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卡珊德拉四人从冥想中退出来的时候,爱德华早已不在议事厅。四人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了振奋和恶愉悦,即使连向来不喜形于色的蕾莉安娜都是如此。

    “这是一种什么力量啊。”卡珊德拉站了起来,看着手中散发出来的银白色圣光,赞叹道,“我现在感觉到了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即使一夜未眠,都精神充沛。”

    “只是肚子有点饿。”库伦也跟着站了起来,摸着肚皮道,“爱德华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种比较全面的力量,我甚至感觉到我嘴唇上的伤疤在缓慢地愈合。”

    库伦一说到伤疤,众人都看向了卡珊德拉的脸,露出了惊奇的目光。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卡珊德拉感觉饿脸上有点痒,反射性地摸了摸,却发现手感和以前有点不一样。

    “卡珊德拉,你最好去照照镜子。”蕾莉安娜道,“如果那条伤疤对你有特殊意义的话,去找爱德华的晦气吧,我想你过几天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是嘛。”卡珊德拉一愣,摊了摊手道,“我已经不是那个要靠凶恶才能震慑手下的追索者了。”

    “诸位,我想我们应该更加振奋一点。”约瑟芬再次拿起了她的点着蜡烛的记录板,高声道,“如果爱德华的这种能力能够普及到我们的军队之中,那么可以想象我们审判团的战斗力将会有多大的提升。”

    “没错。”军事指挥官库伦闻言顿时兴奋了起来,“诸位应该都感觉到了这种圣光的力量,正如爱德华所说地那样,她来自我们自己的信念;她圣洁无比,丝毫没有任何的邪恶感;她应用广泛,能够大大地增强一个人的各方面战斗力。而且爱德华也说了,这种力量虽然在获取途径上有很大的限制,但这不正是我们筛选人性最有效的方法吗?”

    “或许我们应该好好地利用这种力量。”作为一名合格的大使和外交官,约瑟芬此时想到了很多,“我们可以将这种圣光称为安卓斯特的赐予,以此来召集更多的信徒加入审判团;我们还可以用圣光保持青春的特性来笼络那些权贵,让我们审判团拥有更多地支持者;我们甚至能够用圣光建立一支和圣殿骑士相似的军队,以圣光的名义来取代圣殿骑士的位置……”

    “够了,约瑟芬。”卡珊德拉喝止道,“请记住是谁赋予了我们圣光的力量……哦,该死,圣光这种东西虽然强大,但却有点颠覆我的信仰。”

    “的确如此。”蕾莉安娜也点头赞同道,“我们信仰了安卓斯特这么久,她所能给予我们的也只有精神上的慰藉。但爱德华这位陌生人一来,就毫无保留地赋予了我们这种圣光的能力。这让我十分怀疑我的信仰。我只能将爱德华当成是安卓斯特派来的使者,他左手挥舞着关闭裂隙的钥匙,右手掌握着圣光的力量,从这一点来看,他的确很容易被认为是‘安卓斯特的先驱者’。”

    “这就是来自信念的力量……”卡珊德拉再次看向了手中的银白色光芒,感慨道,“真是不可思议,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信念的力量能够被激发地如此强大。”

    其他三人也赞同卡珊德拉的话,纷纷看向了手中的圣光。

    “好了,诸位。”四人感慨了一番之后,卡珊德拉郑重地道,“现在,我们拥有了圣光,时候让审判团重新强大起来了。”

    “库伦,建立……圣骑士队伍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蕾莉安娜则负责教会所有牧师圣光的力量——牧师的祈祷和礼赞能够治愈伤者的精神创伤,而圣光能够治愈他们身躯上的创伤,这是两种治疗者必须掌握的技术,同时也能让我们召集更多的牧师。”

    “这样会不会将获得圣光的力量泄漏出去?”库伦有点担忧地道。

    “不必担心这个。”约瑟芬笑道,“我们的审判官阁下不是说了吗?他并不怕这种力量泄漏出去——圣光是绝对正义的力量,更多的人获得这种力量,正义阵营就会更加强大。而且,圣光的创造者是始终是我们的审判官阁下,他所在的地方就是朝圣者的圣地!”

    库伦认同地点头,随后带着兴奋地神情走了出去,一边走还一边施放着圣光呵呵傻笑。

    蕾莉安娜也背着手走了出去,她虽然脸上依旧平静如常,但双手上跳动的圣光无不显示着她此时的愉悦。

    卡珊德拉和约瑟芬互相看了看,都笑了起来。

    “约瑟芬,我知道你在外交上通常都是不择手段的。”卡珊德拉道,“但你要记住,爱德华所带来的圣光,其来源是我们自己的信念。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但是在使用之前请好好地判断,是否有违自己的信念。”

    “感谢提醒。”约瑟芬优雅地行了一个礼,慢慢地后退出了议事厅,“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卡珊德拉嘴角翘了翘,笑着摇了摇头,走出了议事厅,对门口的守卫问起了爱德华的行踪,随后一边沉思一边踱步出了城堡。

    …………

    爱德华此时正在隐逸镇的铁匠铺,不雅地蹲在地面上,用树枝给隐逸镇的光头铁匠描绘一把双手剑的蓝图。

    “先驱者,您需要的这种双手剑凭我们现在的锻造手法和材料,很难锻造出来。”铁匠有点为难地道,“不过,您所画的这个盔甲还是有可能制造成功的,只是冒昧地问一下,这盔甲上的花纹需要这么华丽吗?”

    “而且,您需要的手套我们也无法缝制,我想问的是,您是不是在开玩笑?用利瑞姆的溶液涂抹手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利瑞姆矿石能够被溶成液体的,难道将矿石放进锻炉不是应该发生爆炸吗?”

    “好吧,是我的错,我有点异想天开了。”爱德华抹了一把脸,致歉道,“那么麻烦你先帮我打造一件这样的瑞文戴尔盔甲吧,花纹就无所谓了,那只是一种怀旧的手法而已。”

    “不过双手剑的话,就由我来打造吧。”爱德华毫不顾忌地脱下了外套,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拿起了铁锤就将一块普通的钢铁丟进了锻炉。

    “您的意思是说,您能够打造出那样巨大的双手剑?”光头铁匠惊奇地道,“能让我旁观吗?”

    “当然,我还会给你讲解这种新式打造法的步骤和要领。”爱德华笑了笑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