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袍巫师米斯兰达!”迪耐瑟恶狠狠地瞪着甘道夫道,“你总是伴随着灾难而来,这次也不例外。你那让人恶心的目光现在终于盯向了刚铎的皇权,而且还是现在这种时候!”

    “自诩正义的巫师,难道你想刚铎毁灭在索伦的手中吗!”摄政宰相又看向了站在阿拉贡身旁的法拉墨,“过来,我的儿子,你也想和你的父亲作对吗?”

    “父亲,看清楚陛下手中的圣剑了吗?”法拉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最终还是咬牙道,“阿拉贡是正统的皇室继承人,您作为摄政宰相,就必须在王者归来的时候,将权杖交给他!”

    “很好!我总算没看错你,法拉墨,我的小儿子。”法拉墨给了迪耐瑟一记沉重的打击,让他似乎有了一种众叛亲离的感觉,“如果波罗莫在这里,他绝对会站在我的一边。”

    “你错了,宰相阁下。”爱德华说道,“波罗莫是刚铎最忠诚的勇士,他在得知了阿拉贡的身份之后,就已经默认了他刚铎国王的身份。为此,他几次克制住自己的贪念,尽忠职守地保护着我们远征队另外一个重要的人物。因为他知道,这是国王的意志。”

    “迪耐瑟先生,放下你手中的权杖,将它交给有资格握着它的人。”爱德华上前走了一步,迪耐瑟以及他四周的贵族和卫兵都迫于这位传奇英雄的威名,向后退了一步,“我们来这里是为了领导刚铎的人民,而不是来内讧的。”

    “爱德华·李,你有什么资格插手我刚铎的政务?”迪耐瑟心中焦急,他已经看出了贵族们的脸上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城堡和城镇的领主而已,像你这样的存在在我们刚铎有很多很多,你自以为杀了一头巨龙,就能够对他国指手画脚吗?”

    “我从很久以前就看出了你们的企图。”迪耐瑟不屑道,“你们猎魔者骑士团不断侵吞着来自各国的优秀人才,用强大的技巧为诱饵,腐蚀着他们的心灵,以此来给他们灌输你的理念。你让我欣赏的只有你的忍耐力,直到今天才原形毕露,你最终的目标就是刚铎!你想将刚铎纳入你们猎魔者骑士团的麾下而已!”

    “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野人,自称是阿拉松之子的家伙,他就是你控制我们刚铎的傀儡。”

    不得不说,迪耐瑟的反击十分犀利,他似乎在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了猎魔者骑士团的动向,并一直给刚铎的人灌输一种“猎魔者骑士团没什么了不起”的思想,直到要塞战役胜利,他的小儿子私自出走之后,猎魔者骑士团的威名才冲破了这种愚民之策,让这里的人们认识到了这个新近崛起组织的实力。

    “闭嘴吧,迪耐瑟。”阿拉贡终于忍不住斥责了起来,站在他身旁的圣骑士们也露出了不忿的表情,“猎魔者骑士团想要控制刚铎?这真是笑话!”

    “一个一直待在七层保护之中的人知道什么?如果骑士团想要控制一些国家,那么现在的孤山矮人、瑞文戴尔、幽暗密林、萝斯洛里安乃至洛汗国,都将纳入骑士团的版图。然而你可以问问我身边的这些圣骑士。当法拉墨想要回国的时候,爱德华是怎么做的?”

    “他允许了法拉墨这个要塞最后一名将领的离开,并将五百圣骑士交给了法拉墨统帅。你现在可以问问他们,他们当中哪一个不是当年那些被你放弃的少年长大,或是那些老人的后代?”

    “即使他们是被你放弃的人,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跟随着法拉墨来到了刚铎,因为他们的信念告诉他们,他们需要保卫自己的国家!”

    “猎魔者骑士团是一支正义之师,我为自己曾经是骑士团的教官而感到荣耀!”

    “而你,刚铎的摄政宰相,却在这里为了自己的权利用恶毒的语言诬蔑他们,这是我绝对无法容忍的。”

    阿拉贡举起了手中的圣剑,让这柄象征着权力和血统的剑在朝阳之中闪烁着光辉道:“现在,我以第十六任登丹人国王的名义,命令你们抓住这个企图篡位的罪犯!”

    说完,阿拉贡上前一步,站在了爱德华的身边。

    “不要被他的妖言和武力所击倒!他就是一个猎魔者骑士团的士兵而已,给我抓住他们!”迪耐瑟疯狂地大叫了起来,做着最后的挣扎。

    皇宫的士兵们见双方各执一词,都不知道要听那一边的才好。他们齐齐将目光看向了卫士长和刚铎议会的那些贵族,等待着他们的裁决。

    米纳斯提力斯的卫士长是一名叫做贝瑞贡的男子,他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就上前说道,“宰相大人,我很想相信您的话,但这柄纳希尔圣剑却是真的,您对此有什么解释?”

    “纳希尔圣剑早已折断,一直都被保存在瑞文戴尔之中。这柄剑是假的,是精灵们制造出来的赝品!”

    “这理由很难让人信服,迪耐瑟大人。精灵们不会制造假货。更何况,这里的人都能看出这柄剑是不是赝品。”贝瑞贡耸了耸肩道,“古老的传说告诉我们,只有刚铎皇室血统的人,手持圣剑才能散发出令人臣服的光芒,我们都不认为这种光芒会是一柄假货散发出来的。”

    “但圣剑折断是事实,这位阿拉贡先生,您能解释一下吗?”

    “这把剑现在名为安都瑞尔,是用纳希尔圣剑的碎片重铸而成的。”阿拉贡没有解释太多,他相信明眼人就能看出来。

    贝瑞贡点了点头,半跪了下来,对着阿拉贡行礼。随着他行礼,其他皇宫卫士也跪下行礼。刚铎议会的贵族们交头接耳地讨论了一下之后,也齐齐地半跪了下来。

    迪耐瑟脸色苍白,他的手紧紧地抓着权杖上的真知晶球,喃喃地嘀咕着:“不,这和我看到的未来不一样……”

    “陛下,请看在我父亲多年为刚铎效劳和我的份上,饶他一命。”法拉墨见迪耐瑟大势已去,就跪了下来求情道,“他的罪名还不足以致死,如果您坚持要处死他的话,请让我替他受罪!”

    “起来吧,我的勇士,我本来就不打算处死他。”阿拉贡走到了跪倒在地的迪耐瑟面前道,“现在,迪耐瑟,献上你的权杖,跟着法拉墨一起回去吧。希望你以后可以在你两个儿子的陪伴之下,安享晚年。”

    当阿拉贡拿走他手中的权杖的时候,迪耐瑟仿佛突然老了十几岁。他的意志似乎在这一刻完全崩溃,原本威严的脸上出现了傻乎乎的笑容。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逆天龙神  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