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箭矢就在射在精疲力竭的希尤德的脑门上,却突然停在了希尤德的面前。希尤德冷汗直流,这枚箭矢只要再进一步,就能要了他的命,他甚至能够从箭矢的箭头上闻到半兽人的恶臭和死亡的阴影。

    爱德华一直都在关注着希尤德,这可是他们进入伊多拉斯的关键人物,不容有失。他见到一枚速度极快箭矢飞向了希尤德,立刻眯起了眼睛,全神贯注之下张开了他的左手。

    法师之手准确地抓住了偷袭者的箭矢,让爱德华松了一口气。

    强兽人首领见偷袭失败,咒骂了一声,赶紧拉起座狼缰绳向后撤退。大量的骑兵已经冲入了战场,一部分骑兵将希尤德团团保护了起来,一部分则绕开,向着撤退的强兽人追击。在骑兵团的飞矛之中,不断有强兽人落马,随后不是骑兵被捅死,就是被战马踩死。

    伊欧墨从战马上跳了下来,扶住了几乎要倒在地上的希尤德,关切地询问着他的伤势。

    爱德华也下了马,打量着这位王子殿下。

    “我没事,只是有一些脱力和皮外伤。”希尤德喘着粗气道,“感谢你的救援,我的老朋友。还有这位……”

    “这位是我们猎魔者骑士团的指挥官阁下,爱德华·李。”

    “啊!您就是那位屠龙者!”希尤德并没有身为王子的那种高傲,反而更像是一个憧憬英雄的年轻人。他瞪大了眼睛,惊讶地叫着,几次想站起来行礼却都以失败告终。

    “殿下,不用客气。”爱德华张开了左手,一股圣光笼罩在了希尤德的身上。

    沐浴在圣光之下的希尤德闭上了眼睛,露出了十分享受的表情,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很荣幸见到您,爱德华阁下,同时也十分感谢您救了我一命。”希尤德终于有力气对着爱德华行礼致谢。

    伊欧墨羡慕地看着爱德华,他在猎魔者要塞学习的是如何运用圣光去战斗,而他的妹妹伊欧玟才学习一些治疗的手段,他并没有能力救治希尤德。

    “殿下,你们怎么会进入半兽人和登兰德人的伏击圈?”伊欧墨问道。

    一说起这个,希尤德的脸色开始扭曲,变得怒不可遏:“我现在很肯定!那个该死的葛力马已经被萨鲁曼买通了!我们的行军路线只有我、父王、伊欧玟和那个混蛋知道。”

    “如果不是你们的突然出现,我和我的第二骠骑军团,全部会死在这里!”

    希尤德看着那些幸存的骑士和大量倒在地上的骑兵,流出了眼泪,经过这一次伏击,他的第二军团几乎所剩无几。

    伊欧墨拍了拍希尤德的肩膀,无言地安慰着他。

    晚上的时候,追击强兽人的骑兵返回了,他们不敢过于深入北方,那里是艾辛格的地盘。

    “我有一个计划,或许能够解决殿下的烦恼。”爱德华目光闪烁着道。

    …………

    几天之后,希尤德拖着疲惫的身躯,和一些卫兵一起回到了伊多拉斯。他一下马,就带着一名卫兵走向了伊多拉斯的国王宫殿。

    国王的卫士长哈玛将他拦了下来道:“殿下,您必须解除武器,才能进去见国王。”

    “该死的!这里是洛汗国的都城伊多拉斯,我现在有紧急的军情向父王回报,你居然要我解除武器?”

    哈玛犹豫了一下,但并没有退让,这位效忠于国王陛下的老将一直都会认真贯彻着国王的命令。

    “难怪你只能当一个卫士长!”希尤德瞪了哈玛一眼,拿下了他的佩剑,愤怒地扔在了哈玛的胸口。

    哈玛笑了笑,并不生气,又十分尽职解下了希尤德卫兵的长剑。

    就连这位尽职的卫士长都没有发现,希尤德身边的卫兵直到现在,还带着一个罩住大半个脸的头盔。

    进入宫殿之后,希尤德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洛汗国王希尤顿,以及大部分时间都陪在他身边的葛力马。他半跪了下来,向着希尤顿行礼。

