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颤抖的手抚摸在了安妮娅的脸上,安妮娅能够感觉到这双手上那熟悉的味道。 .

    安妮娅却不敢抬头看,她害怕看到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对自己的父亲所造成的伤害,也害怕再也看不到父亲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安妮娅……是你吗?”一个苍老而颤抖的声音彻底唤醒了安妮娅的思念之情,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拥抱住了那个熟悉而陌生的精灵,趴在他的肩膀上大声地哭泣着。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还是那么爱哭。”精灵的身体颤抖地更加剧烈了,声音之中带着不可思议,就仿佛他想要证明这不是一场梦境一般。

    “是的,父亲,我回来了。”安妮娅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啜泣道,“我是安妮娅圣橡木,您的女儿。”

    “感谢索立达西亚!感谢您能够将我的女儿送回来!”安妮娅的父亲拥抱着他的女儿,一起半跪了下来,然后将安妮娅扶正,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他的女儿。

    当安妮娅和她的父亲帕尼萨圣橡木对视的时候,安妮娅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竭力遏制住她想要哭的冲动。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满脸憔悴而苍老的精灵。他满脸乱糟糟的胡须,金色的头发乱糟糟地纠缠在一起,显然很久没有梳理过了;一只细长的眼睛之中布满了血丝和泪水之所以说是一只,是因为他另外一只眼睛被一道恐怖的刀疤连同眼珠一起带走,眼眶之中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不仅如此,近在咫尺的安妮娅还能够看到她父亲脸上,那些被浓密的胡须所遮住的伤痕,几乎布满了他整张曾经英俊的脸。

    安妮娅纤细的手指一条条地抚摸着帕尼萨的伤痕,没抚过一条,她的哭声就加重了一些,最后变得泣不成声。

    “别哭了,我的孩子。”帕尼萨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嘶哑,“你能够回来,是对我最好的回报,哪怕现在让我死去,我都无怨了。”

    “你不会死的,父亲。”安妮娅拉着帕尼萨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道,“您的女儿现在过得很好,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还有很多可靠的朋友和姐妹。我这次来,就是要带着您和这里的所有同胞,前往我们未来希望的所在。”

    “我们进去再说吧。”看着他老朋友父女团聚,剑疤也有泪水涌出。

    帕尼萨的长屋老旧而凌乱,期间到处都是布满灰尘的简陋家具,以及随处可见的酒瓶,期间还充斥着一股强烈的酒味。

    但进入这间长屋人都没有说什么,反而帕尼萨自己有点不好意思。

    “我来吧,父亲。”安妮娅抓住了帕尼亚试图打扫了手,主动拿起了扫把在她的印象之中,就连扫把的摆放位置都没有变。

    “安妮娅,你还没有介绍这位小姑娘。”剑疤见帕尼萨很久没和别人说话,有点不知道说是什么好,就主动地问道。

    “我是伊莎贝拉,猎魔者骑士团神圣德鲁伊统帅。”伊莎贝拉也被之前的一幕感染,擦了擦眼睛道,“安妮娅现在是我们猎魔者骑士团的团长夫人,自由都市首席执政官,地位仅次于团长和副团长。”

    “猎魔者骑士团?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剑疤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吃惊地道,“是那个在北方战役之中帮助过奥卡斯雷王国的猎魔者骑士团?”

    “没错。”伊莎贝拉骄傲地点了点头道。

    “也就是说,安妮娅现在是那位人类强者爱德华李的妻子之一?”

    “是的。”伊莎贝拉看了看正在认真打扫的安妮娅道,“我们这次来到这里,一是为了在这里建立据点,二是为了帮助百花林和精灵王国而来。”

    “帮助我们和精灵王国?”剑疤皱起了眉头,疑惑道,“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那个恐怖的深渊帝国还有援军?”

    “你们的消息有点落伍了。”伊莎贝拉撇了撇嘴道,“那已经不是传闻了,深渊帝国中的三大族之一的奥兹雷姆举族从西大陆而来,在奥卡斯雷王国的西海岸和我们猎魔者骑士团对峙之后,向南进发。现在他们的大军已经打到了铁幕王国的剑锋城了。”

    “什么!”剑疤猛地站了起来,吃惊地道,“为什么他们不去进攻奥卡斯雷而是向南?难道……”

    “是的,就是那个难道。”伊莎贝拉道,“奥兹雷姆一族所适应的环境和精灵差不多,所以他们的目标很可能是索立达西亚和百花林!”

    剑疤目瞪口呆,他身为百花林的现任首领,居然连这么一个重要的情报都不知道。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他的老朋友,却发现帕尼萨根本没有在听伊莎贝拉说话,而是一直用柔和的目光看着安妮娅。

    “对方有多少人?”剑疤见此叹了口气,继续问道。

    “数量,远远超过精灵王国、铁幕王国、骑士城邦这三国中的任何两国。”伊莎贝拉道,“而且奥兹雷姆一族身为深渊帝国之中的三大族之一,他们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战争经验,都不是南方人类和精灵可以比拟的,即使有龙鳞山的巨龙出面,这场战争估计也会以失败而告终。”

    剑疤陷入了沉默,皱着眉头在那里思考对策。

    “不用想了,剑疤叔叔。”这时候安妮娅抽空插嘴道,“以目前的局势来看,即使精灵王国能够守住,百花林也不可能存在了。我们明天就会前往精灵王国游说。如果对方答应我们联合南方三国势力最好,如果他们依旧闭关锁国,那么你们只能跟随我们前往自由都市了。”

    “那不可能!我们是不会离开这里的!”剑疤斩钉截铁地道,“长久以来,我们百花林的人们一直都是一回归索立达西亚这个目标而努力,现在大敌当前我们更不可能翻放弃!”

    “别发呆了,木头。”说到这里,剑疤对着帕尼萨轻声呵斥了一句道,“现在你的女儿也回来了,你也是时候重新振作起来了!”

    但帕尼萨给他的回答却是耸了耸肩:“我现在已经不是百花林的首领了,我真的累了,需要好好地和我的女儿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剑疤叔叔,你口中索立达西亚是指世界树还是精灵王国?”安妮娅坐在了帕尼萨的旁边,轻轻地拍着他的手背示意他安心。

    “这有区别吗?”剑疤苦涩道,“我们精灵一族的所有希望都在世界树之上,而拥有世界树的只有精灵王国。”

    “当然有区别,如果您值得是世界树的话,我们自由都市就有。”

    伊莎贝拉的话让剑疤瞪大了眼睛,就连一直看着安妮娅的帕尼萨也露出了惊奇的目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