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牢笼位于这个隐秘据点的南方,据马尔拉德介绍,里面关押着暗夜精灵的守望者玛维·影歌。

    说起这个玛维,马尔拉德露出了佩服的表情。对方身为一个身手高超的守望者,他是暗夜精灵看守者组织的首领,长期以追捕穷凶极恶的罪犯为己任。而在上古时期,妄图重塑永恒之井的伊利丹是他们的头号追捕对象。守望者玛维更是从达纳苏斯一直追得伊利丹到了外域的影月谷。

    据传,期间伊利丹几次被玛维抓获,又由于泰兰德和玛法里奥的介入而逃脱。因此,以玛维为首的看守者组织和达纳苏斯的关系并不好,后者为了救出伊利丹,甚至杀害了很多看守者的同胞。

    “这就是月之女祭司泰兰德·语风的做法?”爱德华皱眉道,他并不认同一族之长杀害同胞这种行为,如论如何,为了一个罪犯,哪怕是实力强大到可以用来对抗敌人的罪犯,都不应该杀害那些尽职的看守者。

    “这也说明了玛维是一个十分固执的人。”马尔拉德道,“月之女祭司或许是知道无法说服典狱长,才会选择趁她不在的时候直接下手的。”

    “好了,不必解释了,我现在就期望守望者牢笼,去见一见这位守望者女士。”爱德华转身就走。

    “指挥官,您要一个人去?”马尔拉德有点傻眼道,“守望者牢笼可是关押着玛维这个重要人物,那里守卫严密,您不可能一个人潜入那里。”

    “潜入?不,我不会潜入,我会直接捣毁这个地方。”爱德华头也不回地道,“你们可以跟来,但不要暴露自己的行踪。你们或许还需要在这里辛苦一段时间,在不久之后攻打黑暗神庙的时候,诸位将会成为主力。”

    马尔拉德和一名副手互相看了一眼,立刻召集的一些身手敏捷的神圣游侠,远远地跟着爱德华而去。

    …………

    守望者牢笼的地下监狱,一名酷似德莱尼人的男子站在玛维的牢笼前,看着牢笼之中坐着的守望者。

    被关押的守望者玛维,她的所有武器和装备都被收缴,只身穿一件单薄的背心,散乱而肮脏的长发遮住了她的面容,靠坐在墙角。

    “如果我们目的相同,阿卡玛,你要让我重获自由!如果伊利丹必需要死,他也要死在我的手上。”玛维的声音十分低沉,她似乎压抑着满腔的怒火,竭力用平静的语气跟眼前这个叫阿卡玛的破碎者说道。

    破碎者原为德莱尼人,和腐化的兽人战斗之后受到污染,变成被圣光所遗弃的破碎者。猎魔者骑士团的奴波顿的情况和他们相似,且前者和破碎者时常有联系。

    “玛维,时机尚未成熟。我花了数年时间以求摆脱现在的处境,我可不希望我的计划功亏一篑。”阿卡玛显得有写兴奋地道。

    “你真该死,阿卡玛!我可不是任你摆布的棋子。我有我的打算,我会将所有的怨恨发泄到伊利丹身上,但这决不会对你愚蠢的计划带来任何好处!”

    “愚蠢的计划?不,我的计划在以前看来,的确愚蠢,但现在不一样了。”阿卡玛有点歇斯底里地道,“我对伊利丹的仇恨,并不会比你少多少,玛维。我们原本应该是平等地合作伙伴的关系,但他干了什么?”

    “他剥离了我的灵魂,并奴役了我和我的族人,他将我们这些破碎者当成是炮灰和苦工!”阿卡玛恶狠狠地道,“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他忘记了当初是谁帮助他击败了玛瑟里顿,帮助他夺取了黑暗神庙。”

    “那么现在呢?难道你还有所依仗?”玛维嗤笑道。

    “当然!知道猎魔者骑士团么?”阿卡玛平静了下来道,“奴波顿先生是其中的一员,他会帮助我们打败伊利丹的。”

    “我……”

    阿卡玛还想再继续说下去,突然感觉到一股邪恶的气息走进了监狱。

    “你们在说什么?卑贱的破碎者。”一名恐惧魔王带着一头小鬼走了进来。

    “我在劝说这个女人不要试图逃跑。”阿卡玛咬了一下牙齿,半跪了下来道,“您知道的,伊利丹大人是要她尝尝万年的牢狱之苦,如果她试图逃跑和自杀,那就违背了大人的意愿了。”

    “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可不要耍我,阿卡玛。伊利丹大人嘱咐过我无论如何也要看好玛维。如果让我知道你对我隐瞒了什么,我会像弄死只蚂蚁一样杀掉你!”

    “向您保证,请转告主人,在阿卡玛和他的破碎者看守下,那个女人是不会逃脱的。”

    恐惧魔王不屑地哼了一声,正打算离开,突然整个地底监狱一阵剧烈的摇晃。从阴暗的阶梯走廊之中,传来了各种声音。

    “该死的!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惧魔王听到了地面一阵阵的惨叫,那是他十分熟悉的惨叫声,是那些恶魔的惨叫。

    阿卡玛惊讶地看向了楼梯口,玛维和抬起了头,一双散发着光华的双眼盯着那里。

    惨叫声并没有持续了很久就平息了下来,恐惧魔王绝对有点不对劲,在这些惨叫声当中,他基本没听到什么打斗声。

    这不合常理,在重兵把守的守望者牢笼,如果有大部队进攻,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地下楼梯口,恐惧魔王不由分说,一挥手就挥出了大量的腐蚀虫群劈头盖脸地向着这个人影冲去。

    一道圣光屏障从楼梯口“吐”了出来,十分轻松地就将这些虫群化成了焦炭。

    “你是谁!”见眼前这个人类,恐惧魔王感到了一阵阵地恐惧,对方身上的圣光实在是太强烈了,他从未在一个人类的身上见到过如此强烈的圣光。

    “又一个恐惧魔王?”进来的当然是爱德华,以他现在的实力,单人摧毁这样一个恶魔巢穴并不需要多久。

    “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海莉,爱德华·李在这里等她。”爱德华随手一扔,将一个恶魔的头颅抛在了地上。

    看着地面上滚动的恶魔卫士的头颅,恐惧魔王浑身颤抖。

    恐惧魔王是一种对危险十分敏感的恶魔,他能够感知到眼前这个人类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于是不顾形象地和他的小鬼窜向了地底楼梯口。

    一道圣光之握抓住了他的喉咙,之后传来了爱德华冷酷的声音:“我可没说你能离开,我说的是这只小鬼可以回去报信了。”

    被强大的圣光之力掐的几乎窒息的恐惧魔王很想说寻理者海莉根本听不懂恶魔语言,但紧接着而来的剧痛让他彻底失去了开口的能力。

    (未完待续。)(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  天娇九命猫  绝世丹尊  穿越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