    “王子殿下,您这是怎么了?您不是带兵前往了埃辛河渡口了吗?”希尤顿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似乎无力说话。他身边的葛力马就开口用揶揄的口气道。

    “父王,我们在前往埃辛渡口的路上,就遭到了强兽人和登兰德人的伏击,几乎全军覆没,只有我和少部分骑兵逃了回来。”希尤德瞪了葛力马一眼道。

    “噢噢噢,我听到了什么?”葛力马一听到希尤德的话,就来了精神,苍白脸上的揶揄之色更浓了,“您,希尤德,洛汗王国第一顺位继承人,尊敬的王子殿下,勇猛的第二骠骑元帅,居然战败而归了?您还让洛汗国为数不多的精锐骑兵几乎全军覆没?”

    “不止如此,你还让埃辛渡口孤立无援,那里的人民几乎惨遭屠杀,那里的……”

    “够了,你这个混帐东西!”希尤德终于忍不住怒气,站了起来大骂道,“是谁告诉我萨鲁曼是我们的盟友?是谁说埃辛渡口很安全?是谁泄漏了我们第二军团的行踪?”

    “你这个****一样的叛东西,你有资格指责我们这些浴血奋战的人吗?今天,我要杀了你这个祸害!”

    说完,希尤德扑向了葛力马,但一个虚弱的声音阻止了他:“住手,希尤德,你难道要造反吗?”

    希尤德停了下来,随后被卫兵抓住,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希尤顿。

    “果然有一股邪恶的力量迷惑了您,陛下。”这时,希尤德身边的卫兵站了起来,摘下了头盔,露出了爱德华的脸,“我曾经在瑞文戴尔遇到过这种力量,那时候这还是一种神圣的力量。”

    “你是什么人!”葛力马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忽略了希尤德带来的人!

    “你不用认识我,内心邪恶而自私的人。”爱德华对葛力马不屑一顾,他张开了左手,一道圣光笼罩住了希尤顿。

    希尤顿的脸色开始扭曲,全身上下剧烈地颤抖起来,他的皮肤开始冒烟,一股恶臭瞬间弥漫了整个大厅。

    葛力马惊慌失措地退后了几步,大声喊叫道:“抓住这个人!他想行刺国王!王子殿下和他同谋!杀了他们!”

    立刻就有士兵习惯性地上前,但一道连锁闪电突然在他们之间乱窜,瞬间将这些卫兵电倒在地,其中就包括那位尽职的哈玛卫士长。

    “爱德华·重剑!”希尤顿此时面露痛苦,盯着爱德华不甘地道。

    “好久不见,萨鲁曼,自从瑞文戴尔一别,似乎有八十年了吧?”爱德华道,“你的叛乱让我们很痛心,没想到曾经正义的代表,圣白议会的议长,现在会甘当索伦走狗。”

    “现在,让我将你从希尤顿陛下的身上驱除出去吧。你是想要感受一下闪电,还是圣光?”

    “你谁也驱除不了,你的圣光只会让我感到恶心!”希尤顿颤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但爱德华一张手,虚无的法师之手就将他按在了王座上。

    “既然这样,那我替你选择吧!圣光,驱除邪恶!光复正义!”

    随着爱德华呼喊,一股强大的圣光从他的身上向四周弥漫,整个大厅之中几乎一片银色。在场人想要遮住眼睛,但突然发现这些光亮对他们来说并不刺眼,反而能够净化他们的心灵,让他们感到无比的舒适。

    在这片圣光当中,希尤顿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曾经苍白而布满病态的皮肤慢慢变得光滑,干枯的头发也变得充满活力,被一层灰败蒙蔽的眼睛也恢复如常人。

    希尤顿犹如刚刚苏醒一般,脸上不再有痛苦的表情。

    希尤德冲了上去,扶住了自己的父亲,满脸都是惊喜的泪水。

    “希尤德,我的儿子,我好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你了。”希尤顿抚摸着希尤德的脸道,“我仿佛做了一场十分漫长的噩梦。”

    “父亲,你的病好了,你不会再受萨鲁曼的控制了。我们洛汗国还有希望!”

    希尤顿欣慰地点了点头,又看向了爱德华:“屠龙者爱德华?”

    “向您致敬,陛下。”爱德华行礼道,“欢迎回到您的国家。”(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