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荣耀堡垒。”爱德华见维伦和大量德莱尼士兵的带来,亲自出城迎接。他原本打算荣耀堡垒和地狱火半岛的情况稳定下来之后,就开始对黑暗神庙发动进攻,彻底切除伊利丹这颗毒瘤,但现在看来局势有所变化。

    维伦长期居住在沙塔斯,他不会无缘无故地率领大军来到这里。

    “爱德华,没想到就这么几天不见,你就作出了如此的成就。”维伦和爱德华拥抱了一下,闪耀的目光中充满了欣慰,“不过,现在可不是我们叙旧的时候,我得到了消息,凯尔萨斯准备利用我们的风暴要塞,干一些疯狂的事情,我们必须阻止他,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发生了什么事?”爱德华严肃道,“我的斥候发现了基尔加丹王座的敌情,大量的恶魔从那里飞向了虚空风暴,现在那片环形山当中已经成了一片空置的军营。”

    “果然。”维伦叹了口气道,“如果我的预言没有出错的话,凯尔萨斯已经投靠了燃烧军团。”

    “我们在虚空风暴的密探冒死送回了一个消息,他在虚空风暴发现了魔王卡扎克。而他出现的位置,就在我们的母舰风暴要塞上。”

    “更加可怕的是,在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井高地,也出现了恶魔的踪影。”女伯爵莉亚德琳补充道,“他们现在虽然数量不多,但我们找不到他们的传送门的所在,他们出现在那里,肯定有所图谋,而且还可能和凯尔萨斯有关。”

    女伯爵的口中对凯尔萨斯的称呼已经不再是王子殿下,而是直呼其名。

    爱德华看向了莉亚德琳。

    认真地说起来,莉亚德琳的血骑士在前几年刚出现的时候,还和猎魔者的圣骑士以及白银之手的圣骑士发生过信仰上的冲突。但随着时间推移,以及卡伦刻意地交好银月城,三方的关系渐渐地平和下来,他们各自坚信着自身的信仰,同时在北部地区迅速地发展。

    三大圣骑士当中,猎魔者圣骑士由于能够自身产生圣光的原因,实力一直稳步发展,即使是天灾的入侵也没能阻止他们。反而是白银之手和血骑士的发展受到了重创。

    白银之手骑士团由于乌瑟尔的死和阿尔萨斯的背叛,发生了分裂。依旧信仰着圣光的圣骑士由弗丁和莫格莱尼领导着,依旧被称为白银之手。而另一部分极端的圣骑士则分裂成了疯狂的血色十字军。

    而血骑士的出现是三大圣骑士当中最晚的。

    风暴要塞原先是纳鲁用来在大宇宙中旅行的跨次元飞船,当纳鲁来到外域并进入沙塔斯城参与对伊利丹麾下恶魔的战斗时,只留下了穆鲁作为风暴要塞的留守成员。

    在这时,在伊利丹手下的凯尔萨斯·逐日者率领他的手下对风暴要塞进行了一次突袭,俘虏了穆鲁并将之作为礼物送至血精灵的主城银月城。

    在天灾入侵期间,许多牧师失去了感应圣光的能力,他们认为圣光抛弃了他们,于是背弃圣光之道,转而试图奴役圣光。

    穆鲁被囚禁在银月城的地下室,每一个血骑士都需要从它身上获得纯正的圣光之力从而奴役圣光。

    血骑士最初并不信仰圣光本身,他们把圣光的力量视为单纯的能量利用,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支配盗取自穆鲁体内的圣光。

    “我在沙塔斯感受到了真正的圣光,她是如此的温暖而圣洁。”莉亚德琳愧疚地道,“作为第一个血骑士以及血骑士的首领,我为我们之前奴役圣光的行为感到羞愧。和穆鲁大人伟大而无私的行为比起来,我们只能算是卑劣的小偷,无耻的强盗。”

    “穆鲁在很久以前,就已经预知到了自己的命运。”维伦道,“他甘愿透支自己的生命为艾泽拉斯造就一支抵抗邪恶的部队,这是他自己的抉择。血骑士能够迷途知返,我想这才是穆鲁最愿意看到的。”

    “赞美圣光,莉亚德琳女士,你们血骑士的悔改会得到我们猎魔者骑士团的支持。”爱德华表示支持道。

    “感谢爱德华先生的支持。”莉亚德琳由衷地致谢道。他们银月城和瑞文戴尔要塞的距离并不远,血骑士和猎魔者骑士团在以往虽然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冲突,但双方都看不惯对方。现在如果血骑士重新接纳圣光,只有被猎魔者圣骑士所接受,才能得到长足的发展,否则必定会在人们的对比之下逐渐没落。

