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猎的举动让阿瓦拉克无法释怀,他是艾恩·艾尔精灵的贤者,肩负着那一族精灵的繁衍。所以,当他看到狂猎不顾白霜的威胁大规模入侵的时候,他使用法术将自己传送到了艾恩·艾尔精灵一族摄政王盖尔的宫殿内,质问盖尔为什么会同意艾瑞汀这个疯狂的举动。

    阿瓦拉克的行为无法阻挡狂猎的脚步,如今威伦地区各处都是战火弥漫,无论哪个组织都放下了成见,竭力对抗着入侵的异界军队。

    无论是一直以来,都在反抗猎魔者骑士团的松鼠党,还是威伦西北部的奥森弗特驻军,都亲眼目睹了凶残而不惧死亡的狂猎裹挟着寒霜而来,给他们的土地带来了死亡和灾难。

    这些狂猎士兵毫不畏死,即使好不容易被杀死,他们都会化成鬼魂一般的存在被吸入传送门,然后再次源源不断地从传送门中走出来。在他们中间,有人看到了很多个熟悉的面孔,他们无一不是曾经死亡的名人,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在了狂猎的队伍中。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当中,猎魔者骑士团展现出了远超常人的战斗力。

    人数并不多的骑士团成员们,被化整为零,以两名圣骑士、一名神圣游侠、一名牧师的配置在各处活动,分成了好几个队伍在各地配合当地的抵抗组织对抗狂猎的军队。其中两名圣骑士会勇猛地顶在队伍的最前方,牧师给予了他们强大的辅助和治疗魔法,神圣游侠则会在对方被吸引的时候,潜入后方破坏传送门。

    狂猎的传送门并不稳定,呼啸着寒气的空间传送门会在遭到法术攻击的时候瓦解,被空间自我修复能力所淹没。所以,神圣游侠们往往只需要一枚携带着圣光的箭矢,就能够摧毁传送门。难点只在于怎么样让这个传送门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以及怎么吸引防守传送门的狂猎。

    另外,被白霜覆盖的地区也是一个难点。尽管猎魔者们拥有圣光的加持,但却不能让他们完全地域白霜带来的寒冷,他们只能在寒冷地区活动几个小时,就必须离开该区域,恢复损耗严重的圣光之力。而狂猎士兵则没有这个顾虑,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寒冷,能够行动自如,即使有些被冻成了冰雕死亡,也会很快再度投入战斗。

    狂猎的传送门在威伦地区遍地开花,仅靠猎魔者骑士团那稀少的人数是无法完全防御住的。当战斗持续到当天傍晚的时候,已经有大批的狂猎军队聚集到了十字路口的骑士村和威伦要塞。

    威伦要塞城高水深,没有攻城器具又看起来十分笨重的狂猎根本无法攻破,他们只能在魔法屏障的外部不断攻击,试图击毁这道由五名强大女巫共同修建的抵抗,将传送门直接开到要塞内部。但是,留守要塞的神圣游侠不会给他们机会,带着圣光和火焰的箭矢精准地击杀着一名名狂猎士兵,让他们的人数不断地减少着,而叶奈法和赫敏的联手维持,和不会让要塞的魔法屏障轻易告破。

    十字路口的骑士村更是稳如磐石。高大威武的岩石巨人散发着强烈的、让已经适应了寒冷环境的狂猎厌恶的炽热气息,巨大的拳头和脚丫稍稍一动作就能击杀大片的狂猎,而对方的箭矢、魔法和武器攻击,却无法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而且,骑士村是所有抵抗人员的根据地,猎魔者、狩魔猎人和游击队的成员都会在外面游荡一会儿之后返回这里加持已经消失的烈焰焚世法术。他们当然不会让这批狂猎轻易攻占这里——岩石巨人是他们进入寒冷地带破坏传送门的保障。

    这场战争就在狂猎无法攻占威伦要塞,而猎魔者也无法消除干净传送门的情况下,进行了三天。随着时间的推移,抵抗组织成员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在这三天中,他们付出了重大的伤亡和代价,几乎所有人的身上都挂了彩,如果不是猎魔者骑士团的牧师和女巫集会所的炼金药剂救治,很多人甚至无法坚持下来。然而反观狂猎,他们的军队和传送门虽然也在渐渐地减少,但他们的士气却依旧不减。

    最为恐怖的是,三天的战争让威伦的大部分地区,都犹如冬天一般寒冷。无情的寒风摧毁了被它们覆盖的土地上所有的生物,大量的怪物从它们的聚集地涌出,在生命和栖息地受到危机的情况下,攻击着所有视野内的其他生物。

    即使尼弗迦德和北方诸国的军队在战争的第二天参战,也无济于事。普通的士兵在面对狂猎士兵的时候,毫无反抗之力,再加上双方士气的此消彼长,三天的战斗让两大势力看清楚了异界军队的巨大威胁。

    大陆上胶着的战斗让所有人都忽略了西南面海平面上的战斗。

    原本波涛汹涌的海面此时也结起了厚厚的冰层。一支数量为百人、身穿银白色猎魔者骑士团制式盔甲的部队,在爱德华的带领下,正在和数量远超他们好几倍的狂猎部队战斗。

    这支部队是爱德华用灵魂投影法术,从猎魔者号上投影下来的,控制他们的灵魂来自于引渡自暗黑世界中战死的罗格、野蛮人和人类,他们的首领就是灵魂被净化、此时正站在爱德华身边的血乌——一具被灵魂投影支撑起来的、看上去犹如空壳的盔甲。

    爱德华和血乌已经在这里战斗了整整一天,由于爱德华没有多余的成就点,只能投影百人的部队下来。饶是如此,也抵挡住了由狂猎法师卡兰希尔和狂猎之王艾瑞汀率领的狂猎大军。

    “这种感觉真是让我兴奋。”血乌那带着金属回音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简直无法想象,已经死亡并且堕落的我居然还能为正义而战,并且还是以这种不用担忧死亡的方式,尽情地发泄,虽然这具盔甲之身让我的感官有点不适应。”

    “别感叹了,我们必须尽快杀死那个狂猎之王。”爱德华看了一眼不断搭弓射箭却还有余力闲聊的血乌,一甩龙王星耀就将前方一排狂猎士兵腰斩,“不知道威伦要塞的战况如何了。”

    “我想她应该没问题。”血乌一想起那个善良的,一有空就会前往猎魔者号和他们这些被引渡的灵魂聊天的少女,声音柔和了许多,“不如这样,这里交给我们,你突入进去,直接杀死那个狂猎之王?”

    “灵魂投影和灵魂投影之间,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一天的战斗中,我能够发现一个比较强大的灵魂投影在那个方位。”血乌指着一个方向道。

    “很好,既然发现了他,那么就别想在大军中藏身了!”爱德华盯着这个方向密密麻麻的狂猎士兵,眯了一下眼睛。他身后的天使翅膀突然张开,手持龙王星耀猛然冲了进去。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