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和愚者的战斗之持续了一天,就已经将小半个索立达西亚城弄得遍地狼藉。

    愚者不同于死亡之翼,后者撑破天也仅仅能算是初阶半神和中阶半神之间,而且体型庞大防御惊人。但愚者不同,这是一位拥有丰富单挑经验的战斗法师,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中阶半神。

    虽然仅仅是差一个小战阶,但两者之间的力量有着巨大的差距。在愚者的眼中,爱德华这样一位初阶半神能够在她的手中撑这么长时间,已经算是非常出色的了。

    没错,在之后的战斗之中,愚者并没有留手,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这位中阶半神都已经快要法力枯竭,而对方却还有力气不断地冲击着她的法力结界。

    战斗中的爱德华就像是一头不知疲倦的疯子一般,只要有一点点取胜的希望,他就会拼尽全力达成获胜的目的。

    此时的愚者依旧毫无损伤,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施放法术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一丝丝艰难,她的法力已经所剩不多了。而爱德华更是凄惨无比,他的圣光早已枯竭,现在只凭着他的意志和李家猎魔者超强的抗魔能力,在抵抗着愚者的攻击。

    爱德华用龙王星耀撑住摇摇欲坠的身躯,身上的瑞文戴尔盔甲破碎不堪,露出的强壮躯体上到处都是各种伤痕,一头披肩的黑发散乱不堪,遮住了他的脸部。但是从垂下的黑发缝隙之中,那双坚定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没有出现任何想要放弃的念动。

    爱德华也感觉到了对方在施放法术时候的迟滞,知道这次决斗已经进入了尾声,他并不是没有获胜的希望。然而现在的他全凭一股意志在之城,他现在所能利用的只有所剩不多的躯体力量以及手中的龙王星耀。

    “好了,是时候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了。”愚者依旧是那么优雅而自信,她对着爱德华张开了手,紫色的鬼爪再现,一爪就抓向了爱德华的脑袋!

    爱德华一惊,但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躲闪了,只能用左手努力护住他的头部。

    想象中的剧痛没有传来,那只鬼爪直接穿过了他的头部,居然将他的灵魂从躯体中直接抓了出来。

    爱德华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只鬼爪抓向了他灵魂的头部,硬生生地将一块灵魂精华从他的灵魂之中直接撕扯了出来!

    饶是爱德华拥有强于常人的灵魂,也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痛苦。灵魂被撕裂的感觉即使是凭他无比坚强的意志,都有点让他意识模糊,直接半跪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原谅我的残忍,爱德华。”愚者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就仿佛被撕裂灵魂的人是她的爱人一般,“但你的固执超乎我的想象,我只能用这种手段来和你进行神圣的第一次。”

    “你的灵魂精华虽然被我撕裂了一块,但对你没有任何害处,反而会在之后的日子里逐渐增强你的灵魂。”愚者幽幽地地道,“或许你的性格会因此而大变,但这对你和我来说,都不是一件坏事。”

    “有了你的灵魂精华,我就可以和你进行灵魂上的结合,只要再和你完成躯体上的结合,我们的孩子就能够出生了。”愚者越说越兴奋,“这是我们奥兹雷姆一族秘传的结合仪式,只有奥兹雷姆一族的高层才知道这个。而你,也将成为我们奥兹雷姆帝国的首席亲王……”

    “我说过……了!没有人能够这样……玩弄我……”爱德华竭力竭力忍住灵魂撕裂的痛苦,双目突然一睁,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将被抓住了灵魂努力吸回体内,然后一个闪现出现在了愚者的身后。

    愚者终于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她完全没有想到,一个人居然能够忍受灵魂撕裂的痛苦,并施放出魔法!

    毫无防备的她惊慌地施放出了法力结界,但仓促之间形成的法力结界并不能挡住爱德华全力一击。

    一股剧痛从愚者的背后传来,十分不雅地向前翻滚的愚者感受到了爱德华的重剑击穿了她的法力结界,在她的背后留下了一条又深又长的伤痕!

    “爱德华李!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愚者有点歇斯底里地大叫着,一个紫炎球就击向了爱德华,将对方直接轰倒在地,并快速地闪向爱德华,拿起权杖就准备给爱德华一点教训。

    但是当她看到即使战败倒地,爱德华的眼中依旧透射着绝不屈服的目光的时候,她的权杖停在了爱德华的面前。

    “我明白了,你是一位真正意志坚强的人。”愚者所有的怒气在这一刻迅速收敛了起来,叹了口苦笑道,“没想到我愚者还有钟爱一个人却得不到他的时候。”

    “不过,我不会放弃的。你的意志终有一天会在我的柔情下化解的。来人,把爱德华先生带下去。”

    愚者说完,脸上露出了疲惫的表情,落寞地走向了索立达西亚的王宫。

    也就在奥兹雷姆的士兵想要将爱德华押解下去的时候,一个传送门突然出现在了爱德华倒下的旁边。

    距离爱德华很远,又有点法力枯竭的愚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个女人的身影从传送门之中走出,抱起爱德华就进入了传送门。

    “你给我等着,恶毒的女人!”随后传送门很快关闭,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那个女人的威胁声。

    “这……”那几个奥兹雷姆士兵面面相觑,而留下来的精灵士兵们则发出了一阵惊喜的呼喊声。

    愚者咬牙切齿地看着传送门消失的地方盯了一会儿,但很快平静了下来。她见过这个叫海莉的女人,据说是爱德华的妻子之一。

    “算了,有了你的灵魂精华,我们的神圣仪式也能顺利完成。”愚者对着手中的爱德华的灵魂精华自言自语道,“不过,我还是不会放弃你的,爱德华李。我艾克维希娅还是第一次将配偶看得比培养后代还要重要的。这虽然有违我们奥兹雷姆的祖训,但我才不管那么多呢!”

    “大人,您背后的伤需要及时处理一下,否则会留下难看的伤疤的。”培莉莎有点担忧地建议道。

    “不,不需要治疗。”愚者露出了温馨的笑容道,“这是我和爱德华爱的见证,我不会让它消失的,我会一直留着这道伤疤,直到我亲爱的爱德华先生回心转意。”

    培莉莎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她所认识的愚者绝对不会说这样恶心而肉麻的情话,培莉莎突然感觉自己有点不了解她的这位女族长了。rw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