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个要求有多可笑!”玛里苟斯似乎被气笑了,他蔑视着爱德华道,“整个世界,因为魔法被滥用而处在了毁灭的边缘,无尽的灾难从天而降,就是因为这个世界拥有太多的魔法能量,吸引了燃烧军团。 .我,玛里苟斯,魔法的守护者,现在正在竭尽全力将魔法力量回收,而你却要我耗费精华注入你的武器之中?”

    “魔法被滥用是事实。”爱德华毫不退缩地直视着处在暴怒边缘的玛丽苟萨道,“但是身为魔法的守护者,您必须直视灾难和毁灭,而不是用这种极端的手法来遏制魔法的使用。”

    “一种力量被掌握在大多数人手中,总比掌握在一个人手中来得安稳,不是吗?”

    “住口!你这是在质疑我魔法守护者的职责!”玛里苟斯怒不可遏地道,“你认为所有的魔法掌握在我的手中,同样会引来灾难?”

    “当然。”爱德华直言不讳地道,“想想以前的您,再看看现在的织法者。凡是有点眼光的人都能够看出来,你已经处在了疯狂的边缘!让这样一位魔法守护者来掌管整个世界的魔法力量,谁会安心?”

    “你!”玛里苟斯被一股巨大的愤怒所笼罩,庞大的身躯撞开了试图拦住他的辛达苟萨,直接来到了爱德华面前。

    爱德华没有移动,目光坚定地看着织法者,他甚至能够感觉到空气被吸入这头蓝龙的口中所引起的巨大风声。

    “很好!人类,你是第一个敢在我的面前质疑我的凡人!”玛里苟斯的硕大的龙目距离爱德华只有几米远,“作为冒犯我的代价,你可以选择一个死法!”

    “看看吧,这就是现在的织法者。”爱德华用不屑目光回视着玛里苟斯,“您就是这样对待一位拯救了你妻子的恩人?您难道连作为智慧生物最起码的知恩图报的美德都没有了吗?我想问您,您这样和野兽有什么区别?”

    “玛里苟斯,我的挚爱,冷静下来吧。”辛达苟萨趁着玛里苟斯一愣神中,连忙开口劝道,“我所认识的玛里苟斯,是一位开朗而正直的王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暴躁易怒。我们蓝龙一族的灾难已经过去,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

    玛里苟斯没有继续发怒,而是沉默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和爱德华的那双眼睛直视的时候,他那满是暴戾的心中会有一股清流抚过,让他的思维不由自主地导向美好的一面。同时,他思念已久,却在今天意外再次相会的辛达苟萨的谏言也起了作用,让他不自禁地想起了远古时期的生活。

    那个时代,虽然到处都是战争,但是他和辛达苟萨以及数量巨大的蓝龙一族却过得十分满足,只因为他的心中有爱。

    “父亲,不要放过这个胆敢冒犯你的……”亚雷戈斯眼见玛里苟斯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立刻开口道。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只巨大的龙爪拍在了他的头上,将他拍倒在地,眼冒金星。

    “你给我闭嘴!你的事情我稍后再质问你!”玛里苟斯随手一爪就将他的爱子拍倒,随后看向了卡雷苟斯。

    “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我最得力的手下,卡雷苟斯。”

    “是的。”卡雷苟斯也认真地道,“您的做法会引发可怕的灾难,您忘记了泰坦赋予您的职责了吗您不仅仅是魔法的守护者巨龙,而且还是艾泽拉斯的守护巨龙。而看看你现在所做的吧,你居然和凡人为敌,而不是以守护巨龙的身份!”

    “这难道不是有违泰坦们的初衷吗?”

    玛里苟斯再次陷入了沉默。他看了一眼爱德华,迈动着脚步踱回到了辛达苟萨的身边。

    “你们先退下!”玛里苟斯对着四周包围过来的蓝龙命令道,“先把亚雷戈斯带下去,好好地看住了!”

    “父亲……”亚雷戈斯还想说什么,却被玛里苟斯严厉的目光制止,不甘心地被一群蓝龙勇士带离了这里。

    “爱德华李,你对我使用了法术?”沉默了良久之后,玛里苟斯目光平静地看着爱德华道。

    “没错,这是一种让人冷静下来,驱散负面情绪的法术。”爱德华也没有隐瞒,举起闪动着圣光的左手道。

    “你很坦诚,也很勇敢。”玛里苟斯道,“同时,也让我很不舒服。你是第一个在我面前使用法术,但却没有立刻被我察觉的。”

    “谏言一般都是让人不舒服的,织法者。”爱德华道,“您能够在被我讽刺之后,将谏言听进去,就说明您还没有堕落到彻底疯狂的地步。”

    “也就是说我还有救?”玛里苟斯巨大的龙嘴嘴角抖了抖,落寞地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一直生活在孤独和悲伤之中,这种情况造成了我现在暴躁的性情,看到一点不符合心意的事情就会激怒我。”

    “肯瑞托议会的那帮混蛋就是罪魁祸首。”

    “放松,亲爱的。”辛达苟萨眼见玛里苟斯的怒气有再次上涌的迹象,连忙用她的龙颈触碰道。

    这次,玛里苟斯没有回避,而是用他的龙颈激烈地回应了起来,眨眼之间,两条庞大蓝龙的龙颈相互交缠在一起。

    爱德华看不懂龙族的这种习性,但卡雷苟斯和了解龙族的安薇娜却不好意思地避开了他们的目光。

    两条蓝龙纠缠了一会儿之后,辛达苟萨的目光有些躲闪,而玛里苟斯却露出了笑容。

    “爱德华李,介于你将我的爱妻复活并完整地带了回来,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同时,我还可以让你深切地体会魔法的真谛。”玛里苟斯的话让爱德华喜出望外,但随后的一句话却让他陷入了沉思,“但是,你必须留在这里,直到我内心的狂暴情绪得到彻底的治愈。另外,除了我之外,你还需要治愈我的孩子亚雷戈斯。”

    爱德华犹豫,是因为他来到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留在这里替玛里苟斯治愈这种心理疾病这种疾病不是圣光能够治愈的,这需要长时间的情感滋养。

    “织法者,我可以答应你解决亚雷戈斯的问题。”爱德华思考了片刻道,“但是有一个人比我更适合治愈您,她就站在你的身边。”

    辛达苟萨和玛里苟斯相视了一眼,都感觉有点意外。

    “我?”辛达苟萨惊讶道。

    “是的,就是您。”爱德华笑道,“您被黑暗圣光所复活,就意味着您的信念之心足以产生这种圣光。虽然这种圣光之中带着黑暗这个词,但也属于圣光的一种,只是来源不同而已。”

    “但是我根本不懂怎么运用这种能力。”辛达苟萨道。

    “没关系,黑暗圣光的运用并不困难,尤其是当您想要救赎的对象是您的爱人的时候。”爱德华笑道,“我会派遣一名黑锋骑士团的将领,亲自教导您怎么运用这种圣光。”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