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希尔狐疑地看着爱德华,同时动了动由于长时间坐着而僵硬的身躯。这位铁血皇帝在年轻的时候也是武力高超的人物,但随着尼弗迦德版图的扩大,他从事战斗的机会越来越少,转而开始处理起似乎永远都处理不完的政务。

    这种状态让他的身体状况每况日下,虽然还没出现什么病痛,但有时候还是会觉得腰酸背痛。

    但凡是位高权重的人,都对健康和寿命看得极重,恩希尔虽然十分怀疑爱德华所说的话,也同样不信任这个陌生人,但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加大,他感受到了身躯的变化。

    “你们先退下!”做了几个伸展动作之后,恩希尔命令守卫退下,同时对那名老侍从道,“带着他去见女术士,我和这个年轻人有点事情要谈。”

    杰洛特看了一眼爱德华,对他和执政者扯上关系似乎有点不满,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就跟着老侍从走了出去。

    “爱德华·李,我看人的眼光极准,但我却看不透你。”等所有人出去之后,恩希尔坐了下来,双手交叉着看着平静的爱德华道,“根据情报显示,你是从遥远的地方来的猎魔者?你到这里想要得到什么?”

    “为了历练,陛下。”爱德华道,“我需要敌人,他们不会是人类,也不会是精灵或者矮人。在我遇到狂猎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我的敌人是那些灾厄使者。正如我的职业一样,猎魔者——猎杀恶魔的人。”

    “真是让人有点不敢相信,你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寻找敌人?”恩希尔的嘴角翘了翘,“难道在你的家乡,就没有和你对抗的敌人了吗?”

    “有,但我有不得不在这里历练的理由,恕我不能告诉您。”

    “很好,那么我暂时相信你这个蹩脚的理由。”恩希尔将双手反了过来,怔怔地看着这双仿佛少了很多皱纹的双手道,“我的身躯告诉我,你没有撒谎。但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话,我就没有了放你离开的理由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权势很高的职位,让你在我的地盘里享受荣华富贵,而你只需要每过几年为我施放这种法术,或者担当我尼弗迦德的法师顾问?”

    “陛下,您认为您能禁锢住我吗?”爱德华反问道。

    恩希尔笑了笑,将桌子上的一个情报卷轴扔给了爱德华。

    “你要找的人,恰好被我的密探看到过。”恩希尔看着爱德华打开卷轴查看,“她似乎和我的女儿希里在一起,并有好几次帮助过希里对抗过狂猎。”

    “不管怎么样,狂猎出现在我的版图之内,造成了巨大的恐慌和麻烦,还杀死了很多我的子民。凡是他们经过的村庄,很少能够发现幸存者。”恩希尔道,“如果我不能将你留在身边的话,那么我希望你帮助我对抗那些恶魔。”

    “作为回报,我将动用全国的密探,帮助你寻找这个叫赫敏的女人。”

    “可以。”爱德华思索了一会儿之后,点头道,“我会在尼弗迦德的领土内寻找一个地方,建立猎魔者骑士团。人数大约在千人左右,我会教导他们掌握猎杀恶魔的战斗技巧。”

    “但是,陛下不会拥有这支军队的指挥权。”说到这里,恩希尔的脸色有点不好看起来,但爱德华还是继续道,“而骑士团也不会参与各国的纷争,我们的敌人只能是遍布世界的妖魔和狂猎。”

    “你认为我会答应你这样无礼的要求吗?天真的猎魔者先生。”恩希尔嗤笑道。

    “我认为您会。”爱德华依旧平静道,“想想吧,您只需要付出一块村庄大小的领土,就能够换来专门对抗恶魔的军队。猎魔者骑士团的出现将会对您国家的民心和安定有怎么样的作用?”

    “你们不需要军饷、人员和后勤供给?”恩希尔吃惊地问道,见爱德华十分肯定地点头之后,陷入了沉思。

    “就凭你一个人就能组建起人数上千的猎魔者部队?”恩希尔思索了一会儿,再次确认道。

    “当然,您或许并不知道,猎魔者骑士团的正式人员,需要极为苛刻的品德限制。”爱德华解释道,“一旦他们品德有缺,就无法完全学会我教授给他们的战斗技术,也就是这种圣光。”

    “所以,我必须自己找人。至于后勤补给、军饷或者是骑士团营地的建设,这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听上去有点像那些蛊惑人心的教会。”恩希尔道。

    “不一样,陛下。”爱德华继续解释道,“教会的人所信仰的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神,而我们猎魔者骑士团信仰的是自己的内心,以及发源自自己的信念之心的圣光。一旦他们违背了骑士团的信念,沦落为恶人,那么他们将失去力量。”

    “可这都是你口头上的阐述而已。”恩希尔再次思索了一会之后道,“我用什么保证你们不会参与到战争当中来?一旦你背弃了诺言,秘密地进行谍报或者其他有损我尼弗迦德的行为的时候,我很可能会自食恶果。年轻的猎魔者,在这个世道里,协议和承诺是最不可靠的东西。”

    “我无法保证,而且我也不了解尼弗迦德。”爱德华直接道,“或许在我骑士团成立之后,我们的骑士看到尼弗迦德的士兵或军官做出一些有违道德的行为时,还会进行干预。”

    “尼弗迦德的疆域太大,即使是您,我想也无法了解所有子民的想法。”

    恩希尔没有反驳或者呵斥。见惯了勾心斗角之后,爱德华的直言和坦率的确让这位铁血皇帝十分欣赏。但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位似乎真的对权势没有任何向往,这在他的生涯当中,还从来没见过。

    “这件事让我考虑一下。”恩希尔最终没有完全否定爱德华的建议。毕竟相较于和北方诸国的战争,吞并泰莫利亚之后的国内局势更加让他忧心,而如果接受爱德华的建议成立猎魔者骑士团,拥有远见的恩希尔可以看到对稳定稳定国内的局势拥有很大的好处。

    “那么我先告退了。”爱德华笑了笑,行了一个礼之后,打算退出皇帝的书房。

    “等等,爱德华先生。”恩希尔改变了对爱德华的称呼,“你是否会对其他国家的皇帝说同样的话?”

    “我想会的。”爱德华直言不讳道,“猎魔者骑士团的总部无论设在哪里,其他国家都会拥有我们的分部。我心目中的猎魔者骑士团,是对抗恶魔的军队,而不是解决纷争的军队。”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  天娇九命猫  绝世丹尊  穿越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