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的一声,一头巨大的狮鹫尸体从空中摔落了下来,砸在了爱德华和杰洛特的身边,随后浑身上下散发着圣光的艾兰也跟着落了下来,得意地站在狮鹫尸体的身上,等待着爱德华的夸奖。。: 。

    杰洛特啧啧称奇地看着发光的“异种狮鹫”,又蹲了下来查看狮鹫尸体道:“这是一只皇家狮鹫,真奇怪,这种狮鹫很少会主动袭击人和村庄,它怎么会……”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爱德华发出了一种鸟声,似乎在和艾兰‘交’流,然后才对杰洛特道,“这只狮鹫兽的伴侣好像被人类杀死了,它是在报复。”

    “真是可悲啊。”杰洛特嘴上这么说,手上可不留情,一刀就将皇家狮鹫兽的头砍了下来,然后用篝火烧了烧伤口,就挂在了马脖子上。

    “你会的可真多,你还会鸟语?”绑好狮鹫头颅之后,杰洛特道。

    “我不但会鸟语,还会很多动物的语言。”爱德华道,“我甚至能够听懂很多恶魔的语言,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算了吧。”杰洛特摆摆手道,“我们狩魔猎人可没有和猎物对话的必要。”

    给艾兰送上了几只烤熟的兔子之后,爱德华和杰洛特返回了白果园村。其实军营距离这里并不远,杰洛特完全可以先将狮鹫的头颅展示给尼弗迦德的指挥官看,获取叶奈法的消息之后再返回白果园村。

    “我们狩魔猎人有时候需要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功绩,才能更好地获取委托,收取更高的赏金。”

    这是杰洛特的解释,而爱德华也能够理解。

    杰洛特带着狮鹫头颅会道白果园村展示的时候,获得的效果十分好。这只狮鹫给白果园村造成了巨大的恐慌,当人们听说有人猎杀了狮鹫之后,哪怕是已经睡下的村民,都披着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围观,有些亲人被狮鹫杀死的村民和旅人,甚至痛哭流涕,纷纷感谢杰洛特和爱德华。

    “这些都是‘激’励我们继续旅行的动力。”杰洛特一边用冷漠的表情应付着村民,一边对爱德华道,“除了物质上的奖励,我们还需要‘精’神上的,否则很少有人能够熬过无人关注的时期,被现实所‘逼’疯,或者堕落成邪恶的存在。”

    经过村中进入旅馆之后,杰洛特简略地和维瑟米尔讲述了经过,便回到旅馆的房间中休息。第二天,杰洛特和爱德华再次来到了军营之后,终于从指挥官的口中得到了叶奈法的踪迹。

    “维吉玛?叶奈法怎么会去那里?”出了军营之后,杰洛特将一张地图‘交’给了爱德华道,“那是原泰莫利亚的首都,现在被尼弗迦德攻占了。”

    爱德华点了点头,仔细地看起了地图起来,而随着他观看地图,系统中那张原本白果园村附近的地图也随之扩大,逐渐将整个泰莫利亚的地图点亮。

    “这里距离维吉玛并不远,我们现在出发可以在中午之前到达那里。”杰洛特收起了地图道,“那是一个大城市,往来的旅人和商人很多,你可以在那里打听你要找的人的消息。”

    “但愿吧。”既然在附近无法找到赫敏,十分了解查理‘尿’‘性’的爱德华对在维吉玛打听到赫敏的消息不报很大的希望。

    杰洛特和爱德华骑着马返回了白果园村,准备前往维吉玛。

    “我就不去了。”维瑟米尔看了看爱德华道,“杰洛特,看起来你和爱德华相处的不错,由他和你同行,我就可以安心地返回凯尔莫罕。”

    “好吧,等找到叶奈法之后……”

    杰洛特还没有说完,旅馆中就发生一些麻烦,一些醉酒的人围住了旅店的老板娘,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什么。

    一名神‘色’悲愤的‘女’人怒斥着旅馆老板娘和尼弗迦德同流合污,招待那些可憎的屠夫。她身边的几个身穿士兵服装的人也同时附和着。

    “你知道个屁,那些屠夫把我的姐妹活生生地吊死,当成狗一样把她从修道院中拖出来,说尼弗迦德禁止‘迷’信,说他们不怕众神的愤怒!你呢?你怕吗?”

    被打了一拳的老板娘瑟瑟发抖地躲在吧台后面,不敢用言语刺‘激’这些酒鬼。

    “一群悲恸泰莫利亚亡国的爱国人士。”维瑟米尔看了一眼准备上前劝阻的杰洛特道,“我劝你们别惹事,我们可不擅长处理这种有关政治的事件。”

    “的确,但我不能看着他们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士。”爱德华笑了笑,率先上前站在了那名‘女’人的面前,将酒店的老板娘挡在了身后。

    “干什么?狩魔猎人,这个贱人好像没有给你赏金吧,即使如此你也要管闲事?”醉酒的‘女’人毫不畏惧地对爱德华道,“即使你们杀了狮鹫又怎么样?泰莫利亚完了!我们以后要生活在那群屠夫的管理下,我们的未来将充满黑暗。”

    “你们少数人的臆想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爱德华并不准备拔剑,他平静地劝说道,“我劝你们冷静一下,不要将心中的怨恨发泄在普通人的身上。虽然你们认为未来充满黑暗,但至少你们还活着。”

    “少在这里废话!搞死他们!”爱德华的劝说在这群醉鬼身上还无用处,其中几名士兵不耐烦地举剑向着爱德华劈砍了过去。

    杰洛特和维瑟米尔也‘抽’出他们的铁剑,想要帮忙,但被爱德华的眼神阻止了。

    “清醒一下吧!”爱德华对着这群人一张手,整个旅馆中立刻闪烁起了刺目的圣光,让所有人几乎闭上了眼睛。

    沐浴在圣光之下的醉鬼们立刻东倒西歪地躺倒在地,他们‘潮’红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净化,瞬间恢复了常态。

    当圣光逐渐消散的时候,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爱德华。那群醉鬼更是连滚带爬地冲出了旅馆——他们不但为酒后的失言所恐惧,更是害怕这个能够发出奇怪光芒的“怪物”。

    “看来你的光对他们并没有什么作用。”杰洛特走了上来道,“现在你看到了,擅自在普通人面前施放魔法的后果了。”

    “但至少他们活了下来,而不是死在你们的剑下。”爱德华无所谓耸肩道。

    “那可不一定,尼弗迦德的人可不会放着这群反抗者不管。”杰洛特道,“或许他们会比死在我的剑下更加悲惨。”。

    a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