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瑞亚矿坑的确很大,只有甘道夫来过这里,所以他现在成了队伍的带领者,走在了最前面。

    即使有甘道夫这个“熟识”这里的向导,队伍也在这个庞大而古老的大迷宫之中转了两天,却依旧看不到出去的路。

    爱德华和莱戈拉斯有李察的精神网地图,但这个地图的范围之内,依旧是一片错综复杂的道路,这再一次说明了矮人故乡的庞大。

    “好了,甘道夫,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这条路我们在前天的时候已经走过了。”爱德华叹了口气道。火急火燎地赶了两天的路程,即使是拥有圣光加持的人,都已经累得有点气喘了,就更不用说那些霍比特人了。

    “好吧,我承认我迷路了。”甘道夫无奈道,“我之前是从东边的丁瑞尔河谷进入摩瑞亚的,从未从西方的密门进入,迷路也是在所难免。”

    于是众人就停下来休息,并打算好好地睡一觉。

    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时间仿佛无关紧要,他们不知道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有在十分疲劳的时候就地休息,然后起来继续赶路。

    “我们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了,我们的食物不多了。”莱戈拉斯检查了一下索雷身上的行李,拿出了一些精灵干粮分给了众人,忧虑道。

    爱德华接过了干粮,坐了下来,一边啃着,一边用一根树枝在布满灰尘的地上画着什么。

    阿拉贡和波罗莫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惊奇地发现爱德华似乎正在绘制一个地图。

    “你居然记得我们这几天来走过的路?”波罗莫吃惊地道,“在这种没有任何标识,又凌乱地让我眼花的地方,你居然还能画出详细的路线?”

    “这没什么,波罗莫。”爱德华头也不抬地说道,“对于一个长时间在外游历的人来说,这是必要的技巧。”

    “好吧,我可没这种技巧。”阿拉贡不得不佩服道,“我想灰袍巫师阁下同样没有。”

    甘道夫撇了一眼阿拉贡,没有说话,似乎在生闷气。

    他拿出了他的烟斗,使劲地抽了几口,却很快发现他已经没有烟丝了。

    “为什么你之前不说。”甘道夫气愤地对爱德华道。

    “因为我们需要确定路线,这几天的旅程是必不可少的。”爱德华好笑地道,“甘道夫先生虽然带着我们走了很多冤枉路,但也让我确定了一件事。我需要去这里看看,那是摩瑞亚矿坑的中央大厅,或许我们能够在哪里找到线索,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找到地图。”

    “还有巴林他们。”金雳补充道,“或者是他们的遗体。”

    从这两天的旅程看来,巴林等矮人幸存的几率很渺茫,这里毫无人为活动的痕迹,到处都布满了灰尘。

    稍稍睡了一会儿之后,众人再次启程出发,这次该有爱德华在前面带路。

    又过了大半天,爱德华带着众人,终于来到了他们之前没有来过的中央大厅。

    这个极大的中央大厅之中,俨然成了古代战场,遍地都是哥布林和矮人的尸骨,却同样沾满了蜘蛛网。四周耸立着众多的巨大立柱,将这里变得如同石柱森林一般。

    在大厅的尽头,有一个房间,房间的大门半开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一个被矮人们的尸骨包围住的石棺。

    看到这个石棺,金雳疯了一般跑了过去,并发乎了巨大的哭泣声。

    “巴林长眠于此,方丁之子,摩瑞亚之王。”跟着金雳过来的甘道夫看着石棺上的文字道。

    所有人都低下头默哀了一会儿,爱德华更是脸色沉重,双手握成了拳头。

    “巴林当年三十年前和欧力、欧因一起来这里的。”爱德华看着大哭的金雳道,“为什么当时他没有向我们骑士团求援,金雳你为什么也没说!”

    “我也是很多年之后在一次回孤山探亲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的。”金雳啜泣道,“索林不让我说,他认为我们矮人王国欠你的实在太多,不用事事都麻烦你和骑士团。”

    爱德华沉默了一会儿,心中叹息。

    “这里只有巴林的遗体,欧力和欧因的呢?”爱德华还不死心地问道。

    “或许这个可以给你答案。”甘道夫拿起了一本厚重的书,拍打了一下上面的灰尘,开始看了起来。

    “看来这是本记录巴林的冒险队遭遇的书籍,”他说:“我猜里面的内容,是从他们三十年前从丁瑞尔河谷来到这里开始记载起的。里面的很多书页都丢失了,而且文字都很模糊,但我想还是能看出他们的情况。”

