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芭卡拉有点不悦地道。她接待了这么多的贵宾,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大德索罗号上直接说出这种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爱德华摸了摸两个小孩的头发,将两人拨拉到了自己的身边道,“从我一到这里开始,我就感觉到了这艘船上不一样的氛围。”

    “除了那些尽情狂欢忘乎所以的游客之外,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和住民都带着假笑。那是一种属于自己的最重要的东西被剥夺,却依旧只能强颜欢笑的假笑。”

    “现在我知道了,在这座全世界最大的都城里,他们似乎失去了自由。”

    “那么现在,接待员小姐,你能告诉我要怎么赢回他们的自由?”

    “您赢回大德索罗号上的所有人员的自由?”芭卡拉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但随后又略带不屑地道,“这可真是一场豪赌,那么请问爱德华先生,您有什么资本和我们对赌呢?”

    “用原海军大将五年的使用权作为资本怎么样?”爱德华指了指青雉道,“想想看吧,原海军大将青雉将为你们效命五年,他一个人难道还抵不过你们这艘船上的所有普通工作人员?”

    “喂,圣光爱德华,为什么是我的使用权?怎么不是你自己的?”青雉一愣,却没有发怒,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爱德华道,“即使你要用我的自由来作为赌本,也不能用‘使用权’这个词,我可不是物品。”

    “那叫什么?我自己的自由是第二个赌本,万一输了我还能有翻盘的可能,不是么?”爱德华笑了笑道,“总之,如果你答应成为我的赌本,并在之后和我大战一场,我就答应现在就帮你治疗。”

    “真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物。”青雉站了起来,戴上了他的墨镜道,“不过,我答应你,我很想看看,让你圣光爱德华永远这么自信的,是什么样的能力。”

    芭卡拉震惊地看着这两个世界闻名的人物,完全不能理解在这种时候,他们还有开这种玩笑的兴趣。

    这时,芭卡拉的电话虫再次响了起来,接待员小姐接通之后,电话虫就变成了一副带着星星耳环的样子,狂笑道:“哈哈哈,真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豪赌!我很荣幸能够参与这场赌博,我答应了!”

    “你就是德索罗吧?”爱德华看着电话虫道,“不得不说,你作为一艘奇迹般大船的船长,你约束手下的手法真的很低端。”

    “没想到崛起于顶上决战的圣光爱德华还会干涉其他组织的内政?”电话虫继续笑道,“你们难道不好奇,我是怎么让这些手下乖乖地为我卖命吗?”

    “我想不可能是书面契约这种东西,曾经身为海贼的你不可能在意这些东西。”爱德华不在乎地道,“无非是这些人的把柄在你手中,而这些把柄中最有可能的,是他们的生命。”

    “没错,只要来到这艘船上,所有人的生命都在我的手中。”电话虫露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道,“其中也包括你和这位前海军大将。”

    “啊啦啦,你们能不能总是把我叫成前海军大将?我现在已经不是青雉了,你们可以叫我库赞。”青雉,不,现在应该叫库赞的男人苦笑道,“看起来我们似乎掉进了一个陷阱?”

    “你能告诉我德索罗是怎么控制船上的人吗?”爱德华没有理会电话虫另一端的德索罗,反而蹲下来问那个小男孩道。

    “他……”小男孩压着牙,竭力压制住自己的恐惧道,“德索罗是黄金果实的能力者,凡是吸入过金粉的人他都能被他变成黄金雕像!”

    “原来如此。”爱德华欣赏地拍了拍小男孩的头道,“这就是你的后手?”

    “没错,我期待着这场旷世赌局。”电话虫再次狂笑道,“就在今晚!我们大德索罗号上,乃至全世界的所有人,都将见证这一伟大时刻的到来!你,圣光爱德华,还有原海军大将青雉,将成为我德索罗的奴隶!”

    “芭卡拉,带着他们两个换好礼服,带到我这里来。”

    在一阵得意的笑声中,电话虫被挂断。那口吻,俨然已经将爱德华和库赞当成了他的奴隶一般。

    芭卡拉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在她的理念当中,凡是上了这艘船的人,很少能够全身而退,尤其是被德索罗大人盯上的人物,更是没有任何机会逃脱。

    “请吧,两位,为了配合这次盛宴,你们必须打扮得漂亮一点,这样才能更好地显示这场豪赌的气氛。”

    爱德华和库赞互相看了看,两人的眼神中都不易察觉地透射出一丝不屑。

    “圣光爱德华……”

    “别那么见外,库赞老兄。”爱德华将一叠钞票给了牛排店老板,示意两个小委托者跟上他,“你可以叫我爱德华,我们现在一条绳子上的蚱蜢。”

    “好吧,蚱蜢老弟,你现在是不是要履行你的承诺,替我治疗了。”库赞笑了一声道。

    “没问题。”爱德华抬手就对着库赞释放了一道圣光。

    在这道圣光的笼罩下,库赞左半边严重烧伤的身体和断掉的脚上传来一阵让人难以忍受的瘙痒,他脱下了大衣和t恤,卷起了断脚,用肉眼看着伤口在慢慢地恢复着。

    芭卡拉吃惊地看着,不自觉地捂住了嘴巴。

    “你的伤口没有在受伤的第一时间处理,所以距离完全恢复原状还需要一段时间。”

    “而你的断脚因为有冰冻义肢的冷冻,需要大约一星期的时间才能完全长出来,还需要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适应。恢复的一个月时间内,我需要持续地治疗你。”

    “足够了!我原本并不奢望你能够帮我治疗。”库赞笑道,“毕竟我们曾经是敌人,却没想到会在这里成为战友。”

    “你可不是我的战友,库赞老兄。”爱德华目光炯炯地盯着耸立在大德索罗号中心的高塔道,“你只是我的赌本而已,我希望在这艘船上,你不要出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