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决定和伊欧墨去伊多拉斯看看。洛汗国是南方两大人类国度的重要一员,如今萨鲁曼反叛,纠集半兽人大军对南方虎视眈眈,如果没有洛汗国的抵挡,那么他们的大军将会长驱直入,攻占洛汗国的同时,对刚铎形成压迫。

    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即使猎魔者骑士团参战,也无力回天。

    洛汗国必须加入抵抗邪恶的队伍中来!

    于是,骑士团四人一兽兵分了两路,爱德华和伊欧墨前往伊多拉斯,而其他三人寻找梅里和皮聘的踪迹,然后在伊多拉斯汇合。爱德华相信,凭借三人的能力和索雷,只要不碰到大股的半兽人军队,没有任何危险。

    伊欧墨对爱德华十分好奇,一路上他一直都在和爱德华聊天,听他讲述当年五军之战和要塞战役时候的事情。伊欧墨也是骑士团之中比较出色的一员,正直的信念之心让他拥有了强大的圣光力量,他知道圣光能够减缓圣骑士的衰老,但绝对不可能如传说中的那样永生。

    而传说中的爱德华,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经过了四十年,他的容颜依旧没有变化。伊欧墨感到吃惊的同时,也只能用对方的圣光比自己强大很多来解释。

    爱德华也没有就这个话题深入下去,转而问起了洛汗国以及他妹妹伊欧玟的情况。

    “伊欧玟比我小四岁,但她的圣光力量却和我不相上下。”伊欧墨道,“我们从猎魔者要塞回到洛汗国的时候,就没有见到陛下,只能从民众那里打听一些有关于陛下的事情。”

    “情况对我们很不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陛下开始迅速地衰老,而且变得不理国事,很少出现在民众的面前。”

    “那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葛力马成了陛下的口舌,他现在地位几乎等同于刚铎的摄政宰相,对民众颐指气使,毫无怜悯之心。”

    “为了见到陛下,询问缘由。我和伊欧玟在希尤德王子的帮助下,终于见到了陛下。”

    “当我们远远地看见陛下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那还是曾经权威甚重、果断而富有领袖魅力的国王!他变得十分苍老,阴郁,他的眼睛似乎被一层灰白蒙住,说话有气无力,不关心任何事。我以圣光发誓,我在陛下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邪恶的力量,缭绕在他的四周,蒙蔽着他的思想和视听。”

    “伊欧玟想要上前和陛下说话,但是被卫兵拦住了。随后,葛力马那个混帐就以那莫须有的罪名,将我的妹妹囚禁了起来,并以叛逆的罪行放逐了我带来的圣骑士军团。”

    说到这里伊欧墨脸色阴沉,口中不断地咒骂着葛力马。

    “所幸的是,在伊多拉斯,不是所有的人都看不清真相,还有不少骑兵跟着我们离开了那里,宁愿在毫无补给的情况下和肆虐洛汗国的半兽人作战,也不愿待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爱德华一直都在倾听着他的诉说,等伊欧墨说完,他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也就是说,目前在洛汗国之内,能够看清局势的只有你和你的妹妹,还有就是希尤德王子?”爱德华道,“那么作为王位的继承人以及明白真相的人,希尤德王子危险了。”

    伊欧墨顿时焦急了起来。他和希尤德王子的关系很好,如果后者不是王位的继承人,他或许会和伊欧墨一起前往猎魔者要塞学习。

    预见了这个危机,爱德华和伊欧墨率领着圣骑士快马加鞭,终于在几天之后进入了西洛汗。

    刚刚进入这片区域,骑士团就在丘陵上遭遇了一支敌军。这支敌军主要由强兽人和登兰德人组成,他们骑着座狼,将一群洛汗国的骑兵围在中间,不断地发动攻击。大量的战马和骑士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形势危在旦夕。

    “那是希尤德王子的第二骠骑军团!”伊欧墨一看到骑兵团还没有倒下的旗帜,立刻愤怒地大叫了起来。

    骑兵团在丘陵和草原上的机动能力非常强大,一般不会被包围。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他们被出卖了,进入了半兽人的伏击圈。