    “那么现在,维伦先知是不是想要对风暴要塞发起进攻?”爱德华问道。

    “是的,风暴要塞本来就是我们德莱尼人和纳鲁的飞船,我们必须夺回他!”维伦道,“而且虚空风暴那片区域是扭曲虚空和外域的像接壤的地方,那里充斥着狂暴的虚空能量。凯尔萨斯在虚空风暴地区设置了众多的法力熔炉,明面上说是为了给他们的人民解除魔瘾之用,但其实这些被浓缩的法力还可以用作其他的地方。”

    “您在预言中看到了……”爱德华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的,我看到了欺诈者基尔加丹,那位我曾经的老友。”维伦脸色阴郁地道,“更加可怕的是,我还看到了散发着大量暗影能量的穆鲁。”

    “如果凯尔萨斯投靠了燃烧军团,那么这件事就棘手了。”爱德华皱眉道,“我们在虚空风暴没有势力存在,而那片破碎的大陆也没有大路和地狱火半岛或是刀锋山连接。”

    “这正是我找你寻求帮助的原因。”维伦道,“据我所知,海莉女士精通传送门的技术……”

    “您的意思是利用传送门将我们的军队传送过去?”爱德华接着道,“这件事恐怕很困难,我们需要和海莉讨论一下,同时还有一位或许也能帮助我们。”

    爱德华让所有将领都召集到了大厅中商议这件事,其中也包括联盟的达纳斯和部落的小萨鲁法尔。

    “这很难。”听了维伦的提议后,海莉为难地道,“大型传送门的建立,需要极其巨大的能量核心,除非维伦先知让纳鲁阿达尔来到这里主持维持传送门,我们才有可能将我们的军队传送到虚空风暴。否则,一般的能量核心很难做到这一点。”

    海莉在心中其实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爱德华的三块能量碎片。但她没有说出来,这是爱德华的东西,她不会无私到让爱德华贡献出来。

    “阿达尔是我们德莱尼人最坚实的基础,无数个岁月中,我们德莱尼人遭受可怕的灾难,都是有了阿达尔的存在才让我们坚持到了现在。”维伦先生为难地道,但最后还是咬牙道,“但为了抵抗燃烧军团,我会和阿达尔沟通的。”

    “您真是一位伟大的领袖。”爱德华赞叹道,他其实并不了解传送门的技术,所以并不知道他的三块能量碎片可以替代阿达尔完成这个任务,“但我们不能让你们德莱尼人再次受到这样的损伤,我们或许还有其他的办法。”

    海莉心中矛盾了起来,但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来,同时她也用眼神警告卡德加不要透露。

    卡德加被海莉盯着有点毛骨悚然,最终也没有开口插话。

    “诸位,或许有一个组织能够帮助我们达成这个目的,我们只需要付出一些财宝和奇物。”米尔豪斯突然插话道。

    众人齐齐地看向了这个站在椅子上毫不起眼的侏儒。

    “那就是星界财团!”米尔豪斯手舞足蹈地道,“那群虚灵虽然被称为星空吸血鬼、利益的俘虏,但他们不失为一支可靠的盟友!只要有利益,他们就是我们坚强的后盾!”

    “星界财团吗……”维伦对于星界财团的虚灵并没有好感,正是这群虚灵,曾经企图染指他们德莱尼人的先祖灵魂的栖息地——奥金顿。

    “如果是星界财团的话,或许我们现在就可以找到他们的代表。”达纳斯道,“就在前几天,一名虚灵的小队来到了我们荣耀堡垒,他们的首领自称是节点亲王哈拉迈德的助手沙德雷克,他想在我们的荣耀堡垒中建立一个商店,还说能够帮助德鲁伊们净化这片大地,在此建立他们的生态圆顶……”

    “是那个缠着绷带的恶棍!”一听到这个名字,小萨鲁法尔就气愤地叫了出来,“我认识他,这个可恶的绷带人在我们的故乡纳格兰大草原上偷猎了很多的猎物!差点导致我们没有了食物来源!”

    “星界财团?虚灵?”爱德华并没有见过虚灵,但是他很快就见到了。

    沙德雷克被叫到了大厅之中,这是一个仿若灵魂一样的生物,如果不是裹在他们外面的“绷带”,人们只能隐约地看到一个人形的能量体。

    “很荣能够被诸位大人接见。”虚灵的声音十分生硬,很像爱德华在哈利的世界上听到过的电子音,“具体的业务我已经听这位达纳斯大人说过了,我们星界财团很愿意接下这个活。但在干活之前,我想知道我们能够得到什么?”

    众人陷入了沉思。

    爱德华思索了一番,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

    “你看这东西你们要么?”爱德华掏出了一枚本土位面的晶币,丢给了沙德雷克……(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