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可悲的人。”爱德华擦了一下嘴角流下的血,丝毫没有收敛道,“总有一天,你们会为以前所做的一切感到后悔。”

    “杀戮、残暴、冷血,在对象是无辜者的时候,你们的心中就没有一点怜悯吗?”

    “即使你们的心被长久灌输的思想所蒙蔽,但作为人性最本能存在,它的光辉也无法被彻底掩盖。”

    “每当你们结束一名无辜者的生命时候,你们的信念难道没有一丝的动摇?”

    “如果再这样下去,你们……”

    “卡库,让他闭上嘴!”路奇实在人不可忍,命令道。

    卡库楞了一下,阴着脸点了点头,一个手刀打在了爱德华后脖颈处。

    “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你们将会堕入无尽的杀戮之中,到时候……”头部受到重击的爱德华却没有昏迷,依旧坚持着劝说着,顽强地想要改变这些信奉正义的人士。

    “悔悟吧……”卡库脸色不好看,又一个手刀打在了爱德华后颈。

    “放弃……你们……那……扭曲的……”爱德华咬着牙,目光坚定,断断续续地劝说着。卡库再次一个手刀。

    “扭曲的……正义!”坚持说完了这句话,爱德华的头才耷拉地靠在了座位背上,彻底陷入了昏迷。

    车厢之中再次陷入了沉寂。

    “真是一个顽强的男人。”过了一会儿,卡莉法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闭嘴,卡莉法,我现在不想听到任何声音!”路奇呵斥了一声,连续跳动的眉毛显示出了他并不平静的心态。

    …………

    当爱德华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了一件医疗室当中,一名绘有世界政斧十字徽章的医务人员正在给他检查后颈部的伤口。

    “我这是在哪里?”爱德华看了看戴在手上的海楼石手铐,平静地坐了起来问道。

    “艾尼艾斯司法岛。”卡库从门口走了进来,脸色似乎有点郁闷,“醒了就起来,我们的长官要见你。”

    “我怎么感觉你心中很不爽?”爱德华将双手放在了脑后,站起来摸了摸伤口道,“不爽的应该是我吧?”

    “你最好不要再发牢骚!”卡库做出了一个手刀的动作道,“我吃了一个让我很不满意的恶魔果实,现在心情不好。”

    “哦?能和我说说是什么样的恶魔果实吗?”爱德华跟着卡库走出了医疗室的大门。

    “长颈鹿……”

    …………

    在医疗室门外的阳台上,爱德华见识到了这座世界政斧司法机关的雄伟之处。它的建筑风格或许没有什么华丽之处,但结构和所处的地方却令他惊奇。

    在司法岛的下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坑洞。海水到了这里,就流入了这个坑洞之中,形成了一个环形的瀑布群,看上去十分地壮观。

    艾尼艾斯司法道的主岛部分就建在这个坑洞上方延伸出来的一座岛上,而爱德华和卡库所在的司法塔则在坑洞的北部,两者之间没有任何东西相连接。

    在司法塔的背后,是一座巨大到无以复加的大门,那里就是通往海军本部和海底监狱推进城的大门——正义之门。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爱德华似乎听到了对面的主岛上有一些骚乱。

    “草帽一伙正在进攻这里。”卡库烦躁地道,“这群该死的海贼,为了救同伴居然敢公然向世界政斧的司法岛发动进攻,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爱德华嘴角翘了翘,心中了然:这才符合那位船长的性格。

    在司法塔的顶部,爱德华见到了cp9现任的司令官斯潘达姆——一个带着黑色头套的桀骜男子,同时在场的还有cp9的全体成员,以及被抓的罗宾,还有一个铁鼻子壮汉。、

    卡库带着爱德华到来的时候,这位斯潘达姆似乎正在审讯罗宾。

    “大将青雉给我送来了一个好消息:妮可·罗宾坐着海贼船,驶向了七水之都!”斯潘达姆一脸张狂,得意非凡地道,“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利用屠魔令作战的计划,虽然剧情有点出入,但你们看!你们这两把可以令古代兵器复活的钥匙,不是都乖乖地到这里了!”

    “看看吧!我现在是春风得意!”斯潘达姆张开大嘴,疯狂地大笑了起来,“我手中掌握的力量,已经大到可以随意支配一个大国的地步了!”

    “这就是你们的长官?”爱德华轻声地对卡库道,“这种人不是应该被送往疯人院吗?自大、傲慢、卑鄙和冷血。”

    卡库将头转了过去,显然不愿回答爱德华的这个问题。

    “青雉为什么会给你发动屠魔令的权利?”罗宾丝毫无惧地问道。

    “嗯嗯?”斯潘达姆一下子愣住了,一拳打在了罗宾的脸上,将她击倒在地,“你也配问我?你这个无礼的女人!”

    “恶魔的土地奥哈拉留下的孽种!要不是我发现了你的利用价值,你活得分文不值!”

    “你还不快点感谢我?”

    “而且,今后你每天都要面对求死不能的酷刑!”

    “做好思想准备吧!”

    “折磨你!利用你!最后把你扔到深海里喂鱼,以此来结束你的罪孽!”

    “哇哈哈哈哈!”

    斯潘达姆用尽了各种恶毒语言侮辱着眼前被海楼石手铐禁锢住的女子,脸色扭曲到了极致,就好象罗宾和他有血海深仇一般。

    “我收回刚才说过的话。”爱德华被铐住的双手颤抖着,紧紧地握住了拳头,竭力忍住了想要冲上去暴打这个人渣的冲动,“你们的长官不单单有这些缺点,他是一个能够融合所有贬义词的混合型人渣,我看我还不要和他见面了,我怕我忍不住杀了他。”

    “这是长官的命令,我无法违背。”卡库摇了摇头道。

    “这样的长官你们也认同?”爱德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卡库道,“我们为世界政斧而存在,只要政斧还要斯潘达姆作为我们的司令官,我们就会完美地完成任务。”

    “好吧,你的思想被毒害的太深了,只有被武力劝说过,才有可能改变过来。”爱德华叹了口气,转身就走了回去,坐在了楼梯口道,“告诉你们的那个长官,如果想要谈话,就通过电话虫跟我说。”

    “理由呢?”卡库并没有阻拦爱德华离开。

    “我不想看到他那张欠扁的脸。”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