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等人出现的位置是银月城逐日王庭的日怒之塔,这里是各地通往银月城的传送门所在。

    受到伊利丹大军袭击的银月城关闭的所有的传送门,唯独留下了幽暗城和瑞文戴尔要塞的传送门还开启着。

    爱德华等人刚从传送门跨越出来,就遇到了准备进入这个传送门的女伯爵莉亚德琳。

    “谢天谢地,爱德华指挥官你们终于来了。”莉亚德琳高兴地向着爱德华行礼道,“您快去劝劝陛下吧,他打算率领大军攻打占领奎尔丹纳斯的伊利丹。”

    “银月城的情况很不妙?”爱德华跟随着前面带路的莉亚德琳,边问道。

    莉亚德琳脸色阴沉地点头,带着众人来到了日怒之塔的出口处。

    在宽阔的逐日王庭广场上,聚集了大量的受伤者,一片哀嚎声此起彼伏。这些伤者的伤口大多数都携带着邪能的绿色火焰,大量的晨曦精灵牧师正在努力地压制这些绿色邪能烈焰的扩散。还有很多躺在地面上的伤者已经被掩住了面容,显然这些人已经死了。

    这些死亡的人中,大多数都是身穿便服的普通民众,少数是身穿皇家盔甲的破法者、圣骑士和战士。远处华丽的高等精灵建筑也有好几处还燃着绿色的火焰,屋顶坍塌,墙壁破碎,昔日高贵而华丽的银月城一片狼藉。

    看着这种惨状,爱德华的脸色沉了下来,声音低沉地问道,“伊利丹的队伍不可能有这种实力,是燃烧军团的手笔?”

    “是的,袭击银月城的是一头狂暴的深渊领主,他从一座天空之城降下道逐日王庭的广场,全身散发着绿色的烈焰,和大量燃烧军团的恶魔一起对日怒之塔发动了突袭。”莉亚德琳想起当时的战斗场面,就有点不寒而栗,“当时,凯尔萨斯陛下正在这里,对着众多银月城的民众忏悔他的罪孽,猝不及防之下被这头深渊领主偷袭受伤。后来我们虽然奋力抵抗,击退了天空之城和深渊领主,但还是被趁机潜入的伊利丹掳走了安薇娜和穆鲁大人。”

    “天空之城?”海莉疑惑道,“是和纳克萨玛斯类似的那种飞行要塞?”

    “是的,虽然比纳克萨玛斯小很多,但那的确是天灾军团的飞行要塞。”莉亚德琳回答道。

    “如果有天灾军团的人插手,那么这次就棘手了。”海莉皱眉道,“据我所知,天灾军团已经被列为燃烧军团的叛徒,他们怎么会协同燃烧军团一起作战?莉亚德琳女士,你们有没有在战场上看到亡灵天灾的身影?”

    “你过虑了,海莉女士,没有亡灵天灾参战,在那座飞行要塞上的,都是恶魔。”

    边介绍着这场突袭战的情况,众人很快来到了逐日者皇宫,在这里,爱德华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卡伦、泰兰和希尔瓦纳斯。

    卡伦正在为脸色愤怒的凯尔萨斯驱散他肩部伤口处的绿色火焰,希尔瓦纳斯则站在一旁,张望着这昔日熟悉的皇宫大殿。泰兰目则不斜视地站在卡伦的身旁。

    爱德华注意到了,希尔瓦纳斯虽然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但她的皮肤已经十分有光泽,白色光滑的皮肤之中虽然还略带着一点灰色,但已经很不明显了。如果不知道她身份的人,根本看不出她原来是一名被遗忘者。

    在皇宫之中,还站着晨曦精灵的摄政王洛瑟玛,还有在虚空风暴和爱德华见过面的蓝龙卡雷苟斯,以及一名爱德华并不认识的女性精灵。

    “我们必须尽快攻打奎尔丹纳斯岛!那个该死的伊利丹想要做什么,诸位肯定能猜测出来!可别忘了,他的手中可能还有永恒水瓶,再加上安薇娜和穆鲁,他现在已经拥有强大的魔法力量!我能够用这股魔法力量干很多事情,我们必须阻止他!”

