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莱戈拉斯、海莉和米尔豪斯四位猎魔者穿越团的最强战力出现在了奥国西海岸的风临堡,这座要塞型的城市是奥国西海岸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奥国海军的主要驻扎地。 .

    时值西大陆远征军到来之际,这里的港口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奥国海军的军舰,随处可见的奥国战旗随风飘扬,军舰上的魔导大炮齐齐地对准了还在海平线上的巨大鲸鱼群。

    爱德华三人此时都浮在了空中,爱德华是用他的圣光之翼,背后硕大的触手状光翼迎风张开,散发着柔和的纯白色圣光,看上去十分圣洁。

    海莉似乎是吸取了对抗死亡之翼时无法飞行的教训,利用赚取的成就点换取了【相对定位】的空间法术,脚下具现出一个模糊的魔法阵,直接漂浮在那里。

    莱戈拉斯直接变成一头展翼达两米的雄鹰,而米尔豪斯依旧坐在他的烈焰歼灭者的肩膀上。

    奥国的海军,连带着他们的统帅和将领都羡慕地看着这四位猎魔者骑士团的英雄,真正见识到了骑士团的底蕴。而爱德华四人都脸色凝重,远远地眺望着远处规模庞大的鲸鱼群。

    身为李家猎魔者的后裔,爱德华当然知道一头腔鲸能够装载多少人,当他看到远处密密麻麻的腔鲸群的时候,爱德华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如果这些腔鲸的运载腔之中都是深渊帝国的军队的话,那么这次深渊远征军的军队数量足以颠覆整个东大陆!

    严阵以待的紧张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当这批鲸鱼群慢慢靠近东大陆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奥国海军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远看还不觉得怎么样,一旦这些鲸鱼群靠近,那庞大无比的身躯让整个奥国海军肝胆俱裂。

    腔鲸作为深渊帝国的海上运载工具,起表面覆盖着看上去就很坚韧的龙鳞般的鳞片,凶狠的眼睛和尖锐的牙齿无比显示着它们可不是吃素的。而腔鲸们的叫声犹如嘶哑的婴儿啼哭声,配合它们从顶部喷出来的红色水柱,显得十分诡异。

    这群鲸鱼群的数量足有数十头之多,密密麻麻而又阵列整齐地在一头特别巨大的腔鲸的带领下,停在了西海岸,和奥国海军形成对峙。当腔鲸群停下来的时候,从它们的北部不断付出众多的身穿黑色长袍、额头有短额角的人形生物,手持弓箭或者法杖严阵以待。

    一名身后漂浮着巨大权杖,身披半身披风的女子,也同样带着三名同样特征的男女从腔鲸群中漂浮而上,和爱德华四人漂浮在了同一空域。

    “是深渊奥兹雷姆一族的大军!”爱德华吃惊地道,“这场战斗有点棘手了。”

    “很厉害?”莱戈拉斯也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压力,轻声问道。

    “深渊奥兹雷姆一族虽然是母系种族,但他们却是深渊帝国四大族之一。”爱德华看着那位半神,脸色凝重地道,“他们一族的高阶战斗基本都是女性,男性只能作为低阶的杂兵。我在家乡的那一段战争岁月里,也很少见过他们,印象之中只有遇到大战的时候他们才会出现。”

    “奥兹雷姆在深渊语当中就是‘女魔神’的意思,他们一族中的所有女性基本不会和同族的男性婚配,而是寻找其他种族的强大男****德华沉思着道,“一个奥兹雷姆往往会和很多强大男性发生关系,并以生下强壮后代为荣耀。让人奇怪的是,他们的女性所生下的孩子,特征往往就是奥兹雷姆的特征。”

    “不愧是爱德华李,李家猎魔者最后的后裔,真够了解我们深渊帝国的。”这时,那名气势强大的女性说话了,爱德华等人都没有想到距离这么远她也能听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艾克维希娅紫炎奥兹雷姆,你可以叫我艾克或者紫炎,也可以叫我的绰号,愚者!”

    “你就是愚者!”爱德华心中一惊,但表面却不动声色,“你们深渊帝国祸害西大陆还不够,现在终于将侵略的目光瞄向了东大陆。”

    “不不不不!爱德华。”愚者轻笑着,并十分亲昵地道,“深渊帝国是深渊帝国,我们奥兹雷姆是奥兹雷姆,不要将我们奥兹雷姆这个高贵的种族和深渊中的那些魔兽相提并论,这样会让我很伤心。”

    “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脱离了深渊帝国?”爱德华皱眉道,“虽然我并没有听说过你们奥兹雷姆一族有吃人的例子,但你们依旧属于深渊帝国的魔兽。”

    “看起来你对我们的成见十分深啊,亲爱的爱德华。”愚者对爱德华的话并不在意,“也不能说是脱离,只能说是迁徙吧。深渊帝国的地下世界虽然十分庞大,但人口也是众多,我们奥兹雷姆不屑于和那些恶心的魔兽一起生活,所以我才借着这个机会,向东大陆迁徙。”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爱德华嗤笑道。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事实就是如此。”愚者的美目一直打量着爱德华,然后十分满意地微微点头,“不错,你是一个十分理想的配偶,我会将我最神圣的第一次结合用在你的身上。”

    “简直可笑。”爱德华还没说话,海莉就忍不住呵斥道,“你这个女人虽然是人形,但谁知道你是有什么恶心的魔兽变得?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还妄图……”

    “大胆!”一声断喝从愚者的身后传来,站在愚者身后的其中一位奥兹雷姆一摆手,就对着海莉传出了一道紫色的火球。

    这枚火球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来到了海莉的身前。

    海莉不屑地翘了翘嘴角,对着火球一张手,这枚带着噬人气息的火球就直接消失了,就仿佛被海莉捏在了手中一般。

    “哦?有意思,居然是空间法术,看来这次的迁徙之战会很有趣。”愚者看了一眼海莉,以及她手中的魔法阵,不以为意地笑道。

    “哼!”海莉重哼了一声,再次一张手,那枚火球再次出现,但飞行的方向变成了其中一头腔鲸的位置。

    “这次我们只是来见一下面,看看你这位半神,我未来的配偶的。”愚者轻描淡写地一挥手,那枚几乎要击中腔鲸的紫色火球就乖乖地停住,飞了回来,被愚者把玩在手指之间,“我的族人们可不是深渊帝国那些魔兽炮灰,每一个都是无比珍贵的,我可不想他们在我们的见面会上死伤。”

    “迁徙就意味着伤亡,为了让我们之间的战争控制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亲爱的爱德华,我们是不是约定一下?”愚者看着爱德华道。

    “你想说什么?”爱德华皱眉道。

    “关于战争的事情,就让你和我的手下们去办,我和你的约定就是我们两位半神不能对双方的士兵和将领出手。”愚者突然提出了一个让爱德华十分费解的建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