙上。

    “我了解过你的过去,瓦瑞克。”爱德华道,“你目前为止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由边境的科克沃,而那里发生过很多故事,其中尤其以那位科克沃的捍卫者最为著名。”

    “你想要引荐的是他吗?那位霍克先生?”

    “我就是霍克。很荣幸见到你,审判官阁下。”一个男子从容地走了过来。他身穿破旧的盔甲,背着一根法杖,脸上布满了沧桑,一头乱发之下是一张胡子拉碴的脸,鼻子上还横向画着一道战纹,“虽然已经很少有人称呼我这个头衔了。”

    “爱德华·李,审判团的审判官。”爱德华盯着霍克看了一会儿,上前和这位科克沃的英雄握了握手。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年轻很多,审判官。”霍克道,“这是圣光的作用之一?”

    爱德华耸了耸肩膀,表示默认。

    霍克双手撑在了城墙上,看着百废待兴的天穹堡,感慨道:“这景象让我想起了我在科克沃的故乡。我曾经有一个鸟瞰整个城市的花园。起初我很喜欢,但是一阵子之后我发现我所看到的都是指望着我保护的人们。”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更加喜欢。”爱德华笑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捍卫者不应该让自己的信念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削弱。”

    霍克很明显的一愣,认真地看向了爱德华。

    “这就是我们的审判官阁下。”瓦瑞克道,“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你,霍克。所以我给你去了信件,让你不远千里来到这里给予我们帮助,我只想帮帮我的……新朋友。”

    “呵呵,很少能看到你这么真挚的表情,瓦瑞克。”霍克道,“很高兴你能找到一位新朋友。”

    瓦瑞克挠了挠脸,傻笑了一声。

    “瓦瑞克曾经说过,你和考瑞菲亚斯战斗过?”爱德华道,“据我所知,那个塔文特古代祭祀可没那么容易被杀死。”

    “没错,我不仅和他战斗过,而且还‘杀’了他,现在看来,他的确很难被杀死。”霍克道,“不过,我可没有像你那样强大的战斗力,灰袍守望者作为我的协助者牵制住了他,但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与暗裔建立了联系,然后影响了守望者,让他们自相残杀。”

    “和考瑞菲亚斯的战斗,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情。”爱德华道,“这位塔文特古代祭祀进入了影界,并到达过那里的黑暗之城。他那破败的躯体是由红色利瑞姆水晶和血肉构成的,他的手中掌握着古代精灵的宝珠。”

    “我想说的是,他的灵魂足够强大,而精灵宝珠赋予了他和影界的联系,他能够控制暗裔并不稀奇。”爱德华继续道,“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守望者身上,你认为我们可以解救他们吗?”

    “可能的,但我需要更多的信息。”霍克道,“我有一个叫斯特劳德的守望者朋友,正在调查一些有关于守望者**的事件。他告诉我现在躲在克雷斯伍德的一个老走私客的洞里。”

    “克雷斯伍德?离风暴海岸并不远,那么我们可以一起调查?”爱德华感兴趣道,“不过,我晚上要去参加冬宫的宴会,瓦瑞克知道的,我并不希望那样的场合,但考瑞菲亚斯想要刺杀赛琳女王,我们必须尽快去阻止。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暂时在天穹堡住下来,你应该和瓦瑞克很久没见了?”

    “不,我会在克雷斯伍德等你。”霍克道,“我并不属于审判团,我在这里会引起一些麻烦。等你准备好了就来找我吧。”

    说着,霍克就准备离开,爱德华却叫住了他,张手将一个巴掌大小的圣光徽记交给了霍克。

    “这是我的圣光徽记,如果遇到麻烦,你可以凭此向克雷斯伍德的审判团求助。同时,我也能凭借这个徽记快速地找到你。”

    “十分高明的法术。”霍克看了一眼远方巨大的圣光徽记,以及盘踞在它之下的巨龙,接过了徽记就转身离开了。

    “你的这位朋友似乎……有点不太合群?瓦瑞克。”等霍克离开之后,爱德华道。

    “战争能够改变很多人的性格。”瓦瑞克感慨道,“更何况霍克失去了很多亲人,他始终认为这是他原因。他没有像你这样改变局势的强大力量,他所能够做的也仅仅是在战争之中保持着胜利者的姿态。”

    “很多人认为科克沃的捍卫者是胜利者,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英雄,也是人生的赢家,但是没有人会在乎这位英雄在战争当中失去了什么。”

    “你说的没错。”爱德华双手撑在了城墙上陷入了回忆,他想起了在本土位面西大陆的猎魔者家族,“可那又怎么样?在选择这条道路之前,我们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我们不应该因为逝者而迷茫,只有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才能让那些死去的亲人安息。”

    “那也是你与众不同的原因,爱德华。”瓦瑞克道,“不过,去你的信念吧,很少有人会像你那么想。世界是自私而残酷的,即使是神,也做不到你这样的程度。”

    说完,瓦瑞克带着怒气走了。

    爱德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声。

    …………

    因为晚上要去参加冬宫宴会的原因,爱德华这一整天都没有离开过天穹堡,一直都在议事厅当中,不是听约瑟芬讲宫廷礼仪,就是在听取蕾莉安娜的汇报。

    对于宫廷礼仪,爱德华是十分反感的。但庆幸的是,爱德华的相貌英俊,也不是那种三五大粗的模样,只要站在那里就十分有魅力。且他的礼仪方面无可挑剔,细节动作不会让人感到失礼。

    “我真的要穿这身红色去参加宴会?”爱德华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苦笑道,“这看上去并不适合。”

    “那么你想穿什么?亲爱的。”负责爱德华服装的薇薇安整理着爱德华礼服的袖子道,“是像奥莱斯贵族那样的礼服?还是他们脸上为了遮羞的面具?”

    “礼盔啊。”爱德华道,“身为审判团的审判官,我难道不能穿盔甲吗?在我的家乡,凡是将领都是可以身穿华丽礼盔参加宴会的,这样不但能够表明身份,而且看上去也并不失礼。”

    “就是您平时所穿的那一套?”薇薇安突然眼前一亮,思考了一会儿道,“嗯,我认为可以尝试。你现在是高贵的龙骑士兼审判官,无论你穿什么,都不应该受到人们的指责,我想反而会带起一波新的潮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