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比翁率领先锋营到达南方战场的时候,爱德华、阿拉贡和亚玟正率领着骑士团的剩余骑兵紧随其后。

    他们和比翁的距离大概只有一天的路程,这还是在亚玟强烈的催促下急行军的结果。

    “爱德华,为什么要将爱莎留在要塞之中?”亚玟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带着质问的语气问道。

    爱德华骑着一匹白马——这匹白马并不是爱德华初到中途大陆时候的那匹,之前那匹白马在爱德华再次到来的时候,已经老死在夏尔。

    “要塞之中需要牧师。”爱德华有点疑惑地回答道,他认为这个解释十分符合当前的情势,猎魔者要塞所要经受的考验需要牧师。

    “我现在才知道,你真是一个冷血的男人。”亚玟对于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她不忿地看着爱德华道。

    “我冷血?为什么这么说?公主殿下。”爱德华更加疑惑了,他并不明白亚玟这么说他的理由,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谁都知道,猎魔者要塞肯定会经受大量半兽人的进攻,那里是这次战争最危险的地方,而你却将你的妻子留在了那里,让她处于危机当中,你这样做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么?”亚玟几乎放弃了身为精灵公主的矜持,语气愤怒地说道,“爱莎虽然执行了你的命令,但这也是出于对你的信任。我可以看出她并不想留在那里,而是要和在一起,哪怕是战死在战场之上。”

    面对愤怒的精灵公主,爱德华低头思索了一番,试探性地问道:“殿下的意思是,爱莎身为我的妻子,她的身份就应该比其他人高出一等?”

    亚玟听到爱德华这么说,无言以对。她和阿拉贡相视了一眼,两个人皆是目瞪口呆。

    他们现在算是看出来了,爱德华并不了解爱情的真正含义,他将自己的妻子放在了朋友的同一层面上。在他的认知当中,猎魔者要塞这个危险之地,需要有人坐镇。金雳是最了解要塞的地形结构的,而爱莎则是后勤的有力保障,所以才将两人留在了要塞之中,仅此而已。

    面对战争,爱德华已经忽视了家人和战友之间的区别,将这两种人放在了相同重要的位置。

    “年轻的爱德华,请允许我这么叫你。”阿拉贡摇头道,“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我懂得很多,游侠。”爱德华反驳道,“对于战争,我才是专家。”

    “是,你是战争专家,但你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阿拉贡训斥道,“我敬佩你的公正,也敬佩你的强大,但你忽略了很多其他的东西。”

    “战斗不是你人生的全部,爱德华。你不假思索地将自己的妻子置身于危险地境地当中,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你也是一个人,需要爱情和友情,有时候你也可以为自己考虑一下。如果你再这么思考问题,总有一天,你会尝到失去自己所爱之人的苦果。”

    阿拉贡循循善诱地说着,在他的眼中,爱德华是一名出色而强大的正义使者,对于战斗他几乎毫无缺陷,无论从品格还是力量。但是他有一个十分致命的、精神上的弱点——他对于爱情的理解,跟他的样貌一样,还是停留在十几岁少年的稚嫩阶段,并没有因为这三十几年的历练而成熟。

    作为他的弟子和战友,阿拉贡有义务填补他对这方面的缺陷,在没有人教导他这方面经验的时候,他必须作为一个精神导师引导他形成正确的观念。

    “我赞同你的说法。”亚玟自豪地看着自己未来的丈夫,在她的眼中,阿拉贡才是一个成熟而有安全感的男人。

    爱德华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

    从小在魔兽战场上生活,稍微长大一点之后就一直经历着竞技场的残酷斗争,爱德华这十几年的岁月之中,几乎都充斥着战斗。猎魔者李家也都是终生在为猎杀魔兽而奋斗,家族中无论是男是女,都是强大的战士。爱情这个词汇对他来说,非常陌生,他对这个词汇的了解还只是停留在观察的阶段。

    爱德华的脑海中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他人生之中的首次爱情洗礼。爱莎的温柔和那令人欲罢不能的欲·望,不断冲击着他的理智和信念。

    然而,爱德华的信念是无比坚定的,这种欲·望自然而然地被他排斥,也就形成他现在的这种观念。

    “少年,无欲则刚,但有时候太过刚硬会毁了你的信念,让你的信念之心出现裂痕。”李察这时候也说话了,“在艾泽拉斯世界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圣光的极致就是暗影,这句话同样适用你现在的心态。”

    “我不明白,李察先生。”爱德华还是有点不能理解,“我这样做真的错了么?”

