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杜隆坦当着众多霜狼兽人以及那些看热闹的绿皮兽人的面,公开出发了逾期未归营,并让自己的战斗伙伴死亡的弗雷。

    棕色皮肤的兽人,也就是没有接受邪能的兽人,大多数心中都还保留着他们的荣耀。在他们的心中,逾期和临阵脱逃都是兽人的耻辱,是要受到惩罚的。

    但是年轻的弗雷在处罚过程中那面不改色,处罚之后没有半句怨言并还能昂首挺胸地走回去的表现,赢得了霜狼兽人的钦佩。

    兽人的军棍和人类不同,兽人由于皮厚肉粗,军棍之上一般都有倒刺,几棍子下去立刻就会皮开肉绽,哪怕是再强大的兽人,军棍出发之后都很难在爬起来。

    但弗雷却表现出了他的勇气和强壮,他的身上此时已经鲜血淋漓了,但仍旧没有让他倒下。他的目光之中透射着一股倔强和不屈,就仿佛任何困难都难以动摇他的荣耀一般。

    受刑之后,霜狼氏族最年老的萨满——德雷克塔尔给这位年轻的兽人进行了治疗,由于先祖之魂的离去,拒绝成为术士的萨满没有了法力,他们只能用流传久远的古老草药为受伤的兽人治疗。

    “萨满阁下,您为什么拒绝成为术士?”笔直地坐在一块石头上,面不改色地让德雷克塔尔将一些沾上伤口就刺痛难忍的草药涂在上面,爱德华问道。

    “术士?即使我死了,也绝对不会接受那充满邪恶的传承。”德雷克塔尔的眼睛毫无聚焦,表情却十分憎恶地道,“那是来自恶魔的力量,他们只懂得破坏,根本不知道生产和恢复。他们的力量来自他人的绝望和痛苦,他们死后的灵魂必然会受到诅咒。”

    “年轻人,你们是我在霜狼氏族的未来,相信我的话,绝对不要去碰邪能和恶魔之血,否则你们将堕入永世难以救赎的深渊。”

    “当然!我们兽人的荣耀不容玷污!”爱德华很入戏,他发现自己对这些粗鲁的兽人还无反感,反而有点被他们不屈的性格所打动。他从杜隆坦那里得知了弗雷的性格——一个勇敢、不畏强权、坚持兽人荣耀的年轻人。

    “但是,萨满之道已经被先祖们背弃,现在部落的萨满只能作为精神支柱和草药师,难道萨满阁下还要坚持吗?”爱德华疑惑道,“您知道,一个没有力量的萨满很快就会被族人们所唾弃。”

    “不,孩子,你错了。”德雷克塔尔温言道,“先祖们没有背弃我们,他们只是被一种邪恶的力量所束缚了。我的眼睛虽然几乎看不见东西,但我的感觉告诉了我真像。”

    “那个可恶的萨……不,是术士,蒙蔽我们和先祖们的联系。但这不要紧,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萨满之道必将再次崛起。”

    “还有一点你也说错了,孩子。萨满的力量不单单来自先祖们,还有元素之灵以及自身的肉。体。”说到这里,德雷克塔尔的表情恢复了神采,“德拉诺的元素之灵因为大量萨满转为术士,而抛弃了我们,但是这里不是德拉诺,这里有着自己的元素之灵。”

    “只要你用心地感受元素们的心声,就会得到他们的响应。”德雷克塔尔伸出了他干枯的手,他的手指之间有微弱的闪电在跳动着,“虽然这股力量还很小,可我坚信只要坚持萨满之道,你的力量绝对不会比普通的战士小。”

    “用心地感受元素们的心声?”爱德华陷入了沉思,他对任何的力量都十分感兴趣,自身的力量、魔法的力量、圣光和元素的力量同样也是,甚至是邪能和恶魔之血他都有一窥奥秘的打算,他认为他的信念已经足够坚定,绝对不会丧失本性。

    德雷克塔尔用欣慰的目光看着这个年轻的兽人开始闭上眼睛,尝试和这个世界的元素之灵沟通。现在的萨满之道已经衰弱,任何对萨满感兴趣的兽人,都会让这些年老的萨满感到高兴。

    当然,他并不觉得弗雷会成功,大多数的兽人都还没有被这个世界所接受,连他这个拥有精湛技术和强大信念的老萨满,都只能得到一点点地回应而已。

    感应了很久,爱德华理所当然地失败了。元素之灵不比圣光,他们并不是依靠信念就能得到他们亲睐的,对元素之灵的信仰只是其中之一,更重要的还是需要对萨满之道的理解。

    “不要气馁,孩子,如果你对萨满之道感兴趣,随时可以来找我。”德雷克塔尔对这个意志坚定的年轻兽人很有好感,许下承诺道。

    “谢谢你,德雷克塔尔萨满阁下。”包扎完毕,爱德华站了起来,向着德雷克塔尔行了一礼,对方笑了笑,拍了拍爱德华的肩膀,走出了兵营。

    …………

    吃过一点食物,并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爱德华在裹满绷带的身上,传奇了一套简陋的盔甲,然后拿着他的巨斧也走出了兵营,他需要勘测一下兽人大本营的地形。

