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伊多拉斯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天空阴沉地看不见月亮,即将入冬的让人们感受到了一阵阵寒意。

    但是这种并不是很好的天气,却挡不住洛汗国人民的欢庆。就在几天,他们击败了不可一世的萨鲁曼和登兰德人的联军,让迷雾山脉南部的广大地区脱离了战争的阴影。

    他们可以放心地在草原上放牧、他们可以四处地旅行和走亲访友,而不必担心半兽人的袭击,因为在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半兽人的踪迹,那些为战争而生的艾辛格半兽人已经全军覆没了!

    伊多拉斯城中一片喜庆,然而在国王的宫殿中,希尤顿举起了一杯酒,低了下头颅,带着众多的将领和重臣正在死去的将士默哀。

    萨鲁曼——曾经的白袍巫师,现在被俘的囚徒被绑住了全身,半跪在中央。他似乎知道今天难逃一死,脸上并没有沮丧和懊恼,而是平静地看着四周的人,眼中还充斥着一丝怜悯。

    默哀结束之后,人群自动向后退了几步,将萨鲁曼暴露在了大厅的中央。他们知道,在庆功宴之前,必须对这个敌人的首领进行审判,就好象对葛力马那样。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可以尽情地发泄对变节巫师的憎恨。

    “萨鲁曼,我洛汗国曾经的盟友,现在的变节者,在接受审判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希尤顿来到了萨鲁曼的面前道。

    “审判?呵呵,你们这些可笑的凡人,你们有什么资格审判一名强大的迈雅?”萨鲁曼大笑了起来,“我是维拉派往中土大陆行走的使者,是仅次于维拉的次神,你们没有资格审判我。”

    “放了我,洛汗国的国王。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和平共处,我可以成为你的宰相,帮助洛汗国成为南方最强大的国家。”萨鲁曼似乎在为自己的生命作最后的努力,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蛊惑,“洛汗国将超越刚铎,并攻下米纳斯提力斯,一统南方。到时候,洛汗国再也不用惧怕西北方登兰德人,也不用为刚铎付出任何誓言。而你,希尤顿,将成为洛汗国历史上最为英明的国王!”

    萨鲁曼描绘着美好的未来,他的畅想居然打动了很多,让这些人陷入了迷茫之中。

    “够了!邪恶的巫师!”希尤顿突然大喝一声,让很多人回过了神来,“你的这个声音在我被控制的那段时间里,我听得太多了。你别想用花言巧语迷惑我!我告诉你,那没有用,你今天除了一死,以谢那些被你杀死的平民和将领之外,没有第二个结局!”

    “在索伦之后,你是我们迈雅一族的第二个耻辱。”甘道夫走了出来道,“萨鲁曼,你给中土大陆带来了灾难,你让无数的人陷入了战争的阴影,但是你可以拯救他们。你和索伦联盟,一定知道他的计划,告诉我们,或许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他没有生路可走。”爱德华排众而出,盯着萨鲁曼道,“直到现在,我依然看不到他有悔改的迹象,甘道夫。他的行为带来了太多的灾难,太多的人因为他而死去;太多的家园因为他而消失;他的罪孽比葛力马更加深重,葛力马既然被判处了绞刑,那么为了公正,这名巫师也必须被判死刑。”

    “但是他了解索伦的很多秘密,我们可以……”

    “白袍巫师甘道夫。”比翁有点看不下去了,说道,“我们不需要知道索伦的秘密,他的目标无非有两个,至尊魔戒和刚铎。到了现在,索伦已经无路可逃了。他北方的大本营现在估计已经被矮人大军攻战,艾辛格的军队也被我们肃清,现在只剩下魔多和他本人了。”

    “没错,比翁说得很对。”爱德华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集合所有的力量,抵挡索伦最后的大军,只要击败这股大军,索伦本身不足为惧。更何况,至尊魔戒还在我们的手中。”

    “作为同族,你必须尽快地消灭这种害群之马,而不是因为你的怜悯,让以后更多的人陷入灾难。”

    甘道夫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哈哈哈!圣骑士?猎魔者?”萨鲁曼突然大笑了起来,毫不畏惧地盯着爱德华道,“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古老的预言中根本没有你们。我不相信你们是为了可笑的正义而无条件付出的,告诉我,屠龙者爱德华,你们的目的何在?”

    “到了现在你还在试图挑拨,可怜的萨鲁曼。”爱德华平静地道,“过去的历史可以回答你所有的问题,你这种人是不会理解我们的。可笑的正义?你能说出这种话,就说明你的心充满了冷酷和自私。”

    “********,陛下,宣判吧。”爱德华对希尤顿说了一句,就后退到了人群之中。

    希尤顿点了点头,高声宣读了萨鲁曼一系列的罪状,最后他决定接受爱德华的建议,对萨鲁曼执行火刑!

    “我诅咒你!爱德华·李!”在被架到广场火刑架上的时候,萨鲁曼疯狂地大骂了起来,“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们这些不知所谓的圣骑士!如果没有你们,洛汗国将是我的!我将统治整个中土大陆!”

    “你错了,邪恶巫师。”爱德华将火把扔到了火刑架上,平静地道,“即使没有我们,也会有其他人来阻止你,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看着熊熊烈火之中不断挣扎、咒骂和哀嚎的迈雅,甘道夫突然有点失落。曾几何时,这位曾经的同伴还是正义的代表、圣白议会的议长,而如今,却落得被烈火炙烤,灵魂也得不到安息的下场。

    和甘道夫的失落相比,洛汗国的人民却是一片欢呼,他们将所有能够扔的东西都丢向了火刑架上的萨鲁曼,以此来发泄他们对这个巫师的憎恨。

    “看看民众的心声吧,甘道夫。”阿拉贡拍了拍白袍圣徒的肩膀道,“看看他们,我就认为爱德华的建议没有错,纵观中土大陆的历史,哪一次不是没有彻底斩除邪恶而引起的战乱?”

    “你这是在对自己的祖先有疑问?”甘道夫反问道。

    “没错,我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阿拉贡直接承认道,“事实证明,我的祖先埃西铎错了,如果他当初没有贪图魔戒的力量,直接将至尊魔戒投入到末日火山中,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了。我作为他的后代,必须为他的错误负责。”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