    李察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但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就陷入了沉寂。

    之后的一段路程,爱德华始终在低头沉思,亚玟好几次想要再次提醒这位年轻的屠龙者,但都被阿拉贡拉住。

    “他需要自己去思考,他的固执会让我们的劝说成为阻碍。”阿拉贡道。

    …………

    大半天之后,爱德华率领的大部队来到了萝斯洛里安的战场,当他们进入战场北方的时候,半兽人投石机那巨大的石块正肆虐着猎魔者骑士团的冲锋阵地。狂暴的攻击部分敌我地将半兽人和骑士团的前锋营笼罩其中,虽然大多数都砸在了半兽人的身上,将他们砸成了肉泥,但还是有一些矮人山羊骑兵和巨熊被重创。

    所幸趁着半兽人转移了主力攻击阵地,萝林的精灵军队夺回了安都因大河西岸的控制权,将半兽人赶回到了大河之中和对面。

    爱德华暂时抛下了令他头疼的问题,抖开了星耀,带着增援部队发起了冲锋。

    比翁戴着钢爪的熊爪一下抓破了一头巨魔的喉咙,回头看了看冲上来的爱德华和阿拉贡,熊脸上露出了人性化的振奋表情。他人立了起来,发出一阵震耳欲聋地吼叫,再次扑向了一个巨魔。

    大河东岸的指挥官戒灵看着猎魔者骑士团的主力部队到来,罩帽之中的闪亮双目闪动了一下。

    “我的任务完成了,吹响号角,撤退进入密林驻扎。”

    嘹亮而低沉的号角响彻了整个战场,半兽人大军开始不顾伤亡地撤退。但是他们注定无法离开这个战场,一股滔天的洪水从安都因大河的上游涌了过来,将河中的半兽人全部冲走,并且还阻断了已经上岸的半兽人。

    戒灵指挥官并不在意这些半兽人的死活,即使这股兵力至少占了半兽人四分之一。

    半兽人大军撤退,被留下来的半兽人成了猎魔者骑士团和萝林精灵大军泄愤的目标,这些惊慌失措的半兽人很快淹没在两方大军的箭雨和铁蹄之下。

    …………

    萝斯洛里安的宫殿之中,凯兰崔尔和凯勒鹏亲自接待了这些前来增援的勇士。

    “我亲爱的亚玟,看来你在猎魔者骑士团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凯兰崔尔和亚玟拥抱了一下道。

    “是的,埃斯特尔教会了我如何使用圣光。”亚玟道。

    “哦?是埃斯特尔,而不是我们的屠龙者?”凯兰崔尔看向了爱德华和阿拉贡。

    “爱德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只能让我这个弟子成为骑士团的总教官。”阿拉贡无奈地解释道,亚玟的话其实有点失礼。

    “很高兴能再次见到您,凯兰崔尔女士。”爱德华不会和亚玟置气,微微笑了笑,用标准的精灵礼对精灵女王行礼道。

    “我也很高兴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见到你,屠龙者爱德华。这是我的丈夫,凯勒鹏。”凯兰崔尔用欣赏的目光看着爱德华道,并做了介绍。

    “我很早之前就听说了你的名字。”凯勒鹏也对爱德华表示出了足够的欣赏和亲近,他拥抱了爱德华就表示他已经将爱德华放在了和他同样高的位置,“现在看起来,这三十多年的时间似乎并不能影响到你的容貌。”

    “同样的,也要感谢这位披皮人勇士。”凯勒鹏对着比翁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我的职责。”披皮人依旧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简略地说了一句之后,就站在了爱德华的身后。

    寒暄之后,众人进入了餐厅,长条的餐桌上已经放满了食物。

    “半兽人的增长似乎有点过于快速了,您知道来自戈尔戈多的半兽人到底有多少吗?”爱德华优雅地用着餐,边问道。

    “无穷无尽!”说到这里,凯兰崔尔的脸上凝重了起来,“我们的密林斥候回报了他所看到的,在他的视野之内到处都是半兽人,一眼望不到边际,根本无法数清楚。”

    “这种现象有点不符合常理。”阿拉贡道,“魔多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半兽人的数量增长地这么快?”

    “或许我们的灰袍巫师可能知道点什么。”爱德华想起了甘道夫,“我已经派莱戈拉斯和他的游侠进入了南幽暗密林,相信很快会有情报传……”

    爱德华还没说完,就突然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挣扎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爱德华。”阿拉贡急忙问道。

    “艾兰传来了消息,猎魔者要塞受到攻击。”爱德华道,“半兽人和巨魔从北方而来,数量同样无穷无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