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瑞文戴尔中,爱隆王正在主持一场秘密会议,他的四周坐着不少人,其中有爱德华熟识的阿拉贡、金雳、甘道夫和格洛芬德尔。还有他不认识的波罗莫和一个年轻的霍比特人。

    这些人的中央石台上,放着一枚戒指,这枚戒指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吸引力,它代表着中土大陆无上的权利和力量,不经意地吸引着四周的人们,正是爱德华在比尔博那里看到过的至尊魔戒。

    爱德华到来的时候,一名精灵正要激动地上前禀报,却被爱德华挡了下来,他想旁听一下这些人都在讨论什么事情。

    此时,法拉墨的哥哥波罗莫正在兴奋地大声说着:“这真是魔多的敌人献给我们的礼物,我们为何不利用这枚戒指?”

    “我的父亲是刚铎的宰相,他一直致力于对抗魔多的半兽人。”

    “我们的人民和士兵留着鲜血,保护你们的安全。”

    “在我们的奋斗之下,东方的蛮夷无法随意地入侵,魔多的邪气也无法随意地扩散,我们的背后是整个西方,我们以自己的牺牲,保护了大半个中土大陆的安宁和和平!”

    “但是,刚铎就在不久之前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我们的斥候给我们送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魔多这次联合了东方蛮夷,以及残酷的哈拉德林人,将伊西力安化为了一片焦土。我们只能眼睁睁地放弃河东岸的大片美丽家园。”

    “真正让我们遭遇失败的,不是数量上的差距,而是一股前所未见的力量。”

    “那就像是月光下的巨大黑骑士,他们所过之处,敌人不是恐惧地逃窜,就是变成了嗜血的狂魔,斩杀着一切身边的人。在这种未知的力量下,我们最勇敢的人都遍体生寒,溃不成军。我们的东方军团只有极少一部分人逃脱了那次大屠杀,他们只能用摧毁奥斯吉利亚斯的桥梁才得以逃出生天。”

    “在这种黑暗的时刻,我越过重重阻碍,独自旅行了一百多天,向北寻求帮助。我去了猎魔者要塞,见到了出走已久的弟弟,我需要猎魔者骑士团的支援,但那个看上去十分雄伟的要塞之中,只有两千多人,这点人根本无法帮助我们。”

    “直到现在,我知道了我寻找的是什么。”

    说完,他的目光直盯着至尊魔戒看,所有人都不怀疑,如果在场的不是有很多强大的人物在,这位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的勇士,会毫不犹豫地拿走它。

    “咳咳,请允许我说几句。”这个时候,金雳斜着眼站了起来,得到了爱隆王的点头同意之后,就站到了波罗莫的跟前。

    “这位来自刚铎的勇士,虽然我很佩服你的勇气,虽然我也认为你的描述极尽华丽的修饰,但我有几句话忍不住要说。”

    说到这里,金雳的口吻当中充满了不屑。

    “第一,你口中那前所未见的力量,他们的名字叫戒灵,一共有九名,其中三名死在我们猎魔者骑士团的手中。”

    “第二,并不是单单只有你们刚铎在和魔多奋战。我们在很久之前,就经历了一场大战,彻底击溃了北方半兽人大部分和魔多少量的势力,并帮助萝斯洛里安占领了多尔戈多。如果不是要塞战役,你们现在要面对的半兽人可不单单是魔多的半兽人。”

    “第三,我们的前锋营在出发前往安格玛山脉之前,就已经派人前往过刚铎。你们的摄政宰相,也就是你的父亲,明确拒绝了我们的帮助。或许在他和你的眼中,我们猎魔者骑士团的两千多人,就好象是两千多个手持干草叉的农夫?”

    “第四……放心,没有第五了,这是最后一点。你们刚铎确实保卫了中土大陆的整个西方,但那仅仅是夏尔至迷雾山脉西南的一小部分,你将他说成是大半个中土大陆,不觉得脸红么?”

