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敏拉着找了一个精灵首都广场的精致长椅坐了下来,开始详细说起了猎魔者穿越团的详细内容。

    随着赫敏的述说,希里那烟熏眼影中的眼睛越来越亮,到了最后简直就像两颗闪闪发光的星星一般。

    “真是神奇的团队,你是说你们的背后由主神支持?”希里惊叹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神存在吗?”

    “当然,不过希里,我现在是在正式邀请你成为我的随从。”赫敏紧张地道,深怕这位和她同甘共苦过的同伴不接受她的邀请,“虽然说是随从,但我保证会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你。”

    “如果你答应,就戴上这个戒指。”赫敏将一枚随从戒指拿了出来递给希里道,“如果你拒绝,你就会遗忘这一段的记忆。”

    “我当然接受。”希里一把抢过了无限直接,并毫不犹豫地戴在了手指上。很快,无限戒指融入了她的手指中,并在希里的视网膜上弹出了一个菜单。

    “欢迎加入,希里。”赫敏终于放下了紧张心绪,高兴地拥抱了一下希里道,“我们现在可以继续并肩作战了。”

    希里笑了笑,拍了拍赫敏的后背。相对于兴奋的赫敏,她的脸上虽然也很高兴,但还是透露出了一股忧愁。一想到以后就不能时刻见到那位关系她爱她的亲人,希里的心里有一种惆怅。

    …………

    当爱德华看到随从状态列表上多了一个希里的名字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维伦要塞。对此,爱德华只能轻轻一笑,然后再次将头埋入到堆积的报告文件当中。

    已经痊愈的杰洛特悠闲地夹着一个高脚杯靠在墙边,通过里面的红酒看着正在和爱德华汇报最近情报的特莉丝。

    “拉多维德死了?”爱德华看着眼前的一份报道,诧异地道,“据我所知,那位国王陛下的身边拥有众多的保护,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死了?”

    “就在两天前,有人暗杀了他。”特莉丝有点皱眉道,“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凶手经过了激烈地搏杀,用法术贯穿了这位皇帝的胸口。和他一起死亡的还是两名宫廷法师和五名护卫。”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菲利芭和玛格丽塔的杰作。”特莉丝按了按额头道,“或许还有凯拉和其他女巫。”

    “我在事发之后,收买过一个士兵。”杰洛特描述道,“从他的口中,我断定那种场面至少需要五名女巫同时施展法术才能完成。”

    “也就是说,菲利芭和其他女巫并不想加入我们?”爱德华从杰洛特的语气中,听出来了。

    “准确地说,是被我们吞并。”特莉丝无奈地道,“或许对她们来说,想要获得圣光的力量,有点太难了。固执的她放弃了想要直接通过圣光来治愈她眼睛的手段,而是选择了直接用武力来报仇,消除自己心中的仇恨,然后间接地尝试获得圣光。”

    “她们不会成功的,这样做只能越陷越深,最后让女巫集会所再度回到她们遭人唾弃的时代。”爱德华看向了特莉丝道,“那么,特莉丝你,还有叶奈法和芙琳吉拉是什么意思?从女巫集会所分裂出来?还是继续同流合污?”

    “在以前,我们或许会选择后者,但经历了威伦之战后,我肯定会选择前者。”特莉丝笑道,“我想叶奈法和薇歌也会这样选择。她们两个也是这么做的——拉多维德之死,让维诺格瑞一片混乱,没有了拉多维德的束缚,再加上那里的驻军在维伦之战中伤亡惨重,永恒之火教会已经开始明目张胆地攻击我们了。她们两位接受了塔玛拉的邀请,去维诺格瑞帮忙去了。”

    爱德华看了气定神闲的杰洛特一眼,笑着点了点头,再度低头开始处理他的文件起来。

    “你就不担心北方的局势?”杰洛特道,“现在拉多维德死了,北方诸国和瑞达尼亚一片大乱,你就不担心维诺格瑞的骑士团?”

    “你这么悠闲地在这里喝酒,而不是担心你的两位"qing ren",所以我认定那里的局势已经得到了控制。”爱德华一边快速地处理着文件,将一个个带着微弱圣光的签名印在报告上,一边头也不抬地道。

    “好吧,你说的没错。”杰洛特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口全部灌入了口中道,“既然你知道了,找我来干什么?”

    “杰洛特,我想问你,你如果是我,对现在这种局势有什么看法?”爱德华放下了报告,抬起头认真地看着狩魔猎人道。

    “如果我是你?”杰洛特向来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如果我拥有你这样强大的武力,我会直接和恩希尔打好关系,然后让猎魔者骑士团成为尼弗迦德的一部分。”

    “北方诸国没有拉多维德,不可能挡住恩希尔的大军,这一片大陆迟早就会成为尼弗迦德的领土。如果猎魔者骑士图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她的团长讲究必须成为尼弗迦德的高层,否则就会成为第二个永恒之会教会。”

    “而现在由于你的存在,恩希尔还敢对骑士团动手,但这种状况不可能继续持续下去,一旦你离开,这个让我感觉十分好的组织,会立刻消失在大帝的怒火中。”

    “你会离开吗?”杰洛特盯着爱德华道,“猎魔者骑士团的团长,爱德华·李?”

    爱德华和杰洛特对视了很久,一直到特莉丝识趣地离开,爱德华才笑了起来道:“看来白狼先生的观察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你刚才说,猎魔者骑士团让你感觉十分好,为什么不加入呢?”

    “我受不了这种约束。”杰洛特苦笑道,“我是一个狩魔猎人,虽然很想成为猎魔者,但猎魔者的规矩实在让我无法呼吸。”

    “这是必须的,杰洛特。”爱德华站了起来道,“正如你所预料的那样,我很快就会离开。但在离开之前,我必须保证猎魔者骑士团能够健康茁壮地发展下去,而你就是我看好的团长。”

    杰洛特露出了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

    按照道理来说,像爱德华这样的人物,是不太可能成为他杰洛特的朋友的。白狼苦思冥想了很久,思索了他从和爱德华相遇起的所有片段,惊讶地发现对方一直都在给他灌输猎魔者的理论。

    拥有敏锐感官的猎魔者很快就推断出了爱德华的目的——这位突然出现的神秘强者,是在这个世界寻找能够继承他理念的传承者。

    在今天证实了爱德华的目的之后,杰洛特就陷入了艰难地抉择当中:继续如流浪人一般自由而艰苦地生活,还是改变自己接受这个传承和组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