    “随我营救王子殿下!第三骠骑军团!冲锋!”作为圣骑士和洛汗国第三骠骑元帅,伊欧墨立刻发出了命令,大量的骑兵高呼着杀敌的口号,在激昂的号角声中,追随着他们的统帅冲向了半兽人大军。

    爱德华并没有接管这支队伍的指挥权,他跟在了伊欧墨的身旁,高举着星耀,浑身上下圣光闪耀,圣命勇气光环笼罩了整支队伍。

    被圣命勇气光环所笼罩的骑士,都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和勇气,哪怕在强大的存在在他们的面前,也不会让他们产生恐惧。

    洛汗国的王子希尤德此时已经万念俱灰,他的骑兵团在进入伏击圈之后,他就有预感自己很难活着离开。他们第二骠骑军团的行军路线十分隐秘,不可能会被半兽人和登兰德人伏击,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洛汗国之中出现了叛徒。

    希尤德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那个让他恶心的葛力马,但他现在身陷重围,根本不能拿对方怎么样。

    就在这个时候,希尤德听到了令他精神一震的号角声,那是洛汗国冲锋号角独有的音色。随后,他在重重包围之后,看到了一股冲天而起的圣光。

    听到了这个号角声,残存的骑士们也是大为振奋,不用希尤德发出命令,就集体向着他靠拢,用自己的身躯来保护洛汗国的希望。

    “勇士们!坚持住!伊欧墨将军来救援我们了!”希尤德提起了最后的力量,拿起了他的长剑和盾牌,开始奋力地砍杀。

    强兽人和登兰德人的队伍出现了混乱,面对大队骑兵的冲锋,尤其是那些重甲骑兵的冲锋,人数处于劣势的他们最终难逃一死!强兽人们大多都骑着座狼,但登兰德人几乎都是步兵。

    这些登兰德人率先开始溃逃,哪怕他们知道很难逃离骑兵的追杀,他们只希望这些重甲骑兵为了队伍那些强兽人而忽略他们。

    强兽人首领大声呼喝了几下,但依旧不能阻止登兰德人的溃逃,他看了一眼强弩之末的洛汗国王子,决定即使死也要拿这个王子垫背。

    于是,战场上出现了奇怪的一幕,登兰德人扔下了所有能够扔下的装备以减轻重量,发足狂奔地逃命,而强兽人骑兵则留了下来,全力对包围圈中的残余骑兵发动了最后的攻击。

    伊欧墨的骑兵团还没有和强兽人接战,铺天盖地的飞矛就率先飞向了敌军的外围,顿时就有不少强兽人死在这批飞矛之下。

    “希尤德殿下!坚持住!”伊欧墨一马当先,他担忧老友的安危,全力催动战马冲入了强兽人的伏击圈,携带着强烈圣光的长枪一扫就能击退众多的半兽人。

    爱德华紧随其后,脸色凝重地挥舞着星耀。和伊欧墨不同的是,爱德华的星耀不但闪烁着圣光,强烈的挥击力量还能带起一股股剑气。星耀的长度虽然不及长枪,但攻击范围丝毫不比长枪差。

    两人的突入在强兽人大军之中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敢于靠近他们的强兽人只能身死当场。

    “伊欧墨!我没事!不要孤军深入!”希尤德明显在乱军之中听到了伊欧墨的大喊,他回应的喊声十分疲惫,但显然没有受伤。

    “是爱德华·重剑!我们是不是该撤退了?我们的计划失败了!”一名强兽人一看到那标志性的重剑,就对首领提议道。

    “该死!他怎么会在这里!”强兽人首领在队伍的后方看了看爱德华,又看了看他身后冲锋而来的骑兵大军,无奈地命令手下发出了撤退的号角。

    但在临走之前,这位强兽人首领搭弓射了一箭,这枚箭矢越过了重重阻碍,精准地激射向了放松下来的希尤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