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是一个晚上,爱德华的名声就在海贼猎人的圈子里鹊起,尤其是在嘉年华镇的海军事务所里,更是无人不知。

    一把无锋的巨大锈剑,一双闪烁着光芒、似乎能够看穿任何迷雾的眼睛,一头披肩的黑发是他的标志。一个晚上,这位被人们冠以“破邪之剑”的海贼猎人就抓获了一个千万级、两个两千万级的海贼,小小地在这个圈子里露了一把脸。虽然在这个晚上,他放跑了“风耳”兰克,但人们并不在意他的这次失败,这位赏金达到三千万却没有多少战斗力的海贼是出了名的难缠,以为新晋的海贼猎人失手也情有可原。

    后半夜,爱德华没有再行动,也没有入住海军事务所的所长为他准备的豪华房间,而是找了一个旅馆住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爱德华背着锈剑,手里提着装有五千万贝利的巨款的箱子走出了旅馆,询问了殷勤的旅馆老板之后在嘉年华街的服装店里购买了几套黑色西装裤和皮鞋,就准备搭乘海上列车再回七水之都。他需要将锈剑的余款给那大块头武器店老板送去,而且还要在七水之都这座有名的造船都市中寻找适合自己出海的海船。

    刚刚走出服装店的门,爱德华就听到了广播中正在播放天气预报:“大家请注意了,这里是圣普鲁特气象局,现在像大家播报阿库阿·拉古纳的警报,重复一遍……”

    “广播里说的是什么?”爱德华拉住了一名行色匆匆的路人问道。

    “啊,你是游客啊,这该死的海啸来得可真不是时候。”那人抱怨道,“现在看起来,化妆嘉年华要暂停了,亏我还特意准备了精致的面具,到时候……”

    “海啸?”爱德华想起了他在海面上乘坐罗德流浪的时候,也遇到过小型的海啸,脸色立刻变了变——能够对一座大岛造成危险的海啸,明显不是他遇到的那种可以比拟的。

    “那海上列车还同行吗?我需要去七水之都办事。”爱德华问道。

    “客人要去七水之都?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那人显得十分热心,侃侃而谈道,“七水之都是受到阿库阿·拉古纳影响最严重的都市,到时候那里就会变成一片汪洋,住在那里的人需要集体逃到……”

    “我问你的是还有没有海上列车的班次!”爱德华哭笑不得地打断道。

    “我想你速度快点的话,应该还有一班次……”

    “你怎么不早说!”爱德华撒腿就跑向了海上列车站。

    “现在的游客真没礼貌……”

    …………

    等爱德华冲到海上列车站的时候,站务员正在播报前往七水之都的最后一班海上列车。爱德华用最快的速度买票上车,他前脚刚上车,海上列车就立刻发动了。

    没多久之后,当爱德华从海上列车中出来,站在七水之都的时候,这里的气氛明显变得十分紧张。列车站里到处布满了警卫人员,所有在这里上下车的乘客都被告知不能够带面具。

    “发生了什么事?”爱德华在接受一名警卫的检查的时候,随口问道。

    “该死的草帽海贼团袭击了艾斯巴古先生!他们试图杀害七水之都的英雄!”那名警卫怒气冲冲地答道,“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他们休想离开这里!”

    “艾斯巴古?你说是七水之都的市长,卡雷拉造船公司的老板?”

    “是艾斯巴古先生!客人!”警卫对爱德华的称呼显然很不满。

    “那他们得逞了吗?”爱德华并不相信草帽一伙会做出这种事情,但还是继续问道。

    “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艾斯巴古先生只是受了重伤而已!”警卫显得有些不耐烦,“现在,一号船坞的船工都守在了公司的总部,那些海贼休闲再行凶。”

    “也就是说,船坞那里已经停工了?”

    “是的是的!你可以走了,别在这里碍事。”

    爱德华沉思着走出了列车站,海啸即将到来的前兆已经非常明显了——风逐渐大了起来,海面上也是波涛汹涌,似乎是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灾难。

    爱德华循着原路,找到了当初他买锈剑的武器店,付给了老板他赊欠的贝利之后,直接来到了卡雷拉公司的总部。

    此时的卡雷拉公司总部已经是人山人海,几乎所有的船工都汇聚到了总部的大门口,手持各种武器,气势汹汹地防卫在这里,有很多人都在不断地叫嚣着让袭击者好看的威胁语。

    爱德华背着锈剑,手提黑色箱子显然被这些义愤填膺的人群认为是袭击者,立刻被包围了起来。

    “别误会,我是一名海贼猎人。”爱德华举起手道,“我来这里原本是想买船的,但是听说船工们都停工了,我只能来你们卡雷拉公司的总部看看。”

    “什么海贼猎人!什么买船!立刻离开这里!”人群有人怒吼道,“我们现在没空理会你的破事。”

    “我可以治疗艾斯巴古先生,让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康复。”爱德华继续劝说道,“我只是想要一艘海船而已。”

    一听到有人能让他们敬爱的艾斯巴古先生康复,这伙人立刻冷静了下来,并交头接耳地议论了起来。

    很快,一名身穿短裙的金发女人走了出来,检查了爱德华的手提箱之后,带着他进入了公司总部。

    “这位爱德华先生,你最好不是海贼派来的,否则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那名金发女子看上去很柔弱,但爱德华却能够感觉到她那纤细的身躯当中隐藏的强大力量。

    爱德华点了点头,心中疑惑却没有表露出来,跟着这位女秘书来到了艾斯巴古的房间门口。

    几名一号船坞的工头正在房间门口,见到秘书佳妮法带着一名陌生人进来,让了开来,收取了爱德华的武器,才让他和秘书进去。

    爱德华瞥了一眼这几名船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那个肩膀上停着一只鸽子的男子给了他十分巨大的压力,那种感觉就好象他第一次见到麦迪文的时候一样。

    “你就是那个声称能够在短时间内让我康复的人?”艾斯巴古坐在船上,脸色有点苍白,眉头紧皱,显然是在忧心当前的局势。

    “是的,短时间内康复。”爱德华回答道。

    “多久?”

    “一顿饭的时间内,您就可以痊愈了。”爱德华笑道,“请脱下您的衣服,将伤口给我看看。”

    艾斯巴古闻言想了一会儿,最终脱下了上衣,露出了五个比较严重的枪伤道:“我需要做什么?”

    “坐好就行了。”爱德华走了过去,坐在了艾斯巴古的身边,张手罩在了伤口处,手上发出了柔和的银光。

    在艾斯巴古和佳妮法震惊的目光中,这位市长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