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格瑞玛中部的建筑,是兽人乃至整个部落的议事厅,以兽人英雄格罗姆地狱咆哮的名字取名为格罗玛什堡垒。 ?? ?? ? ?.ranen`

    在堡垒的门前,放着格罗姆曾经穿过的盔甲,以及深渊领主玛诺洛斯的颅骨。狰狞的恶魔颅骨提醒着每一个经过这里的兽人他们所经的痛苦,而格罗姆的盔甲则象征着的兽人的顽强和勇气。

    爱德华在格罗玛什堡垒的门前看了一会儿,微微地对着格罗姆的盔甲行了一个礼虽然对方曾经是他的敌人,但他的勇气和功绩是不能被否认的。

    随后,爱德华带着安度因,走进了格罗玛什堡垒。

    似乎是因为听说了爱德华来到了奥格瑞玛,堡垒中聚集了很多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坐在中间的主位上,两旁分别坐着众多的兽人和巨魔。

    他们呈一个半圆形将进入这里的爱德华和安度因包围了起来,一般人一进入这里就会被这种阵势吓到。

    加尔鲁什成功了,但他只吓到了安度因。这位从未见过这么多兽人的暴风城王子打了一个趔趄,如果不是爱德华及时将他扶住,说不定会摔倒在地。

    “看看是谁来了。”加尔鲁什四仰八叉地坐在宽大的酋长座位上,巨大的右手握成拳撑着他恐怖的头颅,用一种不屑而懒洋洋的态度说道,“我们的救世主,圣骑士先驱,爱管闲事的猎魔者骑士团团长爱德华李!”

    “你孤身一人带奥格瑞玛做什么?送死吗?”加尔鲁什嘲笑道,“哦,不,你不是孤身一个人来的,还有一位被吓坏的小鬼。”

    “如果你父亲回还活着的话。”爱德华毫不畏惧地看着加尔鲁什,反驳道,“看到你这样样子,他一定会很失望的。”

    “你说什么!”爱德华一句话就精准地命中了加尔鲁什的薄弱点,让他大怒地站了起来。

    “不是吗?如果是你父亲的话,他绝不会对一位领袖这么说话。”爱德华嗤笑道,“即使对方是敌人,他也会表现出足够的尊重,而不是用嘲笑来侮辱对方。这就是你们部落的北伐英雄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吗?”

    “我是不是部落的北伐英雄,你没有资格定论!”加尔鲁什咆哮道,“而且,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你同样没有资格评判。”

    身为战歌氏族的酋长,加尔鲁什的咆哮声中带着一股力量,让整个堡垒大厅中回响起了他愤怒的声音。

    站在爱德华身边的安顿因被这股无形的力量所惊颤,但却还是咬着牙坚持,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害怕。

    “声音倒是挺大的。”爱德华仿佛丝毫没有收到影响,平静地道,“但你的咆哮只是为了掩盖你内心的恐慌和怯弱。”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你在和凯恩血蹄的玛克戈拉决斗中,使用了卑劣的手段,致使一名出色的部落勇士惨死在你的手中,你不因为为此而感到羞愧吗?”

    “我早就说过了!那个时候,我并不知情!”和凯恩的决斗似乎成了加尔鲁什心中永远的创伤,爱德华一说起这件事,对方的愤怒再次提升,“那是他们牛头人的恐怖图腾氏族族长干得好事!她玷污了神圣的玛克戈拉,而我也是受害者!”

    “还有,爱德华李,请你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不是我们部落的成员,你没有资格管这件事!”

    “我确实不是部落的成员,但你可不要忘记了,我和我的猎魔者骑士团给予你们部落的帮助。”爱德华道,“另外,你既然是受害者,同时也是部落的代理大酋长,为什么不去帮助此时受到血腥屠戮的雷霆崖?”

    “爱德华李!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质问我?”加尔鲁什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他采用了更加激烈的方式来表明自己对爱德华以及猎魔者骑士团的厌恶,“你凭什么质问我?你凭什么干涉我们部落以及雷霆崖的内部事务?我需要向你解释吗?”

    “来人!给我把这个擅闯格罗玛什堡垒的人类抓起来!”加尔鲁什命令道,“我倒要看看,等你被捆缚住双手双脚的时候,你还会不会这么趾高气扬地干涉别国的内政!”

    随着他的命令,跪坐在四周的几名兽人将领立刻站起来,同时对爱德华抽出了武器。

    “住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一名坐在加尔鲁什身边的巨魔站了起来大声道,“你想让部落和猎魔者骑士团的友好关系破裂吗?”

    “闭嘴!沃金,现在我是代理酋长,而不是你!”加尔鲁什此时正在愤怒的顶点,根本不听这位巨魔的劝告,一挥手示意卫兵将爱德华抓住。

    “该死!你让我忍无可忍!”沃金大吼道,“如果你再一意孤行,胡乱树敌,那么我将率领我的暗矛巨魔脱离部落!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凯恩!”

    “你是在威胁我?沃金。”加尔鲁什向沃金投去了危险的目光。

    然而正在这时,被六名魁梧的兽人将领围在中间的爱德华突然大喝一声,一拳攻向了正前方的一名兽人将领。那名兽人惊讶中用巨斧挡住了爱德华拳头,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得直接飞了出去,轰地一声撞在堡垒的墙壁上。

    紧接着,爱德华的身影急速连闪,用目不暇接的速度和力量连续将其余五名兽人全部打飞出去。

    那留名强壮的兽人勇士此时都口吐白沫,被攻击的部位盔甲碎裂,那位用巨斧抵挡爱德华拳头攻击的兽人,手中的巨斧也碎成了片状!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不要逼我向你发出生死斗。”爱德华眯着眼睛道,“如果你成为我的对手,遭受的打击绝对不会像你手下的勇士那么轻微。”

    愤怒的加尔鲁什经过这一幕,瞬间冷静了下来。他想起了三年前在外域所遭到的耻辱,寻理者海莉只是眼前这位的手下,却依然能够将他击败!

    “好了,代理酋长,你现在确实需要冷静。”一名老兽人站了起来,命令手下将这些昏死的兽人勇士拖下去治疗,“爱德华和猎魔者骑士团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盟友,这是大酋长萨尔在地狱火堡垒亲自和爱德华先生定下的,你无权更改,至少现在不行。”

    “伊崔格,你……”

    “先听我说,加尔鲁什。”伊崔格看上去十分老,但身躯依旧强壮高大,他看向爱德华的目光中充满了欣赏,同时也似乎有战意在蒸腾,“萨尔为什么会离开奥格瑞玛,将代理酋长的位置交给你?就是因为你的名声和功绩,而你却用鲁莽和愚蠢回报了他的信任。”

    “如果你再这么下去,那么我这个顾问会采取和沃金族长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你,你认为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能稳坐代理酋长这个位置吗?”

    “你们……你们两个懦夫!”加尔鲁什不甘地怒吼了一声。

    “加尔鲁什,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靠武力就能够解决的,更何况我们兽人的武力还达不到俯视其他种族的地步。”伊崔格平静地看了加尔鲁什一眼道,“现在,爱德华先生,你能告诉我你此行的目的了吗?”[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