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银月城开始全程动员,大量各种族的军队开始向城外聚集,或是坐上了德莱尼人的风暴要塞,或是前往阳帆港乘坐奎尔萨拉斯的军舰。

    到了中午,审判号和风暴要塞好率先开始浮空,向着北方前进。在这两艘飞船的下方,无数的晨曦精灵军舰排着整齐的队列,向奎尔达纳斯岛进军。

    天空中,龙鹰骑士、神圣狮鹫骑士、蛮锤狮鹫骑士、沙塔斯天空卫队、幽暗城蝙蝠骑士以及两条庞大的蓝龙飞翔在三艘飞船的四周,遮天蔽日地向北推进。

    原本联军方面已经做好了海战的准备,因为对方有娜迦的势力,而娜迦是擅长在海中作战的种族,对方不可能放弃奎尔萨拉斯和奎尔丹纳斯之间的广阔海域这一地理优势。

    但预料中的袭击没有到来,无尽之海当中除了一些野生的海怪之外,他们没有收到任何的攻击!甚至连来自空中的攻击都没有!

    负责统帅晨曦精灵海军的莉亚德琳却不敢怠慢,一直全身心戒备着,可一直到海平面上出现了奎尔丹纳斯模糊的影子,都没有遇到伊利丹和燃烧军团的攻击。

    这一反常的现象让身处暴风要塞上的凯尔萨斯眉头紧皱,为了奎尔萨拉斯的安全和晨曦精灵未来,身为本次战役的总指挥官,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一条蓝龙从远方急速飞来,化身成了卡雷苟斯的样子之后,来到了凯尔萨斯的面前。

    卡雷苟斯的脸色看上去很古怪:“我到现在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奎尔丹纳斯岛上的情况表明,伊利丹的军队似乎和燃烧军团发生了内讧?”

    凯尔萨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卡雷苟斯:“你确定你没有看到幻象?”

    “当然没有,幻象不可能迷惑我们蓝龙的眼睛!”卡雷苟斯坚信道,“在太阳井高地和魔导师平台,到处都是娜迦和破碎者在同燃烧军团的恶魔交战,岛屿的北部、东部和东南部,还有大量的娜迦、小鱼人和海巨人从大海里爬上岸参战,战况相当激烈。”

    “看看!看看!疯女人!我说什么来着!”弗斯塔德高兴地跳了起来,得意地对玛维道,“我说了吧,伊利丹是有可能再次背叛的,现在让我说中了吧!”

    “闭嘴!矮人。”玛维似乎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对卡雷苟斯问道,“蓝龙,你有没有感觉到庞大的魔法力量?伊利丹呢?不要告诉我,你身为蓝龙却感觉不到魔法波动。”

    “我的确感到了太阳井平台上传出的一股强大的法力。”卡雷苟斯对于玛维的无礼有点不高兴,但他还是如实回答。

    “那肯定是伊利丹在召唤基尔加丹……”

    “不,这位女士,你错了,那是两股庞*力在交战而碰撞的波动,而不是什么仪式。这一点我不会感觉错。”卡雷苟斯没有时间和她说话,他再次化身成了蓝龙形态,飞向了岛上,“我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我必须去拯救我的安薇娜,其他的事情交给你们了。”

    玛维愣愣地看着飞走的蓝龙,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了无生趣。

    一只手搭在了玛维的肩膀上,先知维伦安慰道,“你太过于偏执了,玛维女士。你的执着或许能够给你无穷的动力,但也会毁了你今后的人生。不要让仇恨和宿命蒙蔽了你的双眼,看看四周一切美好的事物,你会发现很多人生的意义。”

    “感谢您的安慰,先知。”玛维落寞地点了点头,跳上了一头角鹰兽,“至少在伊利丹得到审判之前,我的执着不会毁了我的人生。”

    看着飞离的玛维,凯尔萨斯、维伦和泰兰德互相看了一眼,都叹了口气。

    “陛下!前方的审判号突然开始加速,并向着岛上降落!”一名龙鹰骑士降下来对凯尔萨斯汇报道,“爱德华阁下已经飞离了审判号,独自一人向着太阳井平台前进!同时,我们的海军已经到达港口附近,等待您的命令。”

    凯尔萨斯思索了一下,一咬牙发布了命令:“命令全军!对奎尔丹纳斯岛发动总攻!不要理会那些娜迦和破碎者,优先击杀那些燃烧军团的恶魔!”

    …………

    爱德华乘坐这艾兰,看着下方岛屿上激烈的战况,心中虽然有点震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想到。

    事实再次证明了他看人的准确性,伊利丹这个野心勃勃的恶魔猎手的确不可能屈居恶魔之下。他将海莉等人坚定地留在了审判号上,就是要当面问清楚伊利丹,到底想干什么!

