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爱德华真正融入到弗雷这个角色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世界的兽人绝对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

    他们来自德拉诺世界,有着有别于人类的文化和信仰。原本的兽人是一个充满活力,但并不残忍的种族。他们好斗,但拥有自己的荣耀;他们团结,但每个氏族之间基本拥有各自的传统,很少来往;他们重视身体力量,却信仰着先祖之魂和元素之灵,拥有萨满这个古老的法职者;他们几乎是德拉诺世界最大的种族,却能和远道而来的外来者——德莱尼人和平共处,哪怕是德莱尼人表现出远超他们的技术。

    然而,所有的一切就在那个存在出现之初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兽人最年长的萨满耐奥祖受到了欺骗,对德莱尼人发动了毁灭性的攻势,德莱尼人差点灭族而兽人自己也不好过。先是先祖之魂和兽人失去了联系,元素之灵也紧接着放弃了兽人,不再响应兽人们的召唤。然后,耐奥祖的弟子古尔丹上位,以及邪能和恶魔之血的出现,严重污染了德莱诺世界。最后,受邪能和恶魔之血影响的兽人们建造了黑暗之门,背井离乡,开始侵略艾泽拉斯。

    兽人的历史爱德华早就听迦罗娜简略地说过,但当他以一个兽人的身份融入到霜狼氏族当中,亲口听他们诉说的时候,爱德华能够感觉到他们心中的痛苦和悔恨。邪能不但污染了德拉诺,也同样污染了兽人,让他们的性情大变,皮肤也变成了绿色。

    这种污染不但影响着那些主动接受邪能的兽人,就连没有碰到过的兽人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响。棕色皮肤的兽人生下的小孩,也是绿色的,杜隆坦和德拉卡的儿子就是淡绿色的。

    “这是一段糟糕的回忆和旅程。”杜隆坦看着混乱的兽人营地道,“我们的家乡纳格兰草原比这里美丽无数倍,我们的日常也同样不是互相打斗,我们会在早上互相问候;我们会友好地互相角力;我们会在草原上奔跑,猎杀裂蹄牛;我们会在入梦的时候接受先祖之魂的指引;我们也绝对不欺负弱者,不对手无寸铁的人出手,并十分乐意帮助弱者。”

    “自从古尔丹上位开始,我们的氏族开始不再各自为政,我们团结在了一起,并推选出了大酋长。这原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古尔丹那扭曲的萨满教教义误导了我们兽人,让我们走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一步步地引导着我们走向毁灭。”

    “我们霜狼氏族在兽人氏族中,虽然也是一个大的氏族,但和那些接受邪能的氏族比起来,我们实在太过弱小了。先不说耐奥祖的暴掠氏族以及大酋长黑手的黑石氏族,还有第一个喝下恶魔之血的战歌氏族等等,都不是我们霜狼氏族所能抗衡的。再加上古尔丹对我和我的族人的猜忌,霜狼氏族已经到了毁灭的边缘,古尔丹甚至开始让他的暗影议会动手暗杀了,弗雷的死亡就是最好的证据。”

    “看来是我误会你们了。”爱德华也同样看着兽人营地道,“那些笼子里的人都是德莱尼人?”

    “没错,德莱尼人。”杜隆坦道,“那是一个热爱和平的种族,我和奥格瑞姆很小的时候,还到过他们的城市,并和他们的先知维伦聊过几句。”

    “那是一个睿智而和蔼的长者,而如今,他们的城市都被我们夷为平地,那个宽厚长者也都不知所踪了。”

    “他们的人民,大多不是战死,就是被俘,要不就是躲了起来。这些笼子里的德莱尼人,最终的结果也是死亡,他们会被用来抽取生命,维持黑暗之门的运转。”

    “黑暗之门……”说到这里,杜隆坦和爱德华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远方那座巨大的石头大门。

    这座耗费了兽人无数心血的大门,就是连接艾泽拉斯和德拉诺的关键点。爱德华也曾想过摧毁这座大门,然后当他亲眼看到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这么巨大的大门,凭他一个人是无法摧毁的。

    “有关于那个欺骗你们的……存在。”

    “欺诈者基尔加丹,我现在就是这么叫他的。”一想到这个之存在于古尔丹口中,杜隆坦只看到过一个轮廓的存在,他表现得十分仇恨,“那是一个体型非常巨大的阴影,他拥有强大的法力,邪能就是他赐予古尔丹的。”

    “根据古尔丹的话,他就是一个神。”

    “神吗……”爱德华想起了很久没有说话的李察,他听对方说过一些有关于真神的事情,根据他所说的,任何世界的神,都不可能让本体降临到下位面。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基尔加丹真的是一个神的话,那么出现在兽人面前的阴影,就和李察差不多,算是一个投影。

    以真神的能耐,想要愚弄一下下位面的人,是十分轻易的事情,兽人受到欺骗也是难以避免的。

    “我们要怎么接近古尔丹?”爱德华结束了这个沉重的话题,转而说起了计划。

    “三天之后,所有的兽人酋长都会聚集到大酋长黑手的营帐当中商谈战事,古尔丹是现任暴掠氏族的萨满,也会出现在这个会议当中。”

    “不过,想要接近古尔丹,黑手是一道坎,古尔丹通常都会躲在黑手的身后。”

    “还有一个人你需要注意,他是战歌氏族的酋长,一生只追求力量的强大兽人——格罗姆·地狱咆哮,喝下恶魔之血的格罗姆,更加强大,他要比黑手还难缠。”

    “到时候,我们霜狼氏族也会帮你,如果你刺杀失败,我们霜狼氏族会帮助你一起突围。”杜隆坦很有担当地说道。

    “不,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忙。”爱德华出乎意料地拒绝了杜隆坦的帮助,“你们霜狼氏族是结束这场战争的唯一希望,必须尽量保存下来。”

    “杜隆坦酋长,你会以临阵脱逃的罪名,给弗雷定罪,造成年轻的兽人对酋长不满的假象,以此来减少万一刺杀失败而造成的连坐惩罚。”

    爱德华这样一说,杜隆坦动容了。这位勇气十足的人类,为了结束这场战争,居然甘愿独自面对这么多强大的兽人!

    “临阵脱逃要接受怎样的惩罚?”爱德华问道。

    “重则处死、流放,轻则军棍。”杜隆坦道,“以弗雷这样的情况,只能被定为归营逾期,军棍的处罚足以让任何兽人没有话说。”

    “那么还等什么?来吧。”

    “你真的打算独自一人承担这个危险的任务?”杜隆坦再次确认道。

    “当然,如果刺杀失败,我一个人更加容易撤退。”爱德华回答道。

    “这种事情是有违我们兽人的荣耀的。”杜隆坦沉默了很久,才艰难地下了决定,“但是我必须尽量在这凶险的时刻保存下我霜狼一族,我只能将你的恩情铭记下来,日后如果我们兽人能够再次崛起,必将百倍回报。”

    杜隆坦认为,如果爱德华刺杀失败,这个勇敢的人类基本不可能跑掉,他心中默默地将日后回报的对象放在了爱德华的亲人和朋友身上。(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