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呸!那是什么东西?这么大的威力,居然能够摧毁城墙!”金雳从一堆碎石堆里爬了出来,站得比较近的他被爆炸的热浪揭飞,幸好有圣光的保护才没有受伤。

    “没事吧,金雳。”莱戈拉斯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将矮人提了起来,“可能是萨鲁曼的邪恶炼金物。”

    “糟糕!有敌人冲入了城堡!”金雳看着如潮水般涌入的敌人,大叫了起来。

    “去吧,剑锋矮人阁下,现在正是发挥你作用的时刻,去率领城堡里的圣骑士。”莱戈拉斯倒,“让我看看,你和比翁谁更适合这个位置。”

    “当然是我!强大的剑锋矮人金雳!”矮人兴奋地大叫了一声,手持着他的长柄武器冲下了城墙。

    圣骑士一直都在城墙之后整装待命,其中的一百人被伊欧墨带到了小城门附近,抵挡攻打城门的敌军。

    他们见到城墙被破,就知道他们杀敌的时机来临了,纷纷跳上了战马,拿起了武器。

    金雳蹦蹦跳跳地跑向了这里,一个跳跃就跳上了他的山羊坐骑。这匹山羊是希尤顿为了感谢他而从洛汗山羊之中挑选出来的,虽然比不上铁丘陵山羊,但也十分强壮。

    “好了,伙计们,你们的统帅回来了,现在让敌人看看我们圣骑士的厉害!”金雳哈哈大笑道。

    “金雳统帅,你作为剑锋,行不行啊,似乎太小了。”有圣骑士看着矮小的金雳和山羊,笑道。

    “闭嘴!圣骑士,我可是剑锋矮人金雳!你们这些小崽子跟紧我,可不要堕了我们圣光剑锋阵的威名!”

    “领命!”圣骑士们立刻大呼道。

    “圣骑士们!组成圣光剑锋阵!冲锋!”金雳大吼一声,挺起长柄斧,全身激发了圣光,冲向了城墙的缺口。

    而此时的城墙缺口处,强兽人、野蛮人、巨魔强顶着箭雨和令他们十分不舒服的圣光,嚎叫着杀入了城内。被爆炸弄得惊慌失措的守军根本挡不住他们,顷刻之间就被砍倒了一大批。正当萨鲁曼大军的前锋部队准备继续杀入城中的时候,隆隆的马蹄声在城中响起。

    金雳意气风发,率领着圣光的钢铁洪流,从城中急奔而来。他作为剑锋虽然看上去矮了一截,但他激发圣光明显要比其他的圣骑士强大许多,就如同组成这把圣光短剑的剑尖上汇聚着一团神圣的光华。

    抵抗的守军发现圣骑士出击了,不约而同地为他们让出了一条路,并发出了欢呼声。他们见识过圣骑士的厉害,知道这些敌人要倒霉了。

    战场之上,圣光短剑再现,它轻易地就击溃了冲入号角堡的敌军,一路势如破竹,冲向了城墙外,在密密麻麻的敌军之中横冲直撞,所过之处,血流成河。

    一头巨魔挥舞着巨大的钉头锤想要挡住圣光短剑去路,金雳狞笑了一下,长柄斧突然圣光大亮,就好象长了一截。由圣光组成的尖刺携带着骑士冲锋巨大的惯性,瞬间就击穿了巨魔的身躯,庞大的躯体被顶向了空中,抛洒着鲜血。

    这就是作为剑锋的职责,他们必须毫无畏惧、冲破所有阻挡他们的人,并统领圣光剑锋的方向。

    洛汗国的其他骑士也被他们所激励,跳上了战马跟在他们的后面,奋勇杀敌。

    “我们也上吧!”阿拉贡和伊欧墨相互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金雳干得不错,我们可不能落后了!”

    “当然!我绝对不会输给这位爱出风头的矮人师傅。”伊欧墨也笑道,然后看向了他的妹妹,“跟紧我,伊欧玟,你没有经历过战场,要小心。”

    “不用你担心!伊欧墨。”女圣骑士紧紧握住她的盾牌和长剑道,“我也不会输给你,洛汗国的骠骑元帅!”

    “来吧!让这些邪恶的敌人去死吧!打开城门!”希尤德也是一位能征善战的将领,作为洛汗国的继承人和第二骠骑军团的统帅,在这种关乎洛汗国生死存亡的战役中,他必须表现出足够的勇气。

    四人并肩冲锋,很快从打开的大门之中杀了出去,在狭窄的阶梯上向着下面的战场前进。

    在这段阶梯上,只有四人可以接战,而如果是骑兵的话,最多只能并肩三骑。经验丰富的阿拉贡、伊欧墨和希尤德率先前冲,将战场新兵伊欧玟挤到了他们的后方。

    这让伊欧玟非常气愤,却也无可奈何。

    阿拉贡和伊欧墨都是强大的圣骑士,希尤德也是一名战将。在三人的面前,没有任何敌人是他们的对手,从城门中冲出的骑兵很快就冲破了敌军的阻拦,冲入了战场当中,并形成另一个较小的圣光剑锋阵。