    爱德华的变身药剂虽然能够维持七天,他的身体看上去和兽人也毫无二致,但他还是人类的躯体,他也不习惯光着身子走动。

    在霜狼驻地之中溜达的爱德华,受到了很多敬佩的目光。兽人尊敬强者,爱德华受过严重刑罚之后还能自由行动当然也算是一个强者。

    侦查地形之中,爱德华不可避免地看到了关在笼子之中的德莱尼人。

    这些蓝色皮肤、脑袋上有尖角和触须、双脚犹如动物后腿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十分虚弱了。

    他们的脸上早已麻木,他们的眼中甚至看不到绝望,只有一片空白。

    “霜狼氏族的小鬼,我劝你不要靠近这里,否则我会敲扁你的脑袋。”一个绿皮兽人看守用轻蔑的目光看着爱德华,并将他的大锤在爱德华的面前舞动着。

    爱德华对于这些绿皮兽人没有任何的好感,他的身影一动,一拳就轰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慢慢地踱步到倒地不起的绿皮兽人面前,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爱德华已经从杜隆坦那里了解过绿皮兽人的习性。这些丧失本性的家伙,时常扰乱营地的次序,发生打架斗殴的事情时有发生,像他这样教训一下他们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最好不要激怒我。”爱德华将对方的脸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然后将他一把丢向远处。

    那绿皮兽人显然知道自己不会是爱德华对手,羞愧地低头走掉了,让四周看热闹的绿皮兽人们发出一阵鄙视。

    爱德华看了一眼眼神毫无波动的德莱尼人,来到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强壮,对爱德华的行为也有点反应的德莱尼人面前坐了下来。

    “你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一些什么?年轻的霜狼兽人。”还没等爱德华开口,那个德莱尼人出人意料地说话。

    “不要惊讶,我是一名德莱尼圣骑士,我并不奢望能够活着逃离,但对于你们霜狼氏族的兽人,我还是有点好感的。”那个德莱尼人自顾自地用兽人语说道,“比起那些绿皮的兽人,你们这些棕色皮肤的霜狼兽人可以算是恶魔中的好人吧。”

    “你是一名……圣骑士?”爱德华听到这个职业,眼睛突然一亮,“圣骑士是一个怎么样的职业?”

    “圣骑士啊,这个解释起来就有点复杂了,如果你一个兽人能够听懂的话,你也可以成为一个圣骑士。”德莱尼人似乎很久没有说话了,此时表现得很活跃,“简单地来说,圣骑士就是运用一种叫做圣光的力量来战斗的战士。”

    “圣光?那是什么样的力量?”爱德华明知故问道。

    “圣光,来自伟大的纳鲁词语的神圣力量,我知道你肯定要问纳鲁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纳鲁是一种神圣的生物。”

    说到这里,德莱尼人露出了缅怀和回忆。

    “我们德莱尼人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种族,同样也不是德拉诺的,我们是一个家乡遭到毁灭,到处流浪的种族,我们原本也不叫做德莱尼人,而是艾瑞达人。”

    “在恶魔摧毁了我们的家园的时候,我们得到了纳鲁们的帮助,他们指引着我们逃到了德拉诺,并在那里悄无声息地继续繁衍。”

    “在这期间,纳鲁就是我们的精神支柱,他们赋予了我们德莱尼人的牧师和圣骑士圣光的知识和技能,并让我们受创的心灵得以抚慰。”

    “牧师如果是运用圣光的法系职业者,那么圣骑士就是战职者,是一种能够熟练运用圣光,站在弱者面前帮他们挡住所有攻击的人。”

    德莱尼人说完,就停了下来,静静地让眼前这个眼神透射着睿智和思考的年轻兽人理解他的话。

    “这么说来,圣光的力量来自纳鲁……”爱德华自言自语道。

    “是的,但是可惜的是,在我们的飞船坠毁的过程中,纳鲁也不得不留在了其中。我们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们受伤很重,需要治疗,而我们所得到的圣光之力也越来越弱。”

    “为什么你们不去救他们?”爱德华问道。

    “我们做梦都想,但是我们的飞船坠落的地点,就在你们兽人地盘上,为了不引起你们对我们的反感,我们不得不忍受下来。”

    “现在你应该明白了,那个地方就是你们兽人的圣山——沃舒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