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爵沉默了,这个表现已经承认了他说谎的事实。 ()

    这是男爵的家事,爱德华也不好管这么多,他揭穿男爵只是需要确认他的妻女是出走的就可以了。

    “好了,男爵阁下,既然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我会帮你找到她们的下落。”爱德华道,“现在,你是否可以跟我说说赫敏和希里的事情了?”

    “当然。”见爱德华没有追究,男爵再次抬起了头道,“我第一次见到她们的时候,是被住在我城堡里的村民带来的,她们从庞塔尔河干涸的支流下游穿越过来,斩杀了很多森林中的怪兽,并救下了我的一个手下,以及一个迷路的小女孩。”

    “那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他的家人似乎已经被森林里的狼王杀死了,我收留了她,并让她住在这里。”

    爱德华点了点头道:“她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情况怎么样?我是说她们有没有受伤?”

    “没有。”男爵摇头,指着赫敏的画像道,“我对这位小姑娘印象比较深刻。和另一个比起来,这个叫赫敏的小姑娘似乎更有主见,而且她还是一个女巫。根据我手下所说的,这个小姑娘用那种你刚才使用的光,救治好了他们的伤口。”

    “所以当我在城门口看到你,并听说你要找人的时候,就断定了你要找的是她们两个。”

    “很好,那么继续吧,男爵阁下。”爱德华松了一口气,示意男爵继续说下去。

    “没有继续了,爱德华先生。”男爵道,“我们双方的关系还没有好到无条件帮助对方的地步,所以我必须抓紧这个对我有利的情报。如果你想要知道的更多,就必须表现出一些你的诚意来。”

    爱德华叹了口气,提议要查看男爵夫人安娜的房间,并在充满打斗痕迹的楼梯处中找打了一串护身符。

    “一串材料普通的护身符,上面没有法力,这种东西只能用来装饰用,或者防止一些低级鬼魂的骚扰。”爱德华拿着那串护身符道,“男爵阁下,你知道这是谁的吗?”

    “我看到安娜有一段时间带着它。”男爵道,“从手艺上来看,这是巫医的手笔,在大黑树附近,住着一个巫医。”

    “很好,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巫医。”爱德华道,“在我走之前,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男爵皱着眉头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跟爱德华坦白。

    爱德华也无所谓,驾马离开了乌鸦窝,在大黑树附近找到了那个巫医的房子。

    巫医房子的门口,有一群穿着五花八门的人在那里聚集着,爱德华在他们的身上看到了各式各样的装备,断定了这是一群逃兵。

    装备整齐华丽的爱德华的到来,立刻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贪婪的目光盯上了爱德华的盔甲和身后的龙王星耀,并将他围了起来。对于这些逃兵来说,想要在这片土地上生存,金币和装备是他们最渴求的,他们会不择手段地弄到这些东西。

    爱德华没有和这些人废话,直接一人一剑解决了他们,然后推门而入。

    “你终于来了。”巫医是一名男性老者,他身穿绿色的长袍,手中拿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材料道,“但是我没有想到,来的会是一个这么‘明亮’的人。”

    “你知道我要来?”爱德华对这名老者有点兴趣,看了看四周放满各种古怪材料的桌子道,“你是一名炼金术士?我从你的身上看不到任何战斗力,你是靠什么在这里生存的?”

    “年轻人,战斗力可不是保护自己的唯一手段。”巫医笑道,“对我们这样有特殊本领的弱者来说,还有很多方法可以用来自保。”

    “那也是十分不可靠的。”爱德华直言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十字路口旅店南方的猎魔者营地,那里的人会保护你的。”

    巫医笑了起来,道:“我怎么过去?说不定我会在半路上被怪物吃掉。”

    爱德华张开了左手,对着巫医施展了一个圣光标记道:“这团圣光会保护你到达那里,只要你走大路,一般的怪物是不敢接近你的。”

    巫医终于动容,完全没有了之前智珠在握的模样,惊叹道:“多么神圣的光华,难怪您会让我感觉这么明亮。”

    “好了,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有关于血腥男爵的夫人,安娜的事情?”爱德华将那串护身符拿出来问道,“我发现这串护身符能够抵御低级邪灵的骚扰,想必那你是想用这来保护安娜。”

    “是的,没错。”巫医道,“安娜夫人对我有恩,她最近屡屡受到邪灵的侵袭,所以我用刚砍下来的云杉撒上一些山羊血,再加上球果紫堇和松子的香味,制成了这串护身符。”

    “对于您来说,那只是低级的邪灵,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些邪灵可是会让人发疯的。”

    爱德华在穿越之初,也了解过一些炼金知识,在霍格沃茨更是深入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也能算是炼金学的大师了。巫医制作护身符的手段虽然比较初级,但能够利用匮乏的材料达到这种目的,也算是一个十分有天赋的炼金术士。

    接下来,巫医更是利用羊奶以及和动物血,达到了和鬼魂沟通的目的,让爱德华都有点侧目。

    “精湛的技术。”爱德华从鬼魂那里得到了男爵夫人和女儿出走的真相,显得十分愤怒,但还是夸奖了巫医的炼金技术。

    爱德华甚至动用了传送门,将一名罗格传送到了这里,让她保护巫医前往猎魔者营地,并将他的马留了下来,让巫医搬家用,而他自己则直接用传送术回到了乌鸦窝。

    满怀怒气的爱德华传送道乌鸦窝的时候,发现内城区火光冲天,男爵城堡旁的马厩和茅草屋都着火了。

    一名男爵的手下近匆匆地跑了过来,跪在了爱德华面前道:“求求你救救我的弟弟,他被困在了马厩里!”

    爱德华看了一眼懊恼地趴在地上、酒气冲天的男爵,对着火场张开了左手道:“站起来吧,你的弟弟不会有事,但可能会有一点感冒。”

    他的话音刚落,一条水龙直接从爱德华左手的魔法阵中窜出,扑在了火场上兹兹作响。紧接着又有连续不断地水球窜出,瞬间就将火焰熄灭。

    轻而易举的救完了火之后,爱德华不顾千恩万谢的士兵,一把将烂醉如泥的男爵提了起来,直接给了他一拳。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