    金雳的一系列反驳,让波罗莫的脸色犹如锅底一样黑,四周与会的人虽然没有笑出声来,但脸上的笑意却是十分明显。

    阿拉贡并没有任何笑意,他似乎在为刚铎的局势而担忧。

    “波罗莫,迪耐瑟之子,刚铎虽然为中土大陆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至尊魔戒不能交给你们。”阿拉贡十分沉稳地道,“你们无法驾驭它,谁都不能,他的主人只能是索伦。任何妄图将它占为己有的人,都不会好下场。”

    “你懂什么?你又是谁?”波罗莫有点恼羞成怒,“哦,我知道,一个只有两千多人的部队的指挥官阁下。”

    “注意你的言辞,波罗莫。”格洛芬德尔终于忍不住说话了,“站在你面前的,是阿拉贡,阿拉松之子,埃西铎的后代,刚铎最后的继承人。而你,需要向他效忠。”

    波罗莫吃惊地看着阿拉贡,最后只嘀咕了一句“刚铎不需要国王”就偃旗息鼓坐回了原位。

    “阿拉贡说的没错,至尊魔戒必须被摧毁。”甘道夫最后做了总结道,“而且必须将他投入末日火山——那个最初铸造它的地方。”

    会议陷入了沉默,所有人都知道,末日火山,那是索伦的老巢,那里肯定戒备森严,去那里就是找死。

    “或许我可以试试就在这里摧毁它?”金雳突然拿起了他的长柄双刃斧,走向了中间石台的魔戒。

    在爱隆王喝止他之前,他的身上开始闪耀着圣光,他的长柄双刃斧携带着这股圣光狠狠地劈向了至尊魔戒。

    “轰”的一声,一道耀眼至极的圣光裹挟着一股直刺大脑的尖叫声扩散开来,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和眼睛。

    金雳被巨大的反震力和这股尖叫弹得摔倒在了地上,同样捂住了眼耳。他的武器碎裂,圣光开始消散,而那枚至尊魔戒却是完好无存。

    动静消散之后,四周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传奇精灵也有点吃惊地看着金雳。

    他们都意识到了金雳的这股圣光的强大之处,但即使如此,也不可能让至尊魔戒损伤分毫。

    “我也不能么?”爱德华这样问李察道。

    “当然,这可是位面的核心之力,受到位面法则的保护,只有特定的方法才能摧毁它。”李察解释道,“而且你不能对这枚戒指做出任何的邪念,那样会让位面之力感觉到我的存在,现在还过早了,要想融合这个位面,必须在它被摧毁之后才能进行。”

    “融合这个位面?”爱德华狐疑地问道。

    “这个以后再说。”李察随便敷衍了一句,就沉寂了下去。

    这场秘密会议,似乎由于至尊魔戒的干扰,让与会的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人们都不希望自己担任摧毁魔戒的任务。

    “我愿意带着它前往末日火山。”就在爱德华准备上前的时候,那个霍比特人主动站了出来。

    爱德华再次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霍比特人,他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比尔博的影子。

    随后,争吵停了下来,霍比特人的勇气让他们感到羞愧。

    甘道夫、阿拉贡和金雳都表示愿意协助这位叫佛罗多的霍比特人完成这个伟大的旅程。令人意外的是,之前大放厥词的波罗莫也愿意随同前往。

    另外,还有三名霍比特人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显然他们是佛罗多的同伴。

    “八名成员。”爱隆王看着站成一排的八人笑道,“你们八人,就是魔戒远征队,你们将背负……”

    “等等,爱隆王,还有我。”爱德华终于现身走了出来,看着这些霍比特人笑道,“抱歉,我偷听了你们的‘秘密’会议……”

    “爱德华!”一看到他,大多数人都露出了振奋的笑容,阿拉贡和金雳都上前和爱德华来了一个拥抱。

    “我也加入。”这时候,莱戈拉斯和法拉墨终于赶到了,莱戈拉斯地上前说道,“虽然不知道加入什么。”

    “你们两个终于回来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爱隆王和格洛芬德尔欣慰道,“莱戈拉斯,你的父亲也在这里,他似乎有点过于思念他的儿子而忽略了一些大事,并不愿意参加这次会议。”

    莱戈拉斯点了点头,和两位骑士团同僚拥抱了一下之后,就离开了。

    “您是叔叔经常说起的屠龙者爱德华!”佛罗多显然也对爱德华闻名已久,他将魔戒拿了出来道“或许您比我更适合作为魔戒的暂时持有者?”

    “不,佛罗多。”爱德华握紧了霍比特人的拳头道,“这是你的旅程,是对你的考验。而我,处于一些原因,我不能碰它。”

    “我只能作为协助者和保护者来参与这段伟大的旅程。”

    “这就足够了。”爱隆王宣布道,“有爱德华参加,我们就更加放心了。现在,你们十人,就是魔戒远征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  天娇九命猫  绝世丹尊  穿越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