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在十字路口停留了一小段的时间,就已经得到了众多人的认同。 其中包括绝大多数的牧师,以及难民和伤员。尤其是那些在保卫十字路口中受伤的伤员,爱德华的圣光现在固然还无法彻底治愈严重的伤势,但仅仅是让他们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就已经足够了。

    吉赛尔跟着一部分牧师通过传送门前往了隐逸镇,他们将在哪里接受圣光的洗礼,然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被派往各个审判团在外的驻地,教授更多的牧师获得这种圣光。而吉赛尔则会留在隐逸镇当中,成为牧师统领和神圣牧师总教官。

    爱德华在十字路口逛了一圈,倾听了所有人的呼声以及接受了几个任务之后,就和另外三名审判团成员离开了这里。他们的首要任务是找到那位养马的丹尼特,其次则是关闭这片区域当中的裂隙,并尽力肃清作恶的强盗。

    辛特兰地区是一片被群山包围住的山谷,爱德华从威尔下士的口中听说了丹尼特现在躲在西边的牧场中,决定先将十字路口周边的强盗和裂隙解决了在向那里出发。

    “看起来你对于关闭裂隙,已经越来越熟练了。”当爱德华再一次关闭一个裂隙的时候,有点气喘的索拉斯提议休息一下,“不过,对于审判团成员之间的战斗合作,我还是觉得你有些鲁莽了。”

    “就凭这些暗裔和强盗?”爱德华笑着坐在了一块岩石上道,“事实上,我一个人就能够解决他们所有人,而你们完全可以和我分头行事。”

    “那可不行。”卡珊德拉反驳道,“你现在是我们审判团的关键,没有战友的话遇到强敌就危险了虽然我也认为你一个人能够解决大部分的事情。”

    “我可没有那么脆弱,卡珊德拉。”爱德华道,“一名拥有圣光的猎魔者,是很难被击败的。圣光赋予了我们强攻强守的能力,而猎魔者则赋予了我高超的野外生存能力。”

    “这一点我赞同。”瓦瑞克也气喘地苦笑道,“看看他的迅捷的奔跑速度吧,我们几乎跟不上他的脚步,有些我们无法攀爬的地方,我们甚至还要靠他来拉一把。虽然不想承认,但我总感觉我们成了他的累赘。真不明白,到底他是盗贼还是我是盗贼。”

    “你们猎魔者都是独自一人进行狩猎的?”卡珊德拉郁闷地叹了口气道。

    “当然,诸位可以考虑一下我的意见。”爱德华笑道,“我们分头行事,你们三个探索十字路口周边的区域,而我独自一人想西北探索。我听说在十字路口西北面的湖边,有人发现了一位灰袍守望者居住在那里,或许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可以招募他加入审判团。”

    “灰袍守望者啊,那是一群崇高的人。我们的目的和他们的职责一致,很容易达成我们的合作关系,如果有了他们的帮助,我们审判团将更加强大。”卡珊德拉感叹了一声,最后不得不接受爱德华意见道,“好吧,审判团目前的情况十分急迫,你可以单独行动,但是只此一次。”

    “这就对了,我们看着你们慢吞吞的心里就有点着急。”爱德华打了一个响指,一枚圣光徽记很快凝聚成形,并被爱德华交给了卡珊德拉道,“这是我的圣光徽记,卡珊德拉你可以用你的圣光通过这枚徽记感觉到我的状况,并能够大略地探知我的方位,这样你们就不用担心我的安全了。”

    “找到丹尼特和那位守望者之后,我会用传送术直接回到隐逸镇,我们大本营见!”说完,爱德华就几个灵活地跳跃,消失在崎岖的丘陵间。

    “我们这样让他一个人去冒险,真的好吗?”一旦爱德华离开了,三人才感觉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妥,索拉斯疑惑地道,“毕竟他是我们的审判官,如果我们先完成任务回到隐逸镇,我们怎么向人们交代?我们抛弃了审判官?”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卡珊德拉烦躁地拿出了水袋灌了一口道,“爱德华的出现虽然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改变,但这个家伙同时也是最不让人放心的。看看他的战斗方式吧,同为战士,我只能说他是我见过的最疯狂的战士。”

    “作为累赘可不是很爽的经历。”瓦瑞克也苦笑道,“我宁愿按照自己的作战方式慢慢来,也绝不希望和爱德华组队冒险那样会让我的缺点特别突出。”

    “算了,我们上路吧。”索拉斯摇了摇头,“爱德华的路程和任务都比我们重,如果我们三个人还不能比他一个人快,那我们的真的成了累赘了。”

    一听到这个后果,三人同时强打精神,再次上路。

    …………

    而脱离了部队的爱德华则正在全力奔跑,他的心情是愉悦的,就仿佛再次回到了刚刚穿越之初的时光并不强大,但却自由。他需要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锻炼自己的施法技巧和信念之心,同时还要兼顾体魄。

    没错,爱德华将这次的任务当成了一种修炼,在一路上不断地同强盗、暗裔、野兽等敌人的厮杀当中修炼。

    当爱德华到达传闻中那位灰袍守护者所居住的湖边小屋的时候,他除了手中的双手剑之外,行头几乎变了一个样子。现在的他身穿从圣殿骑士身上拔下来的盔甲和头盔、腰间还插着一根折断的法杖在他的法师手套还没有制作完成之前,他只能用折断的法杖来代替施法。

    到达这间湖边小屋的时候,爱德华看见有数量众多的强盗正在围攻四个人。其中一个年纪稍大,手握剑盾,冲在最前方吸引着火力,而另外三个显然是新兵他们虽然有勇气,但却没有匹配的实力,其中有一个新兵的手甚至还在发抖。

    爱德华敬佩这群叫灰袍守望者的人。在没有圣光和其他特殊力量的情况下,灰袍守望者为了更好地对付枯潮和暗裔,不惜喝下恶魔的腐血来让他们得到感知恶魔的能力,完全不顾自己的生命在魔血的腐蚀下不断缩减。

    爱德华还从一本书中看到过,每当一名守望者的生命在魔血的腐蚀下走到终结的时候,他们会主动进入深渊,屠杀暗裔,直到自己力竭而亡!

    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理想,在爱德华看来,灰袍守望者完全能够和猎魔者相提并论甚至更为伟大。

    所以,当爱德华的圣光双目看到了那位中年男子身上淡淡的恶魔之血和强烈的正气并存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位一定是灰袍守望者,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战斗。rw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  天娇九命猫  绝世丹尊  穿越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