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猎魔者骑士团的个体实力的确很强,但并不能对地狱火堡垒构成压倒性的优势,这也是联军想要修筑屠魔之墙的原因——他们必须毫无后顾之忧地对地狱火堡垒展开进攻。

    制约猎魔者骑士团发展的,是苛刻的加入条件。骑士团当中每一名成员都拥有圣光的能力,而要想获得猎魔者的圣光之道,拥有一颗坚定的信念之心是必须的。你不能期望艾泽拉斯的每一个人都是这种人,很多长途跋涉来到瑞文戴尔要塞,希望加入猎魔者骑士团的人会因为无法获得圣光而被淘汰。

    而现在在地狱火峡谷中,顶着燃烧军团猛烈炮火和监狱的猎魔者圣骑士,大多都是参加过海加尔山圣战的老兵,他们的实力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沉淀,已经十分接近一些将领了,他们撑起的圣光屏障,可不是轻易能够被打破的。

    当爱德华率领着精锐从后发对燃烧军团发起进攻的时候,这批恶魔绝望了——前进的道路被那可恶的圣光屏障阻挡,后退的道路又有能够摧毁他们营地的部队进攻,他们发现只能绝望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地狱火峡谷当中的恶魔被全灭,宽阔的峡谷当中,到处都躺满了各种恶魔的尸体,绿色的邪能法力从恶魔的尸体和被毁坏的火炮、构装体之中扩散出来,瞬间弥漫了整个峡谷,令其中的空气恶臭难当。

    然而获得胜利的人们并没有被这种恶劣环境影响他们的心情,无论是联盟还是部落,长时间压抑在心里的恐惧被这场畅快淋漓的大胜所驱散,让他们发出了响彻云霄的欢呼。

    他们和身边每一个能够站着人互相拥抱,欢笑着拍打着对方的后背;他们会将他们的将领高高抛起;他们拿出了营地中所有储备着的酒水和食物,不分对象和阵营的分发。

    爱德华看着欢腾的峡谷,对和身边的海莉笑了笑。无论是他,还是其他的所有人,他们身上都布满了伤痕,多多少少地都挂着绿色的液体——这些不是恶魔的血液,就是邪能法力的污染。

    “爱德华阁下,您做了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同样伤痕累累的老牛头人哈谬尔咧着他的牛嘴走了过来,“外域的人民会永远记住您的事迹。”

    “过奖了,哈谬尔。”爱德华谦逊地道,“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地狱火堡垒的存在始终是一个隐患,除非我们占领它。”

    “还有,必须尽快地为伤员们疗伤,被邪能污染伤口可不会那么容易被治好,甚至是恶魔的鲜血,都会污染他们的躯体。”爱德华道,“这件事就麻烦您和您的德鲁伊了,我会派出所有的猎魔者牧师,帮助您的。”

    “这是我的荣幸。”哈谬尔笑道,“不仅仅是伤员,这片土地也需要被净化。”

    “我们什么时候攻打地狱火堡垒?”小萨鲁法尔赤·裸着上半身——他的盔甲早已破碎,即使如此,他也战斗到了最后,“恶魔从我们的家乡纳格兰大草原里抓了很多我的同胞进去,他们用未知的方法使他们堕落,成为了那些毫无意识只知道杀戮的邪兽人。我们必须尽快地救出他们,并找到让他们恢复的方法。”

    “我赞同。”达纳斯也走了过来,和部落的并肩作战减弱了联盟和部落的仇恨,他对那些邪兽人的遭遇也充满了同情。

    “红色皮肤的兽人,诸位不觉得很眼熟吗?”哈谬尔提醒道。

    “您是说这些邪兽人是因为饮用了恶魔之血吗?大德鲁伊。”小萨鲁法尔恍然道,“萨尔大酋长和格罗姆·地狱咆哮酋长在灰谷击杀了玛诺洛斯,才让那些饮用了恶魔之血的兽人恢复了正常,难道说地狱火堡垒当中还有一只强大的深渊领主?”

    “我想不会错的。”达纳斯道,“我们的斥候时常听到那种令人恐惧的哀嚎声,应该就是来自那头恶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简单了。”爱德华道,“我们只需要杀了那头恶魔。”

    “现在,我们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急需休息。同时还需要地狱火堡垒的情报,我们甚至还不知道统治这座堡垒的是谁。”

    小萨鲁法尔也点头认同,虽然这场激战他们胜利了,但损伤也不会很小。

    …………

    战场之中,莱戈拉斯从一架被毁的邪能机甲当中钻了出来,英俊的脸上带着无可抑制的兴奋。

    站在外面等着的米尔豪斯立刻一个闪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焦急道:“研究的怎么样了?强大的精灵工程师。”

    “我需要理解和消化一下燃烧军团的工程学知识。”莱戈拉斯手中握着一个比较完好的能量核心道,“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我现在才粗略地明白一点点而已。”

    “也就是说,你还不能造出构装体?”米尔豪斯失望地道。

    “当然,你不能指望一个只制造过火枪的工程师立刻理解制造构装体的技术。”莱戈拉斯没好气地道,“我就奇怪了,你们侏儒不是十分擅长工程学么?在你们的主城诺莫瑞根,有的是工程师。”

    “那里可不是我的家乡。”米尔豪斯斜眼看着天空,挠了挠白色的胡子道,“总之,我不喜欢侏儒工程师,尤其是女侏儒工程师!”

    “那么你自己呢?”莱戈拉斯问道,“你自己身为侏儒,可以向爱德华申请购买工程学技能啊。你们侏儒不是一向有这种天赋么?”

    “嘿,伙计。你同样不能指望一名法师去分心学习工程学吧?”米尔豪斯瞪着眼睛道,“你以为魔法很简单?那需要大量的时间!”

    “对普通的法师的法师来说,魔法的确很难。但对于我们来说,这再简单不过了。”莱戈拉斯收回了笑嘻嘻的面容,严肃地道,“米尔豪斯·法力风暴,我要提醒你的是,你既然加入了我们,那么就不能有这种懒散的性格,我可不想以后为了救你而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看看那边吧。”莱戈拉斯指向了一个方向,那里海莉正盘坐在地上,被爱德华教导着不断地吸收空气中散逸的邪能,“海莉很可能会成为我们的一员,到时候,你这位强大的法师会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么?”

    米尔豪斯不可抑制地想起了海莉的强大而多方面的能力,使劲地摇了摇头。无论他怎么自傲,事实证明他是这个团队中,最弱小也是最不可靠的一个。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