    甘道夫开始断断续续地解读着这本书,他甚至不能连贯地将可以看清楚的内容读出来,只能凭借其中的一些词汇,再加上他的想象力解读它。

    从他的解读当中,众人知道了这些矮人遇到了什么。

    书中提到了很多信息,比如他们和半兽人、哥布林之间的战斗,比如一些矮人将领的战死,比如摩瑞亚地下武器库的位置、其中甚至还有秘银的记载。

    当然,书中也少不了提到还有巴林、欧因的死因。

    三个矮人当中,巴林死于半兽人的偷袭,欧因则死于“被湖水中的监视者抓走了”,很显然,这个监视者必然是那条大乌贼。

    至于欧力,坐倒在巴林石棺旁的这位肯定就是他的尸骨,这本书的后面部分就是由他来写的,他的笔迹一直被金雳所羡慕。

    “愿你们的灵魂安息。摩瑞亚之王,勇士欧力。”草草地将几位矮人的尸体用圣光净化之后,爱德华等人向他们告别。

    就在这个时候,霍比特人皮聘不小心碰倒了一口井边的一具尸骨,这具尸骨携带着锁链和水桶掉进了井中。摩瑞亚的下方是一个巨大的矿坑,这是以前矮人挖掘和哥布林的杰作,尸骨落下去的巨大响声在这个空旷的地下空间回荡。

    紧接着,一个在书中提到的鼓声在地底响了起来,让刚刚听过恐怖描述的众人心惊胆战。

    “那是半兽人的战斗鼓声,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爱德华无奈地看了一眼顽皮的皮聘,率先冲出了大门。

    众人紧随其后,跟着他向着地底进发。

    半兽人和哥布林早有预谋,他们的集结速度非常快,一眨眼时间就布满了大半个大厅。

    看着数量众多的哥布林,其中还夹杂着半兽人和食人妖,爱德华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手持着闪耀的星耀,慢慢地后退。

    在向着地底进发的过程中,众人看到了书中记载的那些武器库,里面堆满了黄金和各种武器装备,但没有人多看它们一眼,夺命狂奔。

    爱德华经过武器库的时候,得到了李察的提醒,冲了进去,不一会儿从里面拿到了一块银色的矿石,将它放入腰袋之中。

    一个食人妖挡住了武器库的大门,挥舞着钉头锤企图挡住这个落单的人类。爱德华在他的钉头锤落到头上之前,就一剑砍在了食人妖的腰部。如岩石般坚硬的皮肤也挡不住爱德华一剑,食人妖痛苦惨叫了起来,最后落向了火焰冲天的深渊。

    随后,爱德华用法师之手隔空摄住了一个塔盾,且战且退,终于在一座石桥边赶上了众人。此时,甘道夫单独站在狭窄的石桥上,其他人都已经到达了石桥的另一端。一个巨大的黑影站在甘道夫的面前,呼呼作响的呼吸声几乎让四周的空气炙热了好几分。

    当爱德华看到挡住去路的怪物的时候,他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那是一头十分巨大的火焰魔兽,样子和深渊魔兽中的主力将领“白地魔王”十分相似,都是拥有双脚、利爪、双蹄和血盆大口的人形生物。但是这头怪物的身边缭绕着的不是暗影法力,而是炽热的火焰,它的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火焰长剑,另一只手上挥动着一条火焰长鞭。

    “炎魔?来自远古时期的魔物,难道这就是命运!”甘道夫挡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倚着手杖道。

    “我是秘火的服侍者、亚尔诺炽炎的持有者。黑暗之火无法击倒我,邪淫的污顿之火啊!退回到魔影身边去!没有邪灵可以越过我的阻挡!”甘道夫高呼着神圣的咒语,举起了手中的格兰瑞圣剑,他手中的火之戒也开始发出强烈的光华。

    炎魔举起了手中的烈焰长剑,狠狠地劈向了眼前这个渺小的老头。

    “轰”的一声,高温而带着邪恶气息的烈焰和圣炎发生了剧烈的碰撞,这条狭窄的石桥几乎在这之中摇摇欲坠。

    炎魔接连向后退了一步,被火焰覆盖的巨大头颅上,出现掩饰不住的震惊。

    甘道夫也同样后退了一步,举起了手杖,大喊着向脚下的石桥一顿。

    一道耀眼的白焰升起,石桥和手杖都碎裂了,站在石桥上的炎魔大声嚎叫着落入了火焰的深渊。但是在它落下去之前,一条火焰长鞭如卷住了甘道夫的脚。

    “甘道夫!坚持住!”爱德华用最快地速度向这里跑来,身影还没到,他左手的神圣之握窜向了落向了深渊的甘道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