    两柄圣光短剑在战场上不断地盘旋搅动,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打乱了萨鲁曼大军的阵势,由伊欧墨作为剑锋的圣光短剑直直地冲向了敌军的抛石机阵地,在那里转了一个圈,就将这些威胁着城墙的抛石机摧毁殆尽。

    伊欧玟跟在阿拉贡的身旁,显得十分兴奋和活跃,她卖力地挥动着她的长剑,竭尽全力地激发着圣光,终于体会到了她在战场上的作用。

    就在这时,雨逐渐地小了起来,天空之中乌云也开始消散,强烈的阳光终于破开了乌云,照射在这片泥泞的大地上。

    甘道夫站在高塔之上,高举着法杖,犹如天神下凡,而他身后则站着三名激动的女牧师,爱德华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似乎是要迎接光明的到来,在圣盔谷峡谷的一处陡坡上,一支身穿银白色盔甲、高举着猎魔者旗帜的队伍,出现在了那里。比翁和哈尔迪尔分别站在队伍的最前方,大量的神圣游侠出现在了峡谷的两侧,搭弓瞄准了谷底下的萨鲁曼大军。

    在他们的上空,作为引导者的艾兰迎着阳光,张开了巨大的翅膀,发出了一阵响彻天地的鸣叫声。它的背上,爱德华高举着星耀,看着下面的战场。

    洛汗的国王希尤顿亲自带着大量的骠骑大军冲出了城墙的缺口,高喊着口号,加入了战场。

    比翁挥了一下手,曾经强大的白袍巫师萨鲁曼被五花大绑着押了出来,被比翁踢了一脚半跪了下来。现在的白袍巫师披头散发,白色的长袍破败不堪,浑身上下也是伤痕累累。

    他的面容被散乱的头发遮住,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所有人都可以猜想出他现在的心情——一名成为阶下囚的巫师的心情。

    “叛逆的巫师已经被抓!邪恶的巢**已经被我们捣毁!勇士们,现在正是我们反击的时刻了!”爱德华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为了中土大陆的和平!为了消灭邪恶的根源!杀光这些索伦的爪牙!一个都不要放过!”

    “杀光他们!”战场上所有正义阵营的人都振奋地大吼了起来,这股声音在峡谷之中回荡,激励着所有为正义事业而奋斗的勇士。

    峡谷两侧神圣游侠的银色箭矢率先拉响了反击的号角,随后山谷上的披皮人前锋齐齐怒吼了一声,变身成了装甲巨熊,势不可挡地冲了下来。

    残破不堪的号角堡中,所有士兵都追随着他们的国王陛下冲了出来,响应着爱德华的号召,杀向了萨鲁曼的大军。

    一场彻底斩除中土大陆中南部邪恶势力的反击正式打响了!

    看着首领萨鲁曼被抓,军队陷入了包围之中,即使是再凶恶残忍的强兽人,也没有反抗的念头。

    首先开始溃败的,是作为援军出现的登兰德人,他们对洛汗国的仇恨使得他们很轻易地被萨鲁曼所利用,作为大军的一部分进攻洛汗国。

    现在眼见战局不利,第一个逃跑就是登兰德人,他们可不想和半兽人一起被屠杀,毕竟他们也算是中土大陆的一个国家,并不完全属于邪恶阵营。

    随后,半兽人也开始溃败,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其中却缺乏足以统帅大军的人物。这就使得半兽人大军缺乏凝聚力,一旦出现溃败的局面,很难再回转。

    反观洛汗国的军队,他们用尽了全力追杀着曾经令他们瑟瑟发抖的敌人,而不需要担心有伏兵。因为他们的大本营已经被摧毁,根本没有其他的势力来接应他们。

    这场反击一直持续了五天之久。

    萨鲁曼的大军从圣盔谷北部的谷口逃窜,在这里分成了两股。

    登兰德人逃向西北的家园,而半兽人则向东逃亡,试图逃向魔多。

    希尤顿并没有对登兰德人赶尽杀绝,他命令了大部分的军队,向东追杀半兽人,一直追到了树沐河边,才将几乎所有半兽人斩杀殆尽!

    面对洛汗国骠骑、圣骑士和神圣游侠的追杀,大部分都为步兵的半兽人根本逃无可逃,他们大多数都是从背后被箭矢和飞矛所杀,只有少部分狼骑兵逃脱了死亡的命运。

    半兽人和巨魔的尸体,从圣盔谷谷口一直沿着什利亨山脉北部山脚,延伸到了费瑞安森林北部的树沐河畔,犹如一条死亡之线。

    “我们胜利了!勇士们,尽情欢呼吧!”在树沐河边,希尤顿举起了手中的国王宝剑,大笑着宣布道。

    历经了磨难的洛汗国士兵和少部分参与追杀的民众都大声高喊着吾王万岁的口号地欢呼了起来,期间还充斥着不少喜极而泣的声音。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逆天龙神  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