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治好菲利克斯的病?”阿莱克修斯一听到爱德华的话,就脸色狂变,扶着他的儿子来到了爱德华的面前,希翼地问道。

    “我可以,但我不会医治你的儿子。”爱德华微笑着看着阿莱克修斯道。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阿莱克修斯焦急地道,“你想要赤岩法师?我可以撕毁契约,让他们加入你们审判团!只要你能够治好他。”

    “如果我想要你的儿子呢?”爱德华问道。

    “什么意思?”一旦涉及到他的儿子菲利克斯,阿莱克修斯就有点沉不住气,“你想要他加入你们审判团?还是……”

    “别着急,阿莱克修斯魔导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首先要问你,菲利克斯是不是一名法师?”爱德华问道。

    “当然是,他是我阿莱克修斯唯一的儿子,他几乎耗尽了我的心血。他的魔法是,他的病也是!”阿莱克修斯语速飞快地答道,“现在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救他,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爱德华却没有理会阿莱克修斯,他转头看向了菲利克斯道:“菲利克斯先生,从你进入这个房间开始,我就发现你有话想对我说。现在,当着你父亲的面,说吧。”

    菲利克斯在爱德华和阿莱克修斯的注目下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口道:“抱歉,爱德华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请原来我父亲对你的恶意。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这个命不久矣的儿子,为此他不惜常年研究时间魔法这种危险的法术,并利用这种法术在审判团之前和赤岩法师达成了协议。”

    听到菲利克斯的话,菲欧娜瞪大了眼睛,阿莱克修斯更是叹了一口气。

    “也就是说,你父亲的行为是有预谋的?”爱德华却依旧气定神闲地问道。

    “没错,他的目标就是你,或者说,长生者的目标就是你。”菲利克斯愧疚地道,“父亲他加入了一个名叫‘维纳托利’的塔文特邪教组织,组织的头目就是一个叫长生者的神秘人物。为了获得拯救我的方法和力量,父亲甘愿受他指使。”

    爱德华看向了阿莱克修斯,后者再次叹了口气,表示默认。

    “你们看,事情摊开来说不是很简单嘛!”爱德华笑了起来道,“简单的故事,同样简单的解决方法。”

    “你不会明白的,爱德华审判官。”阿莱克修斯苦涩道,“为了菲利克斯,我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甚至让时间回到过去,也同样无济于事。”

    “这只能说明你没有找对方向,魔导师先生。”爱德华拍了拍阿莱克修斯的肩膀,站了起来来到了菲利克斯的面前道,“看到你父亲这样为你而劳累奔波,甚至出卖自由和尊严,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菲利克斯先生。”

    “有些事情比死亡更加可怕,父亲。放弃吧,让我在欣慰中死去是我最好的结局。”菲利克斯捂着脸泪流满面地道。

    看到这样出乎预料的谈判,卡珊德拉等人都沉默了下来,感情敏感的塞拉甚至抹了一下眼睛,菲欧娜也同样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这才像个样子。”爱德华却笑了起来,将手搭在了菲利克斯的肩膀上道,“如果我预料的不错的话,你装病就是为了要抽空警告我,不是吗?”

    菲利克斯擦了一下眼泪,点了点头。

    “很好,我能够医治你奇怪的疾病,但前提是,你要成为我的弟子,并加入审判团担任圣法师团统领,为我和审判团效力。”爱德华在菲利克斯惊喜的表情中道,“同时,阿莱克修斯魔导师也同样需要作为审判团的魔法顾问,赤岩法师和你带来的法师都要加入我审判团。”

    “成为你的弟子?你会治好菲利克斯的病吗?”阿莱克修斯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任务了,他急迫地问道,“如果能够救菲利克斯,哪怕要我付出生命都可以。”

    “当然,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菲利克斯自己学习圣光。”爱德华笑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赋予菲利克斯圣光的能力。凭他的品性,我认为这并不困难。”

    “那么好吧!”阿莱克修斯郑重地点头道,“如果菲利克斯情况好转,所有的要求我都答应你!”

    爱德华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手,对酒馆中一直处于围观状态的人们道:“好了,诸位,该看的戏你们也都看了,现在我需要进行一场神圣的仪式,能不能麻烦诸位先出去一下?诸位也很想知道这件事的结果不是吗?”

    酒馆里的人发出了一阵哄笑,都善意地流下祝福语走出了酒馆,汇聚在酒馆外等待结果。

    “菲欧娜**师,阿莱克修斯魔导师,我需要你们的人保护好我们的仪式,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打扰。”

    “如您所愿,审判官。”心里倾向于加入审判团的菲欧娜笑着点了点头,阿莱克修斯更是兴奋地连连点头。

    当所有人都走出了酒馆,只留下了爱德华和菲利克斯的时候,两人面对面地盘坐了下来。

    “我真的可以吗?审判官?”菲利克斯见过太多的失败了,导致了他到现在还有点患得患失。

    “还叫我审判官吗?”爱德华笑了笑,用圣光开始凝聚虚拟之书。

    “老师!”菲利克斯连忙改口,并郑重接过了爱德华的虚拟之书。

    “现在,你需要好好地解读这本书上的所有内容。”爱德华道,“然后按照上面所写的步骤开始凝聚你的信念之心。记住,不要让任何邪念打断你,集中精神,放空脑海。”

    菲利克斯抹了一把脸,郑重地点头。

    …………

    爱德华和菲利克斯进行的仪式仅仅过了没多少的时间,阿莱克修斯就有点急不可耐地几次想要进去观察。他此时的心中和菲利克斯一样患得患失。

    如果没有圣骑士和牧师的出现,魔导师根本不会相信爱德华的话。但是爱德华作为他的敌人,他深刻了解过圣光,所以才会答应爱德华的条件。

    正当阿莱克修斯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的时候,菲利克斯和爱德华从酒馆中走了出来。

    “感觉怎么样?菲利克斯!”阿莱克修斯立刻上前问道。

    “我从来没有现在这么感觉良好过,父亲。”为了证明自己获得了圣光的亲睐,菲利克斯张开了双手,施放出了一团强烈的银白色圣光光。

    被这股神圣的圣光所照耀,四周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并发出了欢呼声。而阿莱克修斯和菲利克斯的脸上,也同时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愉悦笑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