    爱德华听到了凯尔萨斯愤怒的声音,这位晨曦精灵的国王陛下咬牙切齿地忍受着伤口带来的剧痛,边声嘶力竭地倡议着。

    “陛下,您刚回到银月城,还没有整顿军队,而且从伊利丹和燃烧军团的这次袭击中来看,我们并不是他们的对手,请谨慎考虑您的命令。”洛瑟玛在摄政期间,向来以稳重而谨慎出名,他们晨曦精灵经历了太多的磨难,现在的他们不能再随意挥霍了。

    “更何况,我们的人民还在被魔瘾的折磨之中,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士气去攻打燃烧军团,我们需要部落的帮助。”

    凯尔萨斯瞪了一眼洛瑟玛,后者低下了头没有继续说话,但他的辩驳显然让凯尔萨斯冷静了下来。

    “那么,你们蓝龙军团来这里干什么?”凯尔萨斯不再坚持出兵,转头看向了卡雷苟斯和那名女性精灵。他对蓝龙的印象很不好,因为对方的首领是魔法守护者玛里苟斯,而晨曦精灵曾经拥有巨大的魔法聚合体——太阳井。

    “我们蓝龙军团虽然因为距离遥远而无法参战,但我会成为攻打伊利丹的先锋!”卡雷苟斯也是一脸愤怒而焦急地道,“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安薇娜!”

    见他这样说,凯尔萨斯的脸色好了很多。

    “卡雷,你这样的行为有违玛里苟斯大人的命令!”那名女性精灵皱眉道,“我们是魔法守护者,你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职责。”

    “玛蒂,你似乎忘记了我们的身份?”卡雷苟斯反驳道,“没错,我们的确是魔法守护者,但我们首先是守护艾泽拉斯的守护巨龙!我连自己喜欢的人都守护不了,还谈什么守护艾泽拉斯?”

    那名叫玛蒂的女性精灵楞了一下,开始低头思索了起来。

    听到这里,爱德华点了点头,对这位真性情的蓝龙有了好感。

    “很抱歉偷听了诸位的谈话。”爱德华走了进去,对着在场所有人点头示意,“希望我们来得还不算晚。”

    “很高兴能在这里看到你,爱德华。”一见到爱德华,凯尔萨斯的目光就开始亮了起来,“你是来帮助我们的吗?”

    “当然,凡是有燃烧军团在的地方,我们都会到。”爱德华微笑了一下,看向了那名女性精灵道,“这位是……”

    “你好,爱德华指挥官,我是卡雷苟萨的好友,蓝龙军团的玛蒂苟萨。”女性精灵优雅地行礼道。

    爱德华点头致意,然后对凯尔萨斯道:“凯尔,你的摄政王说的很对,我们现在还不是对燃烧军团开战的时候,如果对方已经在奎尔丹纳斯岛开辟了新的军团传送门的话。”

    “我们还需要等待几位盟友的到来。”

    “盟友?除了你们猎魔者骑士团,我想不出我们晨曦精灵还有什么盟友。”凯尔萨斯落寞地道,“我的作为寒了很多人的心,我认为部落不会远道而来支援我们。”

    “不,你和燃烧军团,乃至伊利丹,都小看了艾泽拉斯的凝聚力。”爱德华看向了希尔瓦纳斯道,“先不说别人,我想被遗忘者首先会帮助你们。”

    希尔瓦纳斯看了爱德华一眼,又看了看卡伦,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当然,我希望我为自己昔日的故乡做点什么,我想,我们的那些被卡伦和泰兰救赎的晨曦精灵被遗忘者,也拥有同样的想法——如果曾经的好友和亲人能够接受现在的我们。”

    “我们会接受你们的,我保证!”凯尔萨斯喜出望外地道。

    “其次,还有德莱尼人。”爱德华继续道,“无论是先知维伦的品行,还是你们曾经在虚空风暴定下的盟约,亦或者是为了被掳走的穆鲁,德莱尼人都没有理由袖手旁观。我想,过不了多久,德莱尼人的风暴要塞,将会出现在银月城的上空。”

    凯尔萨斯脸上的笑容更盛。

    “最后,我能想到的还有一位盟友。”爱德华看向了守望者玛维,“伊利丹是出自暗夜精灵的,我想暗夜精灵应该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堕落。”

    玛维点头道,“是的,无论泰兰德有什么样的反应,无论暗夜精灵现在的战线有多么吃紧,至少我们守望者会参与到这场对抗伊利丹和燃烧军团的战斗当中来。”

    “而且,以我对泰兰德的了解,她为了暗夜精灵已经渐渐地从一名高贵的月之女祭司向着一名政客转变,我相信她不会因为伊利丹而让暗夜精灵的名声有所损失的。”

    玛维对于泰兰德的评价虽然有失偏颇,但那是暗夜精灵内部的事务,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反驳。

    “除了这些必定会来的盟友之外,铁炉堡的矮人和侏儒、斯坦索姆的白银之手骑士团都可能会参战,前者是无尽之海的娜迦威胁到了他们的领土,而后者则是一股对抗邪恶势力的先锋。”卡伦补充道。

    “这么说来,我们晨曦精灵并没有处于绝境的地步?”凯尔萨斯的愤怒也在这个时候消散了。

    “是的,我的陛下。”莉亚德琳道,“我们晨曦精灵绝对会像我们的新名字那样,充满希望。”(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逆天龙神  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