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穿山龙的食谱的确很广泛,它们技能能吃见到的任何东西,在十分饥饿之下,它们甚至还会吃一些矿石。

    “嘿,爱德华,乌贼似乎是一种比较好的形态?”莱戈拉斯看了这边一眼,一边斩杀着扑上来的哥布林,一边还有心情开玩笑。他从驯服这头噬魂兽首领之后,就有意地想要将他的宠物进化成海陆空三种形态。

    “那么这里交给我,你去帮它一把吧。”爱德华一剑将三名哥布林腰斩后笑道。他同样显得很轻松,哥布林的攻击对他来说,只比小孩子有威胁一点。

    莱戈拉斯相信爱德华的实力,闻言立刻跳向了河中的巨型乌贼,身在空中的时候,一甩手投出了双头刃中的其中一把。

    这把长剑准确地插在了巨型乌贼的眼眶之中,让它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它的四周疯狂地想着四周拍打起来,同时身躯开始下潜。

    “想逃走?恩,很明智的选择!”莱戈拉斯的双头刃可以拆成两把长剑,在这种形态的时候,两把长剑之间有一段可以伸缩的锁链连接。在空中的莱戈拉斯用力一拉锁链,他的身躯直直被扯向了乌贼,也躲过了乌贼触手的疯狂攻击。

    借着下落的惯性,莱戈拉斯再次将另一把长剑狠狠地刺入了乌贼的头部,同时反手握住两把长剑,向着前方一推。

    巨型乌贼再次发出了一声嘶叫,它的左眼上,出现了两条无法愈合的伤口,大量的血液从两道伤口中喷薄而出,几乎形成了喷泉。

    和莱戈拉斯灵魂绑定的索雷抓住这个机会,头顶的触须以极快的速度开始伸长,摇摆着从乌贼的两道伤口处探入。

    疯狂摆动着触手的乌贼被索雷的触须锁住了灵魂之后,突然停止了动作,它的四肢开始慢慢地僵硬,一直将八条触须伸得笔直,接着开始高频率地抖动了起来。

    这时候,现场也安静了下来。不管是远征队的成员,还是哥布林,亦或是在后面督军的半兽人,都吃惊地看着这两只野兽。

    没过多久,躯体受创的乌贼终于停止了抖动,触手耷拉了下来。索雷则将触须一缩,一个庞大的、肉眼可见的模糊乌贼灵魂被拉了出来,随着索雷嘴巴的吸气,像气体一样被吸入它的口中。

    吞噬了乌贼的灵魂之后,索雷十分人性化的打了一个饱嗝,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莱戈拉斯踩着渐渐沉入河底的乌贼尸体,轻快地跳上了岸,向爱德华笑了笑,然后对着对面的哥布林大军勾了勾指头。

    哥布林大军发出了一声喊叫,不顾后面的半兽人督军,如潮水般地开始撤退。那几个半兽人督军斩杀了一些撤退者之后,瞬间被哥布林的撤退大军所淹没。

    “爱德华·重剑!萨鲁曼不会放过你的!”这几个被踩得奄奄一息的半兽人很快被爱德华解决,只留下了这么一句狠话。

    击退了哥布林大军之后,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顺势坐了下来。

    “我……我以为那是鬃毛,之前我还抚摸了好几次……”佛罗多心有余悸地看着索雷披在脖颈后的触须道。

    “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怪物?”甘道夫也不顾破解密门了,看着爱德华和莱戈拉斯问道,“就在刚才,它……索雷似乎是在吞噬灵魂!”

    “这是一只噬魂兽,穿山龙只是它的一种形态。”爱德华解释道。

    “噬魂兽……吞噬灵魂的野兽?”甘道夫脸色阴沉地道,“这是一种邪恶的野兽,你们不能……”

    “不,你错了,甘道夫。”莱戈拉斯打断了甘道夫的话,“力量不分正邪,只有使用它们的人才分正邪。”

    “莱戈拉斯说的很对。”爱德华也符合道,“只要强者拥有一颗正义的信念之心,不管他运用的是什么力量,他都是正义之士。”

    “但是你们能保证这头恐怖的野兽有一天不会被这种邪恶的力量所腐蚀?”甘道夫继续道。

    “我可以保证。”莱戈拉斯坚持道,“索雷是和我的灵魂连接的战斗宠物,它绝对不可能会反叛。”

    “行了,甘道夫。”金雳这时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道,“只不过是吞噬灵魂而已,而且这伙计吞噬的是邪恶生物的灵魂,这有什么不对么?”

    “再正义的人也需要吃饭,只是食谱不同而已,灰袍巫师先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

    甘道夫恨恨地看了一眼大咧咧的金雳,转过身继续破解那道密门。这位灰袍巫师尝试了各种咒语,结果都失败了。

    “你有什么办法?爱德华,据我所知,你对魔法也有一点涉猎。”甘道夫最后不得不向爱德华求助。

    “我也无能为力。”爱德华耸了耸肩膀,不经意道,“我的一位叫卡德加的朋友很擅长破解魔法陷阱和机关,但他现在不在这里。”

    “这是一个谜语。”霍比特人很擅长猜谜,佛罗多看着密门道,“很简单,开口说朋友,然后进入。那么朋友用精灵语怎么说?”

    “。”爱德华回答道。

    话音刚落,密门上的星芒闪耀了一下,然后又黯淡了下去,接着这道密门就缓缓地打开,露出了里面幽深的黑暗。

    众人互相看了看,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好吧,你们尽情嗤笑吧。”甘道夫叹道,“对于一个生在多疑时代的老家伙来说,这实在是有点太过简单了。我想设置这个密门的人,肯定是一个爱开玩笑的家伙。”

    …………

    进入了摩瑞亚矿坑,爱德华走在了最前面。

    队伍中的圣骑士,都微微地举起手,汇聚出一团团柔和的圣光,照亮着这片黑暗的地方。

    这片地方毫无人烟,布满了浓重的黑暗。四周的墙壁都显示着岁月和战斗的痕迹,墙角有大片大片的蜘蛛网,阶梯扶手和随意倒在地上的器具上到处都是剑痕。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金雳看着这些没落的景象,脸色阴沉地道,“为什么摩瑞亚矿坑会是这种情况?和我想象中的清冽的啤酒,美味的烤肉和舒适的大床毫无联系!”

    “巴林在哪里?欧力呢?还有欧因,他们就是这样治理矮人的家乡的?”

    金雳的声音越来越烦躁,当众人来到一片到处是矮人尸骨的地方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不……这不是真的。”

    莱戈拉斯从尸骨上拔下了一枚箭矢,看了看道:“是哥布林,他们似乎和进入这里的矮人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他们。”阿拉贡扶起了金雳,安慰道,但他的声音很弱,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在这样的地方可以看到活人。

    “我们继续前进吧。”金雳很快振作了起来,他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愤怒,“摩瑞亚矿坑很大,我们需要走三天以上才能通过这里。在这期间,我们可以寻找一下巴林他们的踪迹,哪怕他们死了,也要找到他们的遗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