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在海量天灾军团中信手挥舞着龙王星耀的身姿折服了所有人。 .有了这位圣骑士先去为他们开路,北伐军进攻冰冠堡垒的部队士气大涨,一时之间“为了联盟!”、“为了部落!”等等口号此起彼伏,跟随着自己部队的首领向着堡垒深处前进。

    一道有别于猎魔者的圣光的金黄色圣光切入了爱德华的战斗,提里奥率先赶了上来,对爱德华报以自信一笑。

    “没想到几年不见,爱德华先生的圣光之力进阶到了这么强大的地步。”提里奥对爱德华纯白色的圣光很感兴趣,但他深知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只是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泰兰会没事的。”爱德华一个横斩,一道巨大的剑气将他面前扎堆的天灾军团全部拦腰截断。趋势凶猛的圣光剑气在他的前方留下了他一段血路之后,还不停歇,将前方的大门也砍成了两半!

    “我相信泰兰能够坚持到我们去救他!”提里奥吃惊地看着爱德华凶猛的一击,心中大喜道,“他拥有坚韧的信念,绝不会被区区的折磨所击溃!”

    “这就是圣骑士先驱的力量!”瓦里安怔怔地看着在天灾大军中依旧悠闲自若的爱德华,有点苦涩的对身边的伯瓦尔道,“伯瓦尔,如果我没有失踪,而是加入了猎魔者骑士团学习圣光之道,我是不是会变得和爱德华一样强大?”

    伯瓦尔愣了一下,却没有直面回答他的国王的问题:“陛下,教官说的没错,力量只是手段,而信念才是最重要的。您现在是暴风城的主人,您的力量体现在领导人民上,而不是角斗场上。”

    瓦里安思索了一番,目光坚定地道:“没错,是时候该努力融合我那两个背道而驰的性格了。你会帮我的,对吗?伯瓦尔公爵。”

    “当然,我的陛下,我很荣幸为您效劳。”伯瓦尔也笑了起来。

    队伍突进到一个圆形大厅的时候,碰到了第一个精锐守卫。

    是的,对突入到堡垒内部的众多英系们来说,玛洛加尔领主只能算是一个精锐守卫。在很多人的眼里,体型庞大、手持巨斧、浑身上下有众多骨头组成的玛洛加尔领主有着众多显眼的弱点,即使强大的冰霜之力围绕在他的身边,也同样不能阻挡北伐军的脚步。

    对这样的怪物,爱德华没有兴趣出手,他一剑猛劈在了玛洛加尔领主的巨斧上,居然的力量让它接连后飘动了好几步,才堪堪止住退势。

    等这个怪物想要再次上前的时候,极度渴望在这能够载入史册的时刻宣示自己勇武的加尔鲁什挡在了它的面前,怒吼了一声“lok-tarogar!”就勇猛无畏地冲向了他的敌人。

    “我记得那个兽人叫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爱德华和提里奥等人继续前进,从怪物身后的阶梯绕了上去,海莉看了一眼那个鲁莽的兽人,略有兴趣地道。

    “是的,就是他。”卡伦笑道,“就是那个败在你手中过的兽人。据说自从他被你击败,并被萨尔剥夺了库卡隆卫队的队长之后,这个兽人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发了疯一般地锻炼自己,更是自告奋勇地以普通士兵的身份参加了奥格瑞姆的北伐军。”

    “不得不说,格罗姆有一个和他同样勇猛而坚毅的儿子,加尔鲁什靠着无数战功,再次回到了指挥官的位置。”一直都保持着沉默,很少说话的萨鲁法尔大王道,“在我们兽人的年轻一辈当中,也就是只有我的儿子能够和他媲美,只可惜……”

    “不要难过,我的朋友。”爱德华安慰道,“小萨鲁法尔的死并不能成为你消沉的理由,如果你允许的话,我会让他成为待复生者继续宣扬萨鲁法尔家族的荣耀。”

    听到爱德华的话,萨鲁法尔浑浊的双目亮了起来,但他没有立刻回答,陷入了沉思。

    “我也赞成。”提里奥出人意料地道,“我见过很多待复生者,甚至我自己的儿子也同样是待复生者。不得不说,他们和那些叛出幽暗城的被遗忘者并不是同一类人。我们可以这么跟您说,萨鲁法尔大王,待复生者人如其名,是一群由强大的信念之力支撑着,等待完全复生的人。对此,希尔瓦纳斯女士最有发言权。”

    “我可以保证,待复生者的身份不会辱没你们兽人的荣耀。”希尔瓦纳斯的手中汇聚起了一道银灰色的光华道,“看看吧,这就是黑暗圣光,是我们这些曾经的被遗忘者现在的力量源泉,你能从中感觉到邪恶吗?督军阁下。”

    萨鲁法尔大王看着希尔瓦纳斯手中的暗光球,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豪爽的兽人居然还开起了女妖之王的玩笑:“如果希尔瓦纳斯女士能够和卡伦先生用一些恋人之间的举动证明给我看的话,我就会相信。”

    希尔瓦纳斯当然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卡伦做那些亲密的举动,回了兽人一句“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就不理睬已经解开了心结的老兽人。

    反而是爱德华哈哈大笑了起来,连带着其他人也露出了微笑。

    “给我严肃点!爱德华!”提里奥捂住了脸,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我们正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我们肩负着沉重的担子,你们怎么能……”

    “放松点,大领主。”海莉笑道,“诸位或许还不清楚我们猎魔者骑士团沉寂已久的力量,今天你们会看到的。”

    “好了,穆拉丁和破天号正在堡垒上层等着我们。”爱德华收回了笑容道,“我们加快脚步吧,我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邪恶力量蛊惑了阿尔萨斯这位曾经正义感十足的王子。”

    “我也很想看看。”吉安娜轻声地说道,“他原本……”

    说到一半,似乎有点振作起来的塞拉摩女王就不再想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同样的话她在梦中重复了无数遍,直至在堡垒门口阿尔萨斯拿她的感情作为嘲讽敌人的内容为止。

    爱德华等人也沉默了下来,加快了脚步,继续向着堡垒上层前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