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士兵带进来的是,是一名年轻的牛头人。 更新最快他身材高大魁梧,身上披挂着盔甲和羽饰。他看上去风尘仆仆,脸上却挂着悲伤和愤怒。

    “感谢大地母亲!我看到了什么!你是爱德华李!猎魔者骑士团的团长,圣骑士先驱!”

    这位牛头人在进入宴会厅后,目光扫过了吉安娜和安度因,就停留在了爱德华的身上,并兴奋地叫了起来。

    “我就是,你是……”爱德华友好地示意牛头人坐下,但塞拉摩的椅子显然并不适合牛头人。

    “我是贝恩血蹄!”那名牛头人也并不介意,兴奋地道,“我来这里果然是明智的,如果有您在的话,雷霆崖就有救了。”

    “贝恩血蹄?牛头人酋长凯恩之子?”吉安娜担忧地道,她预感到又有大事发生了,“雷霆崖怎么了?”

    贝恩正想将事情出说来,但很快注意到了在场的第三位人类,谨慎地看了一眼。

    “这位是安度因乌瑞恩,我的弟子。”爱德华主动介绍道。

    “他父亲不喜欢部落!”贝恩皱眉道。

    “我们都不是我们的父亲。”安度因道,“而且现在,我是以爱德华老师的弟子的身份在参与这件事的。”

    “我无意冒犯。”贝恩道,“但我前来与你相见已经冒了极大的危险,吉安娜女士。现在还要在暴风城王储面前吐露真情?恐怕你这个要求太过分了。”

    “在安度因成为一名真正的圣骑士之前,他并不会回去暴风城。”爱德华道,“我可以保证接下来的事情不会被联盟所知道,当然,如果你认为我也是站在联盟这一方的话,你可以不说。”

    “抱歉,如果由您保证,我就放心了。”贝恩显然对猎魔者骑士团和爱德华拥有极大的信任,甚至超过了吉安娜。

    牛头人贝恩直接坐在了地板上,吉安娜为他送上了面包和水,但牛头人看上很配备却没有任何胃口。

    “现在,我将为三位述说在过去的一天中,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贝恩低着头,鼻孔中冒出了大量的气,“我父亲死了。”

    “你说什么?凯恩血蹄死了?”爱德华看了看吉安娜和安度因,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是的,我父亲死了,死在了卑鄙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决斗之中。”

    “为什么说是卑鄙的?”爱德华扬了杨眉毛道,“据我所知,部落的决斗玛克戈拉在第一次战争之后就已经改进,规定不能出现死亡的现象。”

    “是的,但我父亲和加尔鲁什在决斗之前就已经说明了,采用原始的玛克戈拉来处理两人之间的纠纷。”

    “牛头人和兽人时间有什么纠纷?而且萨尔也绝不会同意这样的决斗方式。”吉安娜皱眉道。

    “萨尔走了,他预感到了元素的狂暴,离开了奥格瑞姆去寻找解决的方法,他原本想要将代理酋长的位置传给萨鲁法尔大王或者是他的儿子,但萨鲁法尔大王远在诺森德,而他的儿子现在是被遗忘……待复生者,兽人们认为部落大酋长的位置,必须是兽人,所以加尔鲁什那个蠢货得到了这个位置。”

    爱德华三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部落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对于加尔鲁什,爱德华十分了解这个兽人这是一个对暴力和战争无限渴望的家伙,由这样的人领导部落,绝对不会是好事。

    “他们为什么会发生纠纷?”爱德华问道,“你们牛头人和兽人不是坚定的盟友吗?”

    “事情的起因吉安娜女士应该明白。”本恩道。

    “在前不久,一队联盟的暗夜精灵在灰谷遭到了袭击,并全部被杀死。”吉安娜脸色发白道,“现场极为残忍,暗夜精灵死后的尸体冥想被亵渎过,并在一张人皮上刻下了部落的徽记。关于这件事,我同时和瓦里安和萨尔沟通过,但是萨尔出于一些原因,只做了公开的道歉,却拒绝交出凶手事实上,凶手是谁没有明显的证据。”

    “不仅如此!”贝恩接着道,“就在前两天,哈谬尔符文图腾为了和平解决部落和联盟的争端,邀请了塞纳里奥议会的德鲁伊在灰谷聚会协商,但却受到了袭击!德鲁伊们全灭,哈谬尔先生差点死在了那里,但他最后还是活了下来,他告诉我们,袭击他们的是一队兽人。”

    “哈谬尔符文图腾?”爱德华沉思道,他见过这位德鲁伊,对方还是莱戈拉斯的恩师,绝对不可能编造这样的谎言。

    “为了这件事,我的父亲愤怒地前往奥格瑞姆质问加尔鲁什,但对方坚决否认这件事!”贝恩的愤怒的地道,“大地母亲见证,除了这个一心想要挑起战争的蠢货之外,还有哪个兽人有这权利做到这件事?”

    “于是,你的父亲和他发生了争执,并在决斗中战败了?”安度因猜测道。

    “注意你的用词!暴风城的王储!”本恩等着安度因道,“我的父亲是久经战场的勇士,加尔鲁什怎么可能在绝对中战胜他!”

    “抱歉,我只是……”安度因的道歉让贝恩的脸色好了许多,但还是愤愤不平。

    “让我认为他无耻和卑劣的是,加尔鲁什那个小人竟然在武器上涂上了剧毒!我的父亲仅仅被他划伤,就陷入了无力中,最后被他杀死!”

    “在武器上涂毒?”爱德华惊讶道,“难道加尔鲁什不怕别的兽人耻笑吗?兽人应该对玛克戈拉十分看重,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这么做。”

    “是的,在玛克戈拉决斗之前,会由双方的萨满涂上圣油,但是加尔鲁什或许本人并不知道,为他的武器血吼涂油的,是恐怖图腾的族长玛加萨恐怖图腾。”

    “而现在,这个该死的"biao zi"率领着她的部队占领了雷霆崖!”贝恩的怒气此时升到了,“她趁着夜色,将他们还在沉睡当中的同伴闷死或者刺死,让雷霆崖这个神圣地方染上了血色!”

    宴会厅当中立刻陷入了沉默,只有小牛粗重的喘气声。

    “我明白了,这件事我帮你的。”爱德华站了起来,拍了拍贝恩的肩膀道,“你父亲是什么时候死的?”

    “三天前,将父亲的遗体运送回雷霆崖花了我们三天的时间。”贝恩不明白爱德华怎么会这么问。

    “吉安娜,麻烦你带着我的徽记去联系驻扎在这里的猎魔者骑士团,命令他们跟贝恩一起向雷霆崖出发。”见吉安娜点头出去之后,爱德华才看向了振奋的贝恩道,“你的父亲对部落充满了眷恋,他一定不甘心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加尔鲁什的手下,如果时间赶得上的话,他的灵魂肯定还滞留在奥格瑞姆,我现在要抓紧时间前往那里,摄取你父亲的灵魂之后,赶回雷霆崖将他放入他的尸体中。”

    “贝恩,你的父亲还有机会复活。”

    rw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逆天龙神  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