    爱德华欣赏伊利丹的顽强和坚定的意志,但却不苟同他那令大多数都反感的做法,在恶魔猎手看来,这或许不算什么——为了达到伟大的目标,牺牲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也无所谓,但这绝对不是一名圣骑士愿意看到的。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爱德华必须和伊利丹当面对峙。

    当爱德华飞入太阳井高地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娜迦正在和一头同样庞大的深渊领主交战,这头娜迦拥有一头蛇形头发,三对手上一对握着一把长匕首、一对手持长弓和魔法箭矢,最后一对手雷电闪烁,几乎和那个狂暴的深渊领主斗了一个不相上下。

    “小蛇怪,你和你的主子居然敢再次背叛燃烧军团,你那可怜的主子虽然阴险狡诈,但在我主强大的力量面前,他的阴谋诡计不会起任何作用!”

    “伟大的基尔加丹会将那个恶魔猎手烧成灰烬,让他的骨骸永远地埋在泥土里面,然后慢慢地被蛆虫所啃噬!”

    “而你,也将成为我的食物!说起来,我还没有吃过娜迦呢,看你这细皮嫩肉的,一定很美味。”

    这头深渊领主虽然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但他依旧散发着狂暴而强大的气焰,他似乎对于身上的伤痕并不在意,一直用邪能烈焰和双头刃对瓦斯琪发动连绵不绝地攻势。

    瓦斯琪虽然能够顶住深渊领主,但她布满鳞片的脸上一直都十分焦急和担忧。

    当她看到爱德华从高空飞来的时候,她露出惊喜的面容,然后一对双手迸发出了一股强烈的闪电,并乘势后退,对着爱德华大喊道:“爱德华!快去帮帮伊利丹大人吧,他现在正在和基尔加丹战斗!”

    爱德华挑了挑眉毛,从艾兰的身上跳了了下来,并将他的坐骑留在了太阳井高地的门口,自己冲了进去。

    艾兰急速俯冲了下来,引起了一股强大的烈风,将周围几个恶魔瞬间刮成两半,然后拿它不屑的眼神看着瓦斯琪和深渊领主。

    …………

    爱德华在太阳井高地之中急速前进,所有试图阻挡他的恶魔或者娜迦,都被龙王星耀砍成了两截,迸射的剑气和奥术飞弹无论谁都无法阻挡,让他得以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了太阳井高地的深处。

    在一座类似于仪式大厅之中,已经转变成熵魔的穆鲁散发着强大的暗影光辉;一个人类女子漂浮在熵魔穆鲁的上空,浑身上下同样散发着强大的魔法能量;一头庞大的艾瑞达恶魔正在和捂着胸口,眼神却十分凶恶的伊利丹对峙。

    破碎者的首领阿卡玛,正在仪式大厅的门口,和一个身穿深红色盔甲、脸部被罩帽罩住的人交战。

    此时的伊利丹身形庞大了很多,他的身上充斥着的法力丝毫不亚于他的对手——燃烧军团的欺诈者基尔加丹。

    “伊利丹·怒风,你试图用切断传送门的方法来削弱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我,以此来达到消灭我的目的。”基尔加丹用嘲讽的语气道,“不得不说,你的想法很美妙,但弱小的你即使有永恒水瓶,也无法让这个可笑的计划顺利完成。”

    “不要忘了,我是欺诈者基尔加丹!我可不是鲁莽的阿克蒙德,也不是自大的萨格拉斯!早在你假意投靠我的时候,我就看穿了你的计划!”

    “现在,是时候展现我睿智的时候了,受我控制吧!伊利丹·怒风!”

    基尔加丹高举着双手,疯狂地吸收着安薇娜身上的太阳井法力。同时,一股绿色的射线从伊利丹的胸口向着基尔加丹射出,将两人连接在了一起。

    伊利丹突然抱着头哀嚎了起来,但他被黑布蒙住的双目却始终闪烁着绿色的光华。

    “这不可能!你怎么能够抵抗我的控制!你的体内被我种下了邪能之心!”基尔加丹连连做了几个手势,命令伊利丹跪下,对方却始终没有让他如愿。

    “可笑的是你,基尔加丹。”伊利丹嘴角流着绿色的鲜血,狂笑道,“我的身躯拥有只属于我的灵魂!邪能之心无法腐蚀我的意志,他只会为我带来强大的力量——用来对付你们燃烧军团的力量!”

    “现在,受死吧!欺诈者基尔加丹,你将成为了统治整个艾泽拉斯的垫脚石!”说完,伊利丹张开了他身后的恶魔翅膀,飞身冲向了基尔加丹。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