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打牌这种消遣活动,爱德华虽然有点兴趣,但还是要看情况的。。 他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赫敏,她虽然拥有自保能力,但可不像爱德华那样对独自旅行很在行。

    “以后吧,你知道我是一个外来者,等我掌握了昆特牌的技术并收集一些牌组,我们可以一较高下。”爱德华笑道,“我相信你会拥有一个好对手的。”

    “我们找到了叶奈法的踪迹,有人看到她去过不远处的驻军营地。”维瑟米尔道,“但是很抱歉,我们没有打听到你那个妻子的消息。”

    爱德华失望地点了点头,他思索了一番,拿出了一个哨子递给了杰洛特道:“很高兴能认识你们,利维亚的杰洛特,还有维瑟米尔。”

    “虽然我也很想和你们一起旅行,但是我必须先找到赫敏。”

    “你们既然是接受委托赚取佣金的狩魔猎人,那么我正式地向你们提出委托,寻找赫敏。”

    “这是召唤艾兰的哨子,也就是我的伙伴,那匹鹰头马身有翼兽。你们可以在有线索的时候,将赫敏的线索‘交’给艾兰,它会很快找到我的。”

    杰洛特很有兴趣地接过了哨子,抛了抛道:“那匹异种狮鹫会听我们的?它不会袭击我们?”

    “这要看你们对它的态度。”爱德华道,“对待鹰头马身有翼兽,你们必须用眼睛看着它,然后对它鞠躬。如果它认可你们,它会回礼。”

    “哇噢,真是富有人‘性’的动物。”杰洛特道,“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对它鞠躬?”

    “这是表明你们对它没有敌意的唯一方法。”爱德华道,“如果得到了它的认可,说不定它还会帮助你们。可不要小看艾兰,它可是会魔法的。我敢说,上次遇到的那只狮鹫,在艾兰的眼里,只能算是它的食物。”

    “我不会接受你的委托。”杰洛特将哨子抛还给了爱德华道,“我们自己还需要找人,完成委托只是为了赚钱的手段,对于主要任务外的委托,我们没有义务接受。”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辞了。”爱德华尴尬地笑了笑,对方很显然并没有完全信任他。

    “别急着走,爱德华。”维瑟米尔道,“或许你可以跟着杰洛特,他对找人十分在行,与其你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瞎转,还不如和杰洛特一起。”

    “也别在意他的话,他拒绝你的委托,最终只是想你和他一起旅行。他对你这个神秘人还是很感兴趣的。”

    “嘿,维瑟米尔,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杰洛特耸了耸肩道,但是并没有否认维瑟米尔的话,这位亦师亦友的老狩魔猎人可是很了解他的。

    “很荣幸能被你感兴趣,利维亚的杰洛特。”爱德华笑了笑,“事实上,如果不是我急着找人,我对你也很感兴趣。”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让我见识一下你怎么擅长找人?”爱德华笑道。

    “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你们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们。”维瑟米尔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了下来,“年纪大了,可不像你们年轻人那样活蹦‘乱’跳的。”

    “别信他的鬼话,他只是想偷懒而已。”杰洛特笑了笑,率先走出了旅馆的‘门’,爱德华跟了上去。

    在旅馆的‘门’口,那三个流氓还没有离开,他们见爱德华和杰洛特出来,又开始用污言秽语辱骂了起来。

    “这些该死的‘混’蛋,看来是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了。”杰洛特捏了捏拳头,对爱德华道,“是你来还是我来?”

    “既然我们打算一起旅行,那么就必须了解我们之间的力量,我先来展示一下吧。”爱德华提了提身后的龙王星耀,站在了三个流氓的面前。

    那三个流氓显然被爱德华的轻视‘激’怒了,同时挥舞这拳头向着爱德华冲来。爱德华只是伸出了一只手,脚下微微挪动步伐,轻易捏住了第一个人的拳头,然后动用巨大的力量一个肩撞将他撞向了另外两个流氓。

    一阵阵哀嚎想起,三个流氓眨眼之间就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嚎叫着,就好象他们受了重伤一般,其中一个受伤较轻的流氓立刻意识到了双方巨大的差距,一瘸一拐地想要上马逃跑。

    “哇噢,‘精’湛的打架技术。”杰洛特吹了一声口哨,目光炯炯地看着爱德华道,“我现在承认了,在打架方面,我不是你的对手。”

    “三位走吧,如果你们第一时间接受治疗,或许还能保住你们的骨头。”爱德华一把将试图上马逃跑的一个流氓拉了下来道,“作为出言侮辱我们的代价,你们的马我接收了。”

    “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杰洛特跳上了自己的马匹道,“我还以为你依旧想用跑的跟我旅行,现在问题解决了。”

    …………

    两人随后在白果园村里逛了一圈,在村中的布告栏上查看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叶奈法和赫敏的消息之后,就驾马前往那个村外的驻军营地。

    一路上,爱德华从杰洛特的口中初步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情况。

    这个世界面临着的战‘乱’,强大的南方帝国尼弗迦德不断地向北侵略者北方诸国,而北方诸国在强敌面前并没有团结一致,反而互相倾轧,大片的领土在尼弗迦德的军队之下沦陷。现在能够与南方帝国勉强抗衡的,只有北方诸国之一的瑞达尼亚。

    爱德华想要在这个世界中建立猎魔者骑士团,就必须北方诸国和南方帝国之间,选择一个作为他的靠山,任何墙头草的行为都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中生存。在这里,没有真正友善和平的国家,他们的国王不是暴君就是在强国面前瑟瑟发抖,自身难保。

    同时,杰洛特还提到了狂猎这种生物。这是一种代表着厄运的种族,他们往往身穿恐怖的全身甲,手持利器,不断地出现在各个地方,制造出‘混’‘乱’和死亡。凡是他们经过的地方,都无法幸存。他们拥有极强的战斗能力和魔法,即使是最底层的狂猎,都十分难以对付。

    “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杰洛特一提到狂猎,脸‘色’就十分‘阴’沉,不复他的冷静和沉着,“我无数次地在梦中见到他们,而且从一些痕迹看来,我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如果你为此想要和我分道扬镳,那么……”

    “不,杰洛特。这就是我想要看到的。”爱德华目光闪亮地道,“这才是我们猎魔者要寻找的目标,他们既然想找到你,那么我就会随时跟着你。